历史反思

致那位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刘胡兰的家长

                                  作者:千钧棒  来源:察网

少年英雄的产生与特定时代有关,中国是这样,外国也是这样,作为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危险可以理解,但是歪曲历史歪曲英雄的精神就错误了。

近日,一封家长来信和老师的回信成为网络上的一个热点话题。

致那位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刘胡兰的家长

某地的学校开展向刘胡兰学习的活动,一位家长听后很激动并明确告诉老师不想让孩子那么小参与这么残酷的政治斗争。

致那位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刘胡兰的家长

对此,学校的老师进行了回信,对于回信的内容就不在这里摘录了,本人直接就这位家长的信也进行回复。

我不会从坏的方面去推测一个我不了解的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家长最起码是一位被历史虚无主义深度洗脑的典型,这封信不管写信者动机如何,客观上都属于换一种形式否定英雄人物。

这封信表达的观点早就出现在网络上,只不过现在是以“一个家长”的名义,用“保护女儿不受伤害”的幌子再次抛出来而已,网络上的观点比这更加离谱,他们不认为杀刘胡兰的人残忍,却指责接受刘胡兰参加斗争的人残忍。跟沈志华不认为四次要对中国进行核袭击的美国残忍,却认为不怕美国的核威胁的毛主席残忍是一个德行。

这封信称:

【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品质和任何值得坚守的理想。相反包括后来那些心智和谋略非凡的大人物对她的嘉奖和称赞都将是耻辱的记忆。我也同样是在这种斗争、仇恨教育中长大,所幸我最终挣脱。】

历史上的真实情况和历史背景是什么呢?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个中农家庭。母亲早亡,父亲刘景谦续娶胡文秀为妻。胡文秀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更名刘胡兰。继母积极投身于妇救会工作,并非常支持刘胡兰参加革命。

刘胡兰8岁上村小学,10岁起参加儿童团。1945年10月,刘胡兰参加了中共文水县委举办的“妇女干部训练班”。学习了一个多月,回村后她担任了村妇女救国会秘书。1946年5月,刘胡兰调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6月,刘胡兰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并被调回云周西村领导当地的土改运动。

1946年秋,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文水县委决定留少数武工队坚持斗争,大批干部转移上山。当时,刘胡兰也接到转移通知,但她主动要求留下来坚持斗争。这位年仅14岁的女共产党员,在已成为敌区的家乡往来奔走,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

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石佩怀,为阎锡山军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成为当地一害。1946年12月的一天,刘胡兰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阎锡山匪军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1947年1月12日,阎军突然袭击云周西村,刘胡兰因叛徒告密而被捕。刘胡兰在威逼利诱面前不为所动,被带到铡刀前眼见匪军连铡了几个人,怒问一声:“我咋个死法?”匪军喝叫“一个样”后,她自己坦然躺在刀座上。刘胡兰牺牲时,尚未满15周岁。

这位家长还算是留口德,某些人污蔑刘胡兰是“小三”的话他没有在这封信中说出来,否则他又多了一个让他的女儿远离刘胡兰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现在某些人最搞笑的就是常常用现在的标准去衡量发生在过去的特殊年代的事情,过去的家庭往往是小孩子很早就挑起家庭的重担,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但农村是这样,城市里面很多贫苦家庭也是这样,而现在的人,三十多岁的人还在家里“啃老”,如果这位家长要衡量的话,这也是不符合他心目中的“常识”的,当年那些家长应该属于“侵犯”孩子的“人权”的人了。

这位家长最大的认识误区是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单方面去奢谈什么是非。

在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同共产党领导的人民群众之间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即使是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的民众,也难逃国民党的屠刀。

那位被吹嘘为“抗日名将”的人,所部进攻山东解放区时,任用汉奸屠杀解放区干部群众,作为一名国军高级将领,某些人不但不对原日伪官佐给于惩处,还委以重任。原伪沂州道皇协军司令、大汉奸王洪九(后逃至台湾,于70年代病死于台北)率还乡团为其引路进攻临沂。在解放区沦陷的十三个月中,大汉奸王洪九伙同蒋军杀害我解放区人民群众16250人。抓壮丁12万余人,抓劳工900余万人次。为制造无人区,烧毁房屋3300余间,许多国民党下级官兵不忍将群众烧死在屋内,就辩解道:“我们也是没办法,不烧就会被枪毙!”而担任张灵甫军事顾问、在我解放区内推行“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的人,正是当年屠杀我抗日军民的原日军官佐加滕等之和松下一冠二人,此二人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我军俘获。

在南京军区档案馆的库房里,保存有潍县战役时中共潍北县委写给九纵全体指战员的一封信。 这不是一封普通的信,是当时受尽摧残的潍北县人民向自己的子弟兵倾诉苦难和表达强烈愿望的呼喊。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线西段的伟大胜利消息传到潍北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的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精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

刘胡兰是山西人,她就是在当时的这种历史条件下与阎锡山的国民党军队及其追随者进行斗争的,到了这位家长的口中,却变成了“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这段话颠倒了因果关系,把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包括刘胡兰在内的广大民众主动参与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说成是“这些人让”,把刘胡兰的被杀说成是她“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的恶果,我非常怀疑,这个“家长”是不是某些人的“托”。

是不是刘胡兰不参与斗争,只是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灾难就不会降临到她头上呢?答案是否定的。

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所屠杀的那些婴儿,他们并没有被谁让他们“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而他们却变成了日本兵杀人取乐的工具

致那位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刘胡兰的家长

还有上面的历史资料所提到的国民党反动派在解放区屠杀的那些老百姓的孩子,如果说日本人要对中国人灭种还说得过去,那么国民党反动派屠杀那些作为同胞的小孩子又是因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们的父母跟共产党走,所以就有屠杀他们的理由?

家长还进一步抒发感情:

【当女儿还是抱在怀中婴儿的时候我就担心她的心灵被这个社会的阴暗所裹挟。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孩子是在一个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中成长。当一个人的心里从小被种下了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的时候,长大后精神扭曲的果子就会跟随他一辈子。】

他把对青少年进行历史教育和英雄主义教育贬斥为心灵被这个社会的阴暗所裹挟”并且非常天真地希望所谓的“孩子是在一个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中成长。”而他却无视在那些通常被某些人贴上“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的标签的西方国家里面,同样有类似的少年英雄,并且被这些国家及其人民所一直称颂:

少年英雄不仅仅中国有,外国也有,如撒尿小孩和17岁的贞德,同样被西方国家奉为英雄来敬仰。

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中心广场附近的“埃杜弗”街口,有一座引人注目的“撒尿小童”(Manneken Pis)铜雕像。这个小孩蓬松的头发,翘翘的鼻子,光着身子,笑眯眯地站在一个约2米高的大理石雕花台座上,旁若无人地在撒尿。他的“尿”像涓涓细流,长年不息地浇注在下面的水池里,他那天真活泼的姿态,栩栩如生的神采,十分逼真,惹人喜爱!这就是被比利时人民称誉为“布鲁塞尔第一市民”的小于连(Juliaant)。据传说,14世纪时外国侵略军准备炸毁布鲁塞尔这座城市,小于连急中生智,用一泡尿浇灭了正在燃烧的导火线,从而挽救了布鲁塞尔古城,使全城百姓幸免于难。比利时人民对小于连引以为豪,盛赞他那勇敢机智、不怕牺牲的崇高精神。

这个小孩子从外部特征看,远远小于刘胡兰,这位家长怎么不质疑是谁让这么小的孩子去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的?当同龄人还在父母怀抱里撒娇的时候,却让他去面对正在燃烧的准备炸毁布鲁塞尔这座城市的炸药的导火线

还有法兰西的少年民族英雄贞德。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或Jeanne la Pucelle,1412年1月6日—1431年5月30日)是法国的民族英雄、军事家,天主教的圣徒。在英法百年战争(1337年-1453年)中她带领法国军队对抗英军的入侵,最后被捕并被处决。

贞德原本是一位法国农村少女,她声称在十六岁时的一日,在村后的大树下遇见天使圣米迦勒、圣玛嘉烈和圣凯瑟琳,从而得到“神的启示”,要求她带兵收复当时由英国人占领的法国失地。后来她几番转折,得到兵权,于1429年解奥尔良之围,并带兵多次打败英国的侵略者,更促成拥有王位承继权的查理七世于同年7月16日得以加冕。然而圣女贞德于1430年在贡比涅一次小冲突中为勃艮第公国所俘,不久为英国人以重金购去,由英国当局控制下的宗教裁判所以异端和女巫罪判处她火刑,于1431年5月30日在法国鲁昂当众处死。她17岁时便成为了闻名法国的女英雄,但在3年后的20岁便遭处死。20年后英国人被彻底逐出法国时,贞德年老的母亲说服教宗卡利克斯特三世重新审判贞德的案子,最终于1456年为她平反。之后并于1920年5月16日由教宗本笃十五世封圣。

贞德死后成为了西方文化的一个重要角色。从拿破仑到现在,法国的政治人物都曾以她的伟大形象进行宣传。主要的作家和作曲家,包括莎士比亚、伏尔泰、席勒、威尔第、柴科夫斯基、吐温、萧伯纳和布莱希特都创作了有关她的作品,而大量以她为题材的电影、戏剧、和音乐也一直持续发展直到今天。

法国也是某些人心目中标准的“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的国家,而法国的某些人居然“被这个社会的阴暗所裹挟”,让不满16岁的贞德“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最后也被另外一些人烧死。直到现在,还在宣传他,这不是与伟大的普世价值对着干吗?

这位家长怎么不谴责布鲁塞尔纪念那位“撒尿男孩”和法国以各种形式纪念贞德的做法属于“种下了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呢?

这位家长还是一位偷换概念的高手:

【我想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家长都不会想让自己的孩子像刘胡兰一样,在上小学和初中这个年龄的时候就参与这些残酷的政治斗争,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那么小就被一些大人教导着去杀人,而后又被别人残酷的杀害。所以想到我的孩子被教导去学刘胡兰,我心如刀绞。出于一个父亲的责任,我本能的想为孩子去抵挡可能对她心灵带来的戕害。望老师理解,以后这个活动请允许我们放弃。

这位家长居然把学校里面的历史教育和英雄主义教育偷换概念成为在上小学和初中这个年龄的时候就参与这些残酷的政治斗争,我想请问他,是学校让你的女儿去“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了?还是让她用一泡尿浇灭了正在燃烧的导火线了?还是让她领导部队对抗外国的入侵了?把正常的历史教育和英雄主义教育歪曲成为“那么小就被一些大人教导着去杀人,而后又被别人残酷的杀害。这位家长如果不是极端糊涂,属于被历史虚无主义洗脑的典型人物,就是极端自私,以为在世界上可以永远平安无事,或者就是某些人的托,以学生家长的名义,换一种方式否定英雄人物。

少年英雄的产生与特定时代有关,中国是这样,外国也是这样,作为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危险可以理解,但是歪曲历史歪曲英雄的精神就错误了。

现在学习的是少年英雄的精神,但是各级政府同时注意保护少年儿童。比如在赖宁牺牲以后,政府一般不提倡少年参与危险的救援,在中小学生守则中好像也取消了提倡见义勇为的条款,这就是说,一方面,少年儿童应该传承我们民族甚至是世界的优良传统,另一方面,政府和成年人保护好尚未懂得很好保护自己的少年,两者并不矛盾。

人都珍惜生命,尤其是那些尚未能够享受人生的少年,但是,那些侵略者和战争贩子不会因此对少年儿童网开一面,在侵华战争中被日本鬼子屠杀的少年儿童咱们就不说了。在美国发动的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中,造成60万平民死亡,里面肯定少不了少年儿童,在美国支持和操纵的叙利亚内战中,也有大量的少年儿童死亡,他们招谁惹谁了?这位家长把加害者和受害者奋起反抗被杀害混为一谈最起码是极端糊涂。

在这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这些年来国内表彰的几位少年英雄的事迹。

第一位是512汶川大地震年龄最小的救人英雄林浩。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小林浩同其他同学一起迅速向教学楼外转移,但未来得及跑出,便被压在了废墟之下。此时,废墟下的小林浩表现出了与其年龄所不相称的成熟

身为班长的他在废墟下组织同学们唱歌来鼓舞士气,并安慰因惊吓过度而哭泣的女同学。经过两个小时的艰难挣扎,身材矮小而灵活的小林浩终于爬出了废墟。但此时,小林浩班上还有数十名同学被埋在废墟之下。9岁半的小林浩没有惊慌的逃离,而是再次钻到废墟里展开了救援,经过艰难的救援,小林浩将两名同学背出了废墟,在救援过程中,小林浩的头部和上身有多处伤痕。

假如被小林浩救出来的两位同学里面有一位是这位家长的女儿,他会认为让一个未成年人冒生命危险去救人不人道吗?

还有2008年9月7日中午,临泉一中高二学生马峰与几名同学游玩时,同行的一名女同学到河边洗手时不慎失足落入水中,马峰来不及脱下身上的衣鞋,当即跳入水中营救。最终自己不幸遇难。当地宣传部门把马峰的事迹向省文明委进行了推荐。

还有2013年8月16日,在两个花季少年的生命遭受危险的紧要关头,一个同样年华的小英雄毫不犹豫地奋勇相救,他以自己宝贵的生命托起两个小伙伴儿的生命,谱写了一曲人间大爱之歌!年仅14岁的平谷少年王子屾救人遇难的事迹,在当地传为美谈。

王子屾的父亲王靖宇一边为妻子擦泪水,一边眼含泪花地告诉记者:

【“这孩子就是这脾气,看见别人有困难绝不会见死不救,一定会伸出热情之手!平常我们就教育他一定要勇敢,要有爱心。”】

其实,与文章开头所说的英雄人物不同的是,林浩马峰、王子屾舍己救的是别人,刘胡兰救的是苦难深重的国家,“撒尿小孩”救的是布鲁塞尔,贞德救的是受到英国侵略的法国而已,并不是这位家长所曲解的那样。其他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只想请那位家长回答,假如当时你的女儿就在“撒尿男孩” 浇灭了的正在燃烧的导火线的炸药旁边,或者属于被林浩救出来的两个同学之一,或者是跟马峰等人一起游玩时不慎失足落入水中的女同学,或者是生命遭受危险的紧要关头遇到王子屾的那两个少年之一,你还会这样说吗?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这时候你还坚持你的观点的话,那么就让时间老人给你公正的回答吧。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