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如何认识法国巴黎1201风波——来自法国左翼青年的观察

                    作者:Militant  来源:知乎

革命开始的时候,他们会说,愚蠢,革命高潮的时候,他们会说,暴民,只有在革命胜利之后,他们才会说,看那,多伟大的壮举啊!

  “革命从不取决于革命党的选择,而是爆发于革命情境之中。那么,革命党到底是要在准备完全的过程中错过一切,还是要在准备不足之下投向群众呢?”

  ——德国马克思主义者,罗莎.卢森堡

  首先先利益相关吧,我并不是完全独立的“观察者”,所谓理中客是完全不可能的,我是法国共产党旗下青年组织全法青年共产主义者(jeune communiste)的成员,而且十二月一日的时候我也不在万众瞩目的巴黎,而是在我们自己支部的城市(格勒诺布尔)进行游行

  首先先明确的一点是,黄背心运动gilets jaunes 是一个漫及全法的群众性运动,爆发黄背心的地方远不止巴黎,几乎全法各地都有,其次是关于为什么是十二月一日的原因,其实黄背心早在一周前就开始在全国各个城市开始封锁、占领、游行等各个行动了,但只不过是十二月一日达到了人数的巅峰,而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十二月一日同时也是我们极左翼政党和工会联盟的传统游行日期,各个政党和工会都颁布了动员令,导致全国各个支部都往巴黎派遣人员支持游行(我们支部派遣了十二人前往巴黎),而黄背心也在这个传统的游行日统一行动(因为方便组织)

  关于gilet jaunes 黄背心

  关于黄背心运动本身,我更多的是想以我的亲身经历为起点来分析,由于我不在巴黎,而在格勒诺布尔,我们支部和当地的黄背心进行过多次的互动和合作尝试,这也让我看到了黄背心运动内部的很多东西。

  首先是关于我们支部的立场问题,我们支部和当地法共党支部站在同一战线,主张建立极左翼政党与工会联盟,和当地的新反资本主义党和总工会支部达成了共识

  其次我们也希望和当地的黄背心能够合作,并希望驱赶运动中的极右翼分子,但是却遭到了黄背心当地领导的拒绝,因为当地的领导来源于团结系solidaire 的组织,所以他十分恪守黄背心所谓的“政治中立”(黄背心之所以为黄背心正是因为他们不想穿代表总工会的传统红背心和白背心)而且团结系的政治传统是不对下属组织作出任何约束,导致我们双方的合作关系没能达成,但是,黄背心内部的事实的政治分裂也极其的严重,黄背心内部的团结系成员和左派与极右翼的矛盾冲突极其的严重,导致出现了左派黄背心以个人名义参与我们的游行,极右黄背心则打着“反政党,反工会”的名义想和我们发生暴力冲突,而团结系的领导还为自己的政治中立沾沾自喜

  我们的游行现场,可以看到主要是我们青年共产主义者JC的红旗和新反资本主义党NPA的红旗,而很少看到有黄背心的出现。(不得不说npa老哥的打码技术比我的好多了)

  这种情况在巴黎更是只增不减,据我们支部前往巴黎的同志的消息,巴黎黄背心对红旗的排斥更是严重,里面的分裂更是夸张,大部分暴力事件都是发生在黄背心运动者之间的,极左翼的anti-fa黄背心和极右翼的社会党,kkk黄背心扭打在一起,这也是一些街区警方发动主动攻击的原因

  至于在国内广为流传的那张照片,很有可能只是法共(毛)或者法共(马列毛)混进黄背心里而已,绝不可能是黄背心官方的行动,我们的同志希望带着青年共产主义者的红旗进入某些街区时,也遭到了极右翼黄背心的暴力阻拦。

  群众性运动

  尽管各类政治势力都大规模插手到黄背心之中,希望自己可以代表黄背心(团结系的工联、学联,极右翼,以及一些新托派和老的,被时代抛弃的小党,法共(斯),法共(毛),法共(马列毛))但是黄背心的动员程度远超预期,大量的公众进入到运动这种,这就为运动带来了极大的变数。

  黄背心被坚持的政治中立,也在群众的大潮之中被淹没,各地黄背心纷纷和不同的政党合作,提出自己的主张,像格勒诺布尔的黄背心和团结工联/学联合作,提出了大学黄背心的主张(反对大学私有化)

  上面写着“外国留学生注册费上涨+新的注册明目(cvec)+大学食堂价格上涨+宿舍租金上涨=平等自由的大学教育的结束”

  实际上,黄背心绝不是“观网”所说的五毛钱的事情,而是近年来马克龙政府新自由改革的不满的总爆发,sncf和邮政改革被伤害的国企员工,退休金改革被伤害的退休者,大学改革伤害的学生们,重工业改革伤害的工人们,他们在这一个时间点爆发了自己的愤怒,纷纷将自己的政治主张转化为实际的街头政治,这就是黄背心的实质,也是这么大规模动员的原因。

  今天的黄背心运动尽管鱼龙混杂,领导层含糊不清,但是,仍然是一个极大规模的反建制群众运动,正如列宁所说的,群众在哪里,党就要在哪里,如果今天群众加入童子军,那么明天我们就要在童子军里开党大会

  共学盟绝对没有理由将自己树之高阁,这也是我们开始进行越过领导的交流的原因,尽管我不认为我们可以成为左右运动的力量,但是我们知道,左翼要各尽其责,才能保护社会主义,保护法国,避免走向法国毛主义者的末路。

  革命开始的时候,他们会说,愚蠢,革命高潮的时候,他们会说,暴民,只有在革命胜利之后,他们才会说,看那,多伟大的壮举啊!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