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察

日本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有何玄机?

                 作者:刘嘉平  来源: 华语智库 

防卫大纲作为日本国防战略和防卫力量建设的指导方针,原则上确定日本5-10年安全政策走向和防卫力量建设方向,完成期通常十年。安倍政府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既显露出日本对地缘政治和安保环境急剧变化的战略焦虑,也充分反映了日本围绕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战略目标,在安全领域思变谋变、加快政策调整步伐的强烈倾向。从日媒相关报道、安倍系列发言和大纲拟定内容来看,日本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有其现实需求和战略考量。一是谋求在新质领域的优势地位。二是借机深推日美军事同盟。三是通过修纲架空和平宪法。四是应对中日爆发海权冲突。

日本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有何玄机?

日本防卫大纲修改已近尾声,计划本月中旬在内阁会议审议通过后发布实施。安倍政府为何提前5年修改2013年制定、为期10年的防卫大纲?

修纲频度加快

1976年,日本政府出台了第一部《防卫大纲》,其后分别在1994年、2004年、2010年、2013年进行了四次修改,即将出炉的是第六部,修改时间的间隔越来越短。

1976年,福田赳夫内阁制定首部防卫大纲。基本防卫政策:在和平宪法下,实行专守防卫;坚持日美安保体制;确保文官统治;遵守无核三原则;有节制地增强防卫力量。1990年,日本防卫力量发展已基本达到大纲所定指标。

2006年9月,安倍晋三在其政治生涯中首次问鼎首相宝座,次年9月辞职,时间短暂,没能来得及触碰大纲修改问题。2012年9月,日本自民党在第46届众议院选举中以绝对优势获胜,安倍战胜其他4位候选人,再次成为自民党总裁。12月,安倍再度出任内阁总理,立即启动对2010版防卫大纲的修改工作。其重大变化:建立夺回离岛部队;未来5年大肆扩充军备;妄图制约中国军力的增强。

2015年9月,安倍作为唯一候选人,获得“无投票”连任,任期3年。2017年8月,安倍就表达了有必要修改2013年版防卫大纲的想法,而此时他的任期刚满两年。

防卫大纲作为日本国防战略和防卫力量建设的指导方针,原则上确定日本5-10年安全政策走向和防卫力量建设方向,完成期通常十年。安倍政府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既显露出日本对地缘政治和安保环境急剧变化的战略焦虑,也充分反映了日本围绕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战略目标,在安全领域思变谋变、加快政策调整步伐的强烈倾向。

安倍亲自操刀

日本此次修改防卫大纲与2013年迥然不同。安倍作为自卫队最高统帅,亲自定调大纲修改方向和内容,通纲贯穿着安倍战略构想,“安倍大纲”的色彩较为浓厚。

一是钦定修纲的方向和内容。去年8月3日,安倍把候任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召至首相官邸,面授机宜:“大纲修改工作就拜托了”,并交给他两张纸,上面有安倍列出的9个修改课题。安倍对小野寺五典说:“日本安保环境的严峻性和不确定性在快速增加,大纲修改不是延续以往内容,而是要弄清日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防卫力量”。10月29日,安倍在参议院接受议员质询时再次强调:“大纲修改就是要探索防卫力量应有的样子,以便为今后几十年打下基础”。安倍一锤定音,为大纲修改确立了总方针。

二是主导大纲修改全过程。为推动大纲修改工作,自民党“国防小组”和“安全保障调查会”,在今年3月启动了讨论防卫力建设的联席学习会。安倍亲临主持,把控方向,“纠偏补遗”,确保大纲修改“不跑题”“不走调”,沿着安倍设定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推进。8月29日,他在首相官邸召开了首次“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强调太空对日本国防的重要性,并就发展太空、网络、电磁“三剑客”展开研讨。“三剑客”已被确定为新防卫大纲重要内容并优先发展,将成为未来5-10年日本防卫战力新的生成点。

三是由上而下博取民意支持。为获得民众对修改防卫大纲的理解和支持,日本政府成立了“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由9名政界、学界、商界的专家学者组成,日本三大经济体之一、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三村明夫出任恳谈会主席。防卫省设立以副大臣为首的委员会推进讨论,然后向专家恳谈会征询意见,政府再参考恳谈会的讨论结果,制定新防卫大纲。从拟定内容看,“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作为“安倍战略”的推销平台,确实起到了推手作用。

缘何提前修改

日本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有何玄机?

从日媒相关报道、安倍系列发言和大纲拟定内容来看,日本提前修改防卫大纲,有其现实需求和战略考量。

一是谋求在新质领域的优势地位。日本经过多年扩军,陆海空传统军力取得长足发展,但在太空、网络、电子战等领域相对滞后,有危机感和紧迫感。安倍大声疾呼:“只想着海陆空保卫不了日本,在网络和太空等新领域保持优势,关乎日本防卫的生死存亡”。在日本看来,在太空领域,俄罗斯等国正在开发可摧毁卫星的武器,美国也将创建“太空军”,俄罗斯还频繁发动大规模网络攻击,而新疆域的争端,包括外空、网络等各个领域,是日本未来必须要介入的发展目标。从防卫大纲修改方向来看,日本在加速实现军事大国化。随着新防卫大纲的实施,日本自卫队将由此进入一个全新的重大历史转型期,军力发展将实现战略性突破。

二是借机深推日美军事同盟。特朗普上台后,提出要加强日美两国在军事和安全领域的合作,而且注重外空力量发展,要求五角大楼成立“太空军”。安倍认为,未来日美同盟关系将是日本安全政策的重要支柱,日本要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与美联动,提前修改防卫大纲,在太空等领域配合美国步伐,进一步增强“主动权”和“防卫力”。对此日本政府高官说得非常直白:“提前修改防卫大纲,就是为了进一步强化日美军事同盟”。随着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加快,在日美同盟关系中,日军角色和作用将发生逆转。日本拥有搭载F-35B隐形舰载机的航母后,可与美军一道开赴世界各地作战,不再是配角,而是与美国肩并肩的战略伙伴。

三是通过修纲架空和平宪法。安倍上台后,铁了心要修改宪法第九条,包括“永久放弃发动战争权”和“不保持战争力量”两项内容,这是日本和平宪法的核心。他要在2020年完成修宪,但遭到国内在野党、反战民众以及周边国家的反对和抵制。新防卫大纲确定发展航母、进军太空和具备网络进攻能力,显然违背了和平宪法宗旨,是对“专守防卫”政策的背叛,本质上已颠覆宪法第九条,造成修宪目标的既成事实。如此一来,修宪阻力将进一步减小,且继续推进修宪,也不过是走完法律程序、获得名正言顺的合法地位而已。这充分暴露出日本利用修纲推动修宪,挣脱战后体制束缚、实现“自卫队变军队”、成为能战之国的迫切欲望。

四是应对中日爆发海权冲突。日本启动防卫大纲修改程序以来,有两句话热度极高,频繁见诸日本报端:一句是“针对和牵制中国”,另一句是“加强西南防卫力”。安倍政府认为,中国军力日益壮大,两国存在钓鱼岛等海洋权益争端,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严重存在,防范和抗衡中国是日本军力建设发展的重中之重。从对“改装‘出云’号航母、引进F-35B战机,用于西南离岛防卫”等表述看,新防卫大纲确定的重磅武器发展项目无不针对中国,彰显日本战略重心不断西倾。与新防卫大纲配套的《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2019-2023),将细化未来五年自卫队在西南方向的发展和部署。日本以西南离岛防御为战略重点,提速构建以我为作战目标的岛链封锁体系,做好与我军事对抗准备的动向,值得关注。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