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丁一凡:马克龙也想推行“结构性改革”,为什么搞砸了?

                    作者:丁一凡  来源:观察者网

法国的“黄马甲”抗议还在继续。

这样的结局恐怕是马克龙始料未及的,尽管之前也曾推动各项改革措施,但都有惊无险,直到这次因为五毛钱的燃油税,引发了全法国十几万人的抗议活动。

如果马克龙能早些想到,正是因为之前的改革,才让这次的燃油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什么法国人这次不再热衷于环保议题?马克龙上台以来的一系列改革到底动了谁的奶酪?观察者网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解读法国“黄马甲运动”。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7日,法国多地司机参加“黄马甲”示威,身穿黄色马甲在街头游行,封堵道路制造交通混乱,抗议油价上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遭破坏的玛丽安雕像

观察者网:这次法国黄马甲抗议活动,直接的导火索是马克龙要增加燃油税,但也只是增加仅仅0.065欧元,大概等于人民币五毛钱,为什么这么小的涨幅会引来十几万的民众抗议活动?

一凡:燃油税只是一个借口,马克龙上台以来做了一系列事情,最终通过燃油税引燃了民众情绪。首先就是劳工法改革,调整社会福利,他减了很多社会福利,包括住房补贴等等,但问题是,他上台之后所做的改革,并没有带来经济的明显好转,福利又明显下降,这样就让老百姓不满。老百姓希望的是经济好转,你把福利都砍了,经济没有好转,第一是感受不好,第二是民众觉得你的立论有问题,你要增加竞争力,让经济变好,但是又没做到。

从抗议人群来看,除了中产阶级外,还有很多经济遭遇困难的民众,所以真正的不满并不是多增加五毛钱的燃油税,而是法国长期以来的经济低迷。

观察者网:增加燃油税,马克龙给出的理由是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减碳减排、发展低碳经济。欧洲人一直以来很热衷的环保理由,为什么这次不起作用了?

丁一凡:因为他首先把农民给得罪了,即使你这个口号很受民众赞同,法国农民对节能减排的支持度还是很高的,但是你把特定的人群得罪了,而这些人群是很重要的。你提高燃油税,又没有替补的东西。

而且马克龙也没有料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原来以为法国人是最支持减排的,解释为什么要增加燃油税,就是要减少碳排放,减少人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用这些钱去补贴可再生能源。

道理其实都对,但是没有想到这事儿打到了最脆弱的环节上——法国农民。法国农民的生活和生产都离不开燃油,对燃油依赖很大,燃油税增长后就让法国农民的成本支出大大上涨,农民就成黄马甲的主力了。

马克龙上台之初,当时法国人也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但是没有想到他上台之后并没有带来一些实质性的改变,直白的说,就是大家口袋的钱没有增加。在这种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环保这样的需求当然是次一级的考虑了。

观察者网:您认为马克龙上台以来,他所推行的这些改革很难见到成效的原因有哪些?

丁一凡:马克龙上台以来所做的改革,包括打算取消政府对铁路的补贴,减少对农业的补贴,劳工法改革,可以看出他所做的都是结构性改革,但这种改革往往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解决的,马克龙始终想用非常短期的方法去解决这种长期问题。

而所谓结构性问题都需要有中长期的规划,而且要做到增值,如果只是像马克龙这样减减减,没有让大家尝到甜头,又得罪了一批人,改革当然就推行不下去了。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行事风格也被人认为是“独断专行”,马克龙是一匹黑马,其实他是另一种特朗普,没有政党支持、匆忙上台、靠改革让大家保持对他的新鲜度,但无论在执政上还是在意识形态上,都是很不稳定的。

当时的法国民众只想着要改变,要改进,就把这些人都选上去了,但选完以后发现这些人的执政能力不行,一系列的改革都是缺少考虑的。

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在法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法国政坛上从来都是靠党派,但是过去法国的政坛不好的原因是有时候都是些老面孔,所以法国人采取了一次革命性的行为,选了一个完全没有经验、没有政党支持的马克龙,但孤掌难鸣,结果就是这样了。

观察者网:法国总理菲利普4日宣布,暂停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的燃油税上调计划。这是不是意味着法国也会陷入西方政治“改革-抗议-妥协”的怪圈?

丁一凡:这件事情应该就这样了,现在只能妥协,不妥协就继续抗议,马克龙也吃不消。可能现在会慢慢平息下去,因为也马上过圣诞节了,不会继续再闹下去。但是这件事情还没完,虽然说暂停上调燃油税,但问题还在那里,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这次是燃油税,下次可能因为别的原因,又会有民众抗议,因为最根本的不满不是说增加几毛钱的问题。

法国巴黎街头,一种抗议两重天

观察者网:还有件事情,和抗议没有直接关系,但此前也吸引了很多目光,就是马克龙一直力主要建立欧洲军队。这也一直是法国的大国雄心,但从目前来看,似乎并没有匹配这个雄心的能力,您认为法国老牌帝国地位下降的原因有哪些?

丁一凡:当然整体上这些发达国家都不行,人口老化、技术转移,没有新的技术产生,盲目陷入了自由主义的想法。过去法国比较先进,是因为有一个比较强大的国有企业,比较强大的国有经济,这些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在新的技术里面有突破,在全球占有技术优势。但现在这些都没有了,我觉得还是思想上先失败,然后在政策上又不行了。

关于建立欧洲军队的想法,甚至在欧共体成立之前就已经有了,欧洲是先建立了防务共同体,失败了以后才建的经济共同体。

这次之所以重新欧洲军队,是因为特朗普逼着他们提高军费。法国一直想利用欧洲军队来整合欧洲力量,他自己的军火又是欧洲最强,通过欧洲军队也可以从中获利,但我觉得基本搞不成,就是一种野心。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