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瓦罕走廊:坚守在祖国“神经末梢”

             作者:李坤晟 张宝印 黄书波 琚振华  来源:参考消息 

位于中阿边境的瓦罕走廊至今仍是一处神秘的地方。

阿富汗自冷战时期以来曾数度对国际政治格局造成深刻影响。瓦罕走廊阿富汗段是阿富汗最为贫瘠的地区,面临贫困、粮食短缺以及毒品、恐怖主义等一系列问题。今天,瓦罕走廊依然处于反分裂反恐怖反渗透最前沿。

u=4290176566,2621228103&fm=173&app=25&f=JPEG.jpg

瓦罕走廊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骑马巡逻(琚振华 摄)

缺氧让巡逻像“爬天梯”

在瓦罕走廊,有一群年轻的中国军人坚守在这里。

“我们就像国家的神经末梢,无时无刻不在感知边境线上的任何变化。”站在中阿边境的铁丝网前,克克吐鲁克边防连肖连长对记者说。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组建于1955年10月。连队驻塔什库尔干县塔什库尔干乡克克吐鲁克,距中阿边境2号界碑所在的南瓦根基达坂23公里。在位于瓦罕走廊的中阿边界线,这群最可爱的人是守护国家安全的中坚力量。

在克克吐鲁克守边,最大的考验来自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在苍凉的帕米尔高原上,连队驻地海拔4300米,巡逻点位高达5420米。

在塔吉克语中,克克吐鲁克意为“鲜花盛开的地方”,然而,这里却一片荒凉。

“这里的海拔高度和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海拔差不多,但小气候差多了。”喀什军分区宣传干事胡铮说。东晋高僧法显曾在《佛国记》中描述瓦罕走廊“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四顾茫茫,莫测所之,唯视日以准东西,人骨以标行路”。沿着瓦罕走廊走到南瓦根基达坂,记者一路上都没发现在红其拉甫口岸附近常见的野生旱獭。

“来到高原之后,走路急了,就开始大口喘气。晚上睡觉,总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肖连长说。他入伍13年换过3个连队,巧合的是,全部都在4000米以上的瓦罕走廊。

在不到平原含氧量一半的瓦罕走廊,缺氧让每次巡逻攀爬达坂就像“爬天梯”。因为崎岖和碎石,战士们只能放弃骑马改为步行。这里经常是“一日四季”,前一分钟烈日高悬,后一分钟便是大雪纷飞。战士们有时候都不敢向上看,怕多看一眼就会丧失继续前进的动力。他们最担心的是无任何征兆的雪崩,每次在冰川上巡逻,必须手手相挽、谨慎挪步,因为在这里哪怕一声呐喊也可能招致雪崩。

2015年冬天,肖连长带队去2号点位巡逻。下午天气突变,暴雪施虐,直接淹到了马脖子。战士们只能牵马返回。途中肖连长的右脚被马蹄踩到,却因冻伤而毫无知觉。后来在牧民的临时房里,战士们生了堆火,却不敢直接烤他的脚。几个人轮流用雪搓,整整两个小时,肖连长才慢慢恢复了知觉。

“只要边境一线安全,我们心里就踏实。”肖连长说。

“守边是我们塔吉克人的义务”

新疆有5600公里的边界线,与八国接壤。如果没有地形熟、人员熟、情况熟、语言通的护边员,祖国西陲的安宁难以得到保障。新疆一直在打造“党政军警民”五位一体的边境管控模式。在中阿边境的瓦罕走廊,除了解放军战士,塔吉克族护边员们也是守卫边疆的重要力量。

27岁的加玛力是瓦罕走廊南瓦根基达坂的一名护边员。“我们都是塔吉克族。这里是我们的家。”加玛力说。

加玛力和同事们巡逻要到的点位在海拔5000米以上。高原上空气稀薄,缺氧会让头部有即将爆裂的胀痛感,即使是出生在帕米尔高原的19岁护边员库依娜兹·买买提吾秀尔,到边境工作后也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

“保卫祖国,为祖国守边,这是我们塔吉克人的义务。”57岁的萨发里克说。萨发里克是这个班组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护边员。2006年就开始护边守边的他,家里摞着厚厚一叠奖状。

萨法里克第一次获得表彰是某日两名阿富汗人非法越境。他收到老乡给的线索后,第一时间向连队汇报。最后,两名非法越境阿富汗人被及时控制,最终遣送出境。

“当年没有房子,没有路,一个月只有210元补助。但这是我们塔吉克人该做的。”萨发里克说。

在新疆,在帕米尔高原上,塔吉克人为国守边护边的历史非常悠久。清朝乾隆年间统一新疆以后,塔吉克族为朝廷忠诚守边,成为中华版图“秋海棠”中,往西延伸最远的“叶尖”。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每位塔吉克牧民和民兵几乎都是义务的守边战士。买买提吾秀尔的父亲在世时,就是克克吐鲁克边防连的看门人和养马人。

在塔吉克人眼中,国家的恩情三天三夜也说不完。2016年8月,一名塔吉克族老乡突然来到克克吐鲁克连队,说他妻子早产大出血,情况危急。县城救护车到这里需要4小时。肖连长想也没想带着军医和司机就上路了。

“军医李鑫是未婚男性,他给妇女接生,我首先要给乡亲们做思想工作。司机马小龙跑到山顶寻找手机信号,联系救护车。幸好,李鑫把婴儿掏了出来。现在这孩子很健康。”肖连长说。

2011年本·拉丹被击毙后,为防边情有变,护边员马塔甫夏接到任务在边境驻守了40天。得到军分区的表彰,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价值。

“我也干不了其他大事,就好好守边。我们把边守好,国家就会好。”44岁的马塔甫夏说。

u=3306404196,1285130970&fm=173&app=25&f=JPEG.jpg

塔吉克族护边员也是瓦罕走廊守卫边疆的重要力量(琚振华 摄)

边民生活蒸蒸日上

今天的中阿边境,中国一侧日新月异,变化巨大。

这一带是塔吉克族乡民的夏季牧场。29岁的护边员胡加·达巴依自己在山上护边,父亲达巴依和母亲帕热斯在山下放牧。两位老人住的村子和现在的放牧点相距180公里。他们赶着100只羊,15头牦牛,每年5月来10月走。

“过去牧场只有毡房和石头堆的土房子,现在我们住进了砖房。”57岁的居马·马达提说。在夏季牧场的临时居住点,他是达巴依一家的邻居,他家有20头牦牛。牦牛是当地的主要牲畜之一。

据塔什库尔干乡乡长帕米尔介绍,这些红顶黄墙的临时居住点都是由政府出资建造给牧民临时居住的,牧民不用掏一分钱,就可以免费入住。他们过往的那些一下雨就可能随时倒塌的土房子现在成了羊圈或者库房。

走进达巴依家的房子,记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急救箱。正在做奶茶的帕热斯说,这是政府给牧民配备的。在交流中,老太太打开了房子里的太阳能灯。马达提说,过去他根本不敢想象在夏季牧场还能通电。

“别说在牧场,就是村里过去连水都用不上。”马达提说,过去他每天要赶着驴车去20公里外的地方打两桶水。现在通了自来水,家里连洗衣机都用上了。

“变化太大了。”马达提老汉忍不住感慨道。

肖连长说:“我们守在边疆,最大的底气就是祖国实力蒸蒸日上。”

资料:“一县临三国”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简称塔县)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是新疆喀什地区下辖县,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麓,县域境内雪峰连绵,沟壑纵横,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素有“万山之祖、万水之源”之美誉。世界著名的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萨雷阔勒岭汇聚于此,气候生态多样,冰川草场共存。县境内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是世界第二高峰。

塔县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具有“一县临三国、两口通两亚”的独特区位优势,是国家实施中巴经济走廊战略的重要节点、西北战略屏障的前沿阵地,以及向西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全县总面积2.5万平方公里,总人口4.1万人。

塔县历史文化悠久,张骞、法显、玄奘、马可·波罗、斯坦因等历史名人都曾途经于此。位于县城北侧的千年石头城,海拔3100米,地势极为险峻,是新疆境内古丝绸之路上一个著名的古城遗址。塔县是全国唯一的塔吉克族自治县,民俗风情独特,有鹰舞、牦牛叼羊、塔吉克婚礼等多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新疆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多的县。

特写:从历史深处走来的神秘古道

(文/李坤晟)

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到瓦罕走廊车程需要四五个小时,记者随车队清晨出发,目的地为海拔4860米的中阿边境。

车队沿着314国道的中巴友谊公路一路向西,道旁渐渐人烟稀疏。七八月份正值帕米尔高原一年中最好的时节,但此时窗外景色仍格外苍凉。苍茫的帕米尔高原号称“万山之祖”,似乎在生命起源之前,这些山就站在这里。

行至海拔4200多米的罗卜盖孜沟山坡,可以看到一座石碑刻着“东晋高僧法显经行处”。相传,法显去印度求取佛经时曾路过此处。法显是中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求法的大师。近代学者梁启超说:“法显横雪山而入天竺,赍佛典多种以归,著《佛国记》,我国人之至印度者,此为第一。”

提及瓦罕走廊的《佛国记》不仅是一部传记文学的杰作,而且是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对研究当时西域和印度历史极有价值。

在法显石碑旁还有一块石碑刻着“大唐高僧玄奘经行处”。传说玄奘从印度取经归来也路经此处。为了确定玄奘东归古道路线,冯其庸教授曾八次踏上帕米尔高原考察。经过对汉唐遗迹、沿途景观和玄奘本人记述等历史文献进行比较研究,他基本确认玄奘东归时经由帕米尔高原的瓦罕走廊,通过明铁盖达坂进入中国境内。

唐太宗李世民对玄奘西行历游诸国的所见所闻颇感兴趣,让他详细记录下来。玄奘就把他游历诸国的地理环境、风俗人情、历史及现状、土特产品以及传说故事等一一口述,让徒弟们记录成《大唐西域记》。该书是研究中亚、南亚地区古代史、宗教史和中外关系史的重要文献。

可以说,在法显和玄奘取经的时代,瓦罕走廊是中原文化同各种文化交流的通道;在更广的历史时期,瓦罕走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而在近代史上,瓦罕走廊见证了列强纷争的风云变幻。

19世纪80年代,俄国军事占领帕米尔,1893年俄英瓜分了部分帕米尔高原,南边属于英国控制下的今巴基斯坦地区,北边是沙俄控制下的今塔吉克斯坦地区,自然条件最为恶劣的瓦罕走廊被甩给了阿富汗作为俄英势力范围之间的缓冲区。这也是阿富汗的版图伸出一只细长手臂与中国接壤的原因。196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富汗王国边界条约》确认以双方实际控制线为划界依据。

一路颠簸,车队到达此行目的地,位于南瓦根基达坂的中阿边境界碑处。阿富汗一侧是无人区,遍地石砾,更远一点是一座寂静的山谷。想来山谷的豁口往深处蜿蜒的就是地图上从阿富汗伸向中国的那只手臂——瓦罕走廊。中阿边境2号界碑根据中阿两国政府签署的边界划分协议于1964年设立。界碑的中国一侧刻有“中国 2 1964”字样,阿富汗一侧刻有阿拉伯文和当时阿富汗王国的徽章。半个多世纪过去,界碑中国一侧,一个安定、富足的国家正在走向复兴。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