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视野

工会缺席——牧羊集团股权之争,被遗忘的数千员工

​来源:造二代

2002年,扬州的牧羊集团改制为民营企业,牧羊集团国有股份从78.32%下降到了4.84%,另外73.48%的股份以1839.2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当时公司领导班子中的五名成员。由此产生了牧羊集团徐有晖、徐斌、许荣华、李敏悦、范天铭五大巨头。

 

 

2008年2月份,《牧羊集团董事会决议》规定,如果股东违反法律或者侵害牧羊集团利益,就必须把股权转让给公司工会,转让价格为该股东最初出资额。

 

五巨头因公司经营问题产生纠纷,股东许荣华因商标使用权与牧羊集团发生纠纷,而牧羊集团向工商局报案,工商局把案件移交给公安局,扬州市邗江区公安局依法抓捕了许荣华。

 

许荣华

 

在看守所,许荣华在时任邗江区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明的见证下,签署协议将15%股份转让给了牧羊集团工会主席陈家荣。

 

争议在于:许荣华出了看守所之后,前去看望王亚明,对他的帮助表示感谢,同时还向王亚明送了几万块钱,被王亚明拒绝。不料,时隔不久,许荣华就反悔自己在看守所的决定。2009年,许荣华提出仲裁,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仲裁期间,牧羊集团想要加价和解,但许荣华表示他要的不是钱,是股权正义

 

2016年7月5日,扬州仲裁委员会以不存在胁迫为由作出了驳回许荣华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的请求裁决书。

 

仲裁期间,许荣华妻子李美兰以股权转让自己不知情为由起诉许荣华,认为股权转让无效。被驳回后李美兰申诉,2016年9月12日,李美兰案提起再审三个月后,江苏高院以内部电传方式,将涉及牧羊集团案件全部移送到南京法院审理。2016年12月5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仲裁审理时间过长为由撤销扬州仲裁委的裁决。

 

李美兰诉许荣华案件最终在2017年12月份由最高院宣布再审,成为世人瞩目的三大产权纠纷之一,与物美张文中案和顾雏军案齐名。

 

相关联的一个案件,是许荣华起诉陈家荣和第三人范天铭,要求归还其转让的股份。在此纠纷之中,几方富豪各显神通,据媒体报道,江苏省高院时任院长许前飞在徐斌、许荣华的运作下干预了案件审理,故而江苏高院将扬州市案件归到南京中院审理。而牧羊集团则举报了此事,许前飞被中纪委拿下,但是仍然成功将此事运作到了最高院,成为三大产权案之一。

 

而之前南京中院的判决中,要求陈家荣和范天铭归还许荣华股份。

 

因涉及“应与其关系密切的律师和私营企业主请托,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审判工作,以案谋私”而被举报查处的前江苏高院院长许前飞。

 

其实在这个案件中,最为关键的是,法院和仲裁机关作出判断的依据是许荣华在看守所的协议是在胁迫之下签署的,所以无效。而据知情人透露,最高检在持续不断的举报之下,曾经委托江苏省高院对王亚明进行过调查,最终的结论是不存在威胁。而这份报告就存放在江苏省检察院纪委的档案室里。

 

据媒体报道,牧羊集团曾经要求法院调阅此文,但是南京中院拒绝调阅。令人生疑的是,如此关键的证据,法院拒绝调阅是出于什么目的。

 

世人瞩目的往往是富豪大战,却没有人关注到,许荣华所协议转让的股份实际上是转给了工会主席,而工会主席并非个人持有,而是代表职工持股会。在牧羊集团创业之初,只有约300职工,而在陈家荣将股份转给了范天铭时,牧羊集团职工已经增长到3000人。这就意味着,一旦这些股份被法院判令返还,就意味着牧羊集团这些职工必须返还如此巨大的股权利益。

 

3000职工的利益,却没有任何媒体关注。

 

人人关注富豪和明星的隐私和绯闻,鸡毛蒜皮都会津津乐道很多天,但是一个工厂,几千名职工的利益却无人关注,这是时代的悲哀。

 

 

XI(习)JIN(近)PING(平)ZONG(总)SHU(书)JI(记)日前在中南海与新一届全总领导班子同志讲话时指出,工会要坚持以职工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抓住职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认真履行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竭诚服务职工群众的基本职责,把群众观念牢牢根植于心中,哪里的职工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哪里的工会就要站出来说话。要做好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工作,及时做好因各种原因返贫致困职工的帮扶救助,为广大职工提供具有工会特点的普惠性、常态性、精准性服务。

 

在江苏牧羊集团这个案件里,工会缺席,是不应该的。根据ZONG(总)SHU(书)JI(记)的讲话精神,从扬州市到江苏省,直到全总,各级工会组织都应该站出来,维护职工的利益。甚至通过司法程序,要求江苏省检察院向法院公布关键性的证据,以保护牧羊集团的职工合法取得的权益。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