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关于年轻人“粉圈现象”和“追星行为”的心理学研究

                     作者:赵皓阳  来源:大浪淘沙

  昨天探讨了基因编辑婴儿这样沉重的伦理问题,今天就说一点轻松的事情。我有一位朋友是国内某顶尖高校心理学博士,他最近关注的一个课题是“粉圈心理研究”,前几天跟他学习了一下,发现这个问题很有探讨的价值。因为我不是专业人士,有一些问题也难以完全理解,我就尽量说一些通俗易懂的;另外也不用担心影响人家的科研,他觉得他这个课题就算成型,也多半发表不了,所以索性就直接把研究成果直接告诉我了,说让我发表出来也不算浪费。但为了避免潜在的科研影响,我今天不涉及核心数据和论证的部分,只说一些有趣的结论。

  他们的实验在论证这件事:粉丝追星出于什么心理呢?有两种。一种是信仰、宗教的类型,就是把偶像当神了。他们的追星是一种宗教性行为和对神性的崇拜,同样粉丝组织中也普遍存在着“宗教组织”的特征——价值观的灌输和洗脑。比如说一些男生崇拜电竞选手、游戏主播,是因为那些偶像操作好,相当于在游戏中展示了某种“神迹”。但是宗教的核心在于神秘和欺骗,一旦偶像的神性被破除,宗教组织也会土崩瓦解。比如说有些开挂的主播就基本永世不得翻身,留在身边的只是个别洗脑洗得太彻底的。

  事实上,这种“宗教崇拜”式的粉丝原动力并不是粉圈主流。我也从社会学上给他提了一点思路,现在是后现代社会,宏观叙事已经走不通了,解构主义才是主流,原子化叙事才是主流。说白了就是“造神”已经没前途了,“弑神”才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拿那些当今最火的游戏主播举例子,看看他的“粉丝”们是调侃他们的多、解构他们的多,还是把他们当成一个“神”去崇拜的多?

  这第二种心理动机才是主流,也更有趣。这种心理就是“母性”。我朋友讲,现在的女孩子们十三四岁就来月经了,平均二十七八岁才生孩子,这样漫长的一段时间内“母爱”无法寄托,就把爱豆当孩子养好了。

  他的论证过程比较复杂,是从催产素的角度来分析的:怀孕期间分泌的催产素会让新妈妈母性大发。然而怀孕并不是唯一的催产素产生途径,恋爱、与熟人的交谈都会影响催产素的分泌,同时催产素对个体行为的调控表现在很多方面,催产素还会影响夫妻的忠诚程度、情侣间的关系。在人类绝大多数的历史里,女性生育后代的年龄大大早于我们这个时代,15岁生孩子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是现代女性的生育年龄平均被推迟了十年,当代女性到达生育年龄后,分泌催产素后产生的母性无处释放,又或是有更多分泌催产素水平的需要以备孕,所以这种发泄点就在“追星”上了。

  具体催产素是怎么影响追星行为的是他论证的重点,专业性比较强,我就不多说了。我说直接说几个有意思的结论吧:

  第一,这些“母性”的心理动机,并不仅仅限于例如TFBOYS的“亲妈粉”,而对于那些叫老公的粉丝们,也是基于母性的出发点。我的朋友就用调查证明,绝大多数粉丝对于偶像都是没有性幻想的,他们虽然嚷嚷着“老公操我”“坐地排卵”等,但是一旦让她们想象与自己的偶像发生性行为,会产生一种天然的抵触感。这也说明了她们嘴上叫着“老公”但潜意识中则是更多的基于母性。同时,粉圈有个专有名词叫“泥塑”,意思就是爱豆性转并且同性转的粉丝发生性行为,在绝大多数流量鲜肉粉丝圈里都有泥塑粉,并且有以此为原材料进行小黄文创作的同人内容,由于是完全虚构架空,反而脱离开了爱豆男偶像女的羞耻感,内容天马行空。这是用“女友粉”不能解释的问题。我朋友的研究吧这解释为性和母性的混合,还用俄狄浦斯情结等相关理论来分析。

  第二,许多粉丝在追星时的行为——诸如粉丝控评、洗地、刷转发、粉圈对战等,都是母亲“护犊子”的行为,就像一只老母鸡拼命用翅膀护住小鸡一样。设想一下,两个中年妇女在聊天,如果一个人说另外一个老公相貌不行,工作不行——言下之意是配不上你,多半会得到另一位的认可——这种隐含的心理是抬高自己,自己是一朵鲜花,老公是牛粪,并不会激起太大的敌意。但如果一位指责另一位孩子又蠢又笨、啥都学不会、唱歌难听体育差,那看看这个母亲会有什么反应?

  饭圈大概就是这种心理,不但要奋力保护自己的“孩子”远离这个世界的种种敌意,还要各种“装扮”自己的孩子——要给他们买水军、刷转发,嘴上不说,言下之意是不能输给别家的“孩子”。这也解释了二为什么,许多当红小花的粉丝组织也都是女性粉丝为绝对主体,因为他们不止养儿子,还要养女儿。相比之下那些口口声声嚷嚷着“迪丽热巴是我老婆”的男性粉丝,基本不会参与控评、刷赞、粉圈对骂等行为。

  第三,也正是出于这种心理,粉丝对于爱豆的爱恋行为也表现得更像“母亲”。比如说一位当红小生找了女朋友,这位当红小生的粉丝们的普遍心理都是“她配不上我家欧巴”——这就是母亲对于儿子找了女朋友的心理:怅然若失或是焦虑不安。如果要是真把偶像当老公看,那么对于这种“出轨”的现象则是不可忍受的愤怒,同时也包括对于“老公”的恨意。一个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一个是“臭男人应该千刀万剐”,二者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同理,凑cp也有给自己孩子找对象的心理,真是操碎了老母亲的心。

  此外,既然是养孩子而不是找老公,也就不介意自己的(男性)爱豆有女性化的倾向,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当红鲜肉都有中性化的趋势。

  其实上面说了这么多,仅供大家开拓一下思路,就是分享一些挺有趣的事情,本文的重点才刚刚开始。他的研究最吸引我的不是上边那些结论,而是他掌握到大量粉丝追星现象的行为,这对于我们思考其他问题都非常非常有启发。我这朋友为了研究也是挺拼的,卧底了十几个当红偶像的粉丝群,一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天天跟他们喊“欧巴么么哒”,在应援会里也砸了不少钱,这些第一手资料也真是弥足珍贵。

  “饭圈”的粉丝组织,是我见过的在当今社会中最完备最先新最高效的青年人自组织。

  一个明星,通常会有几大粉丝集团,这些粉丝集团有自己鲜明的层级划分,通过一级、二级、三级QQ群,把“组织”的意志能在短时间内上千上万倍的放大,达到如臂使指的高效。我一看眼熟啊,当年我党领导工人运动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一套组织啊:党领导下建立工人委员会,哪个委员负责哪一片,那片几个工厂配几个联络员,工厂内再有什么自组织上沟通联络员,下联结工人群众。

  粉丝组织中,会有特定的“站姐”群体——她们就相当于明星的免费公关,输出的作品叫做“产粮”——义务修片、义务写文、义务剪辑视频,甚至义务建设应援网站。这尼玛就是早期我党的宣传部嘛。站姐们在粉丝中的地位很高,总会有小粉们跟在她们后面求产粮、求偶像最新动态——一如当年满手是茧的老工人,亲切的握住了党代表的手:“委员啊,中央有没有下达什么新指示啊?”

  每一个粉群中都有相当多数量的反黑组,天天在微博搜索关键词,一旦看见有不利于自己“孩子”的信息,就用复制粘贴好的语言反驳;还有挂人举报扒皮一条龙;更重要的作用是参与不同明星群体之间的“战争”。与反黑类似的还有控评组——一定要把有利于我们的言论顶到最高。这不就是当年的铲奸队吗?这种组织力、行动力和自发性,在当今社会没有什么其他的自组织可比拟了吧?

  粉丝组织的日常运营主要是靠大家自觉捐赠(交党费)来的,曾经的粉头们出过不少腐败事件,到后来制度越来越规范,每一笔入账出账都有详细记载,发票收据什么都在群里公示。甚至还有一些粉群会有专门的“审计组织”,来监督粉头们对于资金的运用。

  我为什么非常看重这个问题,不是说对于粉圈引战控评举报这些行为肯定,我也旗帜鲜明的反对这些问题,这是对正常社区秩序的破坏。而是她们的组织让我眼前一亮。正如我前文所说,这是一个原子化的时代。为什么之前的工人运动好搞呢,曾经工业化流水线大生产,无产阶级之间就有这密切的纽带,抬头不见低头见,谁跟谁都特别熟,很容易就团结起来。而在后现代社会,个人“原子化”成为了时代的主流,是指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intermediate group)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和道德解组、人际疏离、社会失范的社会危机。

  这里的“中间组织”包括曾经的大工厂、工会等。在后现代社会由于生产力的发展,每个人不需要这样的“组织”都能相对不错的生活下去。就比如说工业化时代工人们吃穿住行娱乐都是在一起的,因为社会生产力和他们收入不足以支撑他们脱离这个群体,吃就得吃大食堂,住就得住集体宿舍。现在年轻人不一样了,生产力的发展足以支撑他们点外卖、租单间(就算合租也基本跟室友没有交流没有生活交集),周末抱着个电脑刷一天的剧,基本没有与他人交流的需求和欲望——“尬聊”能成为热词,就是社会原子化的一个表现。这样的原子化生活,可能连同事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平时就以微信昵称相称呼),怎么可能指望他们联合起来,去对抗“让自己秃头”的老板呢?这也是为什么国际共运四十年不兴,新时代左翼运动面临的新局面,至今没有一个答案。

  因此,为什么这些粉丝组织让我眼前一亮,意味着年轻人还是可以组织起来的,她们的自组织依然高效与先进。她们为爱豆义务宣传,也同样可以为更高的信仰来义务宣传;她们捐钱给爱豆买广告、给剧组工作人员送礼,也同样可以为更高尚的目标去奉献。虽然条件苛刻了一些、操作难度大了一些,但原子化时代的年轻人,依然有团结起来的潜质。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