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大家好,我是被“基因编辑”出来的人工智能

    作者:如晦 来源:激流1921

关于基因技术,人们最大的恐惧之一就是害怕富人的孩子从此获得了超强的智力、免疫力甚至永久的寿命,成为“超人”,彻底统治和凌驾在民众之上。

  这几天基因编辑的话题很火,大概是因为中国诞生了世界上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深圳政府在人民网争取到了版面,然而片刻之间舆论反转,数百位生科学者联名抵制。

  因为社会伦理学的限制,改造人类基因始终面临着阻力;然而据15年CCTV新闻联播报道,光是整合所有基因检测相关行业产业,总价值应该会有望超过万亿;成都23魔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专门做基因检测的公司,我15年起关注其公众号,除了科普,它文章主要围绕两个主题:

  1.祖源检测项目上新,你是赵匡胤/成吉思汗的后人吗?

  俗话说穷不过三代,并非三代之后时来运转,而是连着穷三代而不绝后的概率极低——且看今日的剩女和肥宅是如何支撑起老龄化社会的——今日的穷人,并非古代穷人的后裔,多半是王侯将相地主老爷们的传人。即使认祖归宗认到了往昔的王侯将相,也无法改变今日的贫穷,这和叫马云一声爸爸,叫王思聪一声老公,怅望我爸非李刚,只靠意淫一时爽,有什么本质区别?

  认祖归宗听起来酷炫,然而能认出来并引以为荣的,无非王侯将相宁有的种——绝大多数人的祖宗是爱新觉罗,刘邦和司马光,而不是李自成、陈胜吴广和王安石这样的起义者和改革家——毕竟起义者是乱臣贼子而改革家不受待见,王侯将相却站在生育链的顶峰,血脉多样本丰富,据说如今亚洲成吉思汗的后代就有1600万(也是23魔方某篇推送里说的),所以帮他们的后人认祖宗,市场前景相当广阔。

  然而市场越广阔,资本越狂欢,血脉越庞大,岂不是越说明从古时起,大多数人受着怎样的剥夺?生时被剥夺筋骨血肉的劳作,死后被剥夺香火血脉的继承,黑暗一以贯之,直到今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2.我们的基因测序产品又降价了/优惠了/搞活动了!

  单人测序,2015年是999元,2017年8月降到499元,2017年双十一是399,到了2018年双十一更是降到了199,越来越便宜。其中,2017年的那次降价,是因为8月完成了B轮融资,所以不知道这几年,检测成本究竟降了多少,抑或是仅仅在烧投资人的钱抢占市场(因为在中国市场23魔方还有微基因、水母基因等同行)。

  关于基因技术,人们最大的恐惧之一就是害怕富人的孩子从此获得了超强的智力、免疫力甚至永久的寿命,成为“超人”,彻底统治和凌驾在民众之上。

  然而这还需要基因编辑技术培养出的超人跑在“人工智能”前面,因为据说在贵州之类的城市,有一种新兴职业很火热,叫数据标注员:

  人工智能本身不会识别物体,而要依靠海量训练。当人脸关键点被标注之后,计算机才能建立起对人脸的认知。数据标注员只需按照人工智能工程师们设定的数目规范来在一张张人脸图上点出149个需要识别的关键点,一个标注员每天要标注数百张图片,换言之,这些数据标注员并不需要了解算法之复杂,他们所做的,更像在工厂流水线重复作业,然而需要会电脑,从事者毕业大学生居多。又据说,选择贵州的好处,除了山清水秀土地便宜之外,人力成本低也是重要因素,2018年贵州省平均工资5200元,数据标注员仅为4200元。如果是职校招的实习生,2000块就可以打发。

  据说,“数据标注员将是人工智能全面代替人类之前,最后消失的职业”。

  在历史上,贪欲永远跑在了所有壁垒之前,垄断只是一时的,技术一旦用于逐利,就必然传播和革新,公司之间互相竞争,不断压缩成本,23魔方逐年降价就是证明。

  生于贪欲和竞争的富家“超人”们,又怎能放弃普罗大众这块市场,所以造福于富人的技术总有一天会“惠及”普通人的。

  然而惠及了又如何呢?昔日的王侯将相俱归尘土,他们后代的大多数,想要不失业就只能给人工智能做数据标注员而已。今日的富人们,就算通过基因编辑生出了“超人”,他们的后代中的大多数,想必也不免于给“超人”造出的超级人工智能做数据标注员吧。按照这个逻辑运行的世界,大多数人只能被不断地剥夺着,是永远不会幸福的,这就是为什么古往今来,即使人人都是王侯将相的后代,所谓的“乱臣贼子”——革命者、起义者却仍然源源不断地产生着,该到来的暴风雨还是会到来的。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