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

基辛格、白邦瑞们的支招下,美国越来越猖狂地威胁中国,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作者:张志坤  来源:草根网

美国要发动世界战争,准备随时毁灭世界,有没有中国,有没有中国的快速发展都一样,美国都要这样干,同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基辛格冠冕荒唐、道貌岸然地说什么“美中有足够意愿避免毁灭性战争”,把中国扯进来,纯粹是可耻的讹诈。基辛格这样的意见表达,看似居中,俨然一副中美关系的和事佬的面孔,但实质是变相的敲诈,是秉承美国当局旨意阴险的掮客。我们不禁要问,难道中美两国之间的各种所谓“难题”,不是美国制造出来的吗?不是美国霸权行径之使然吗?为解决这样所谓的“难题”,搞什么“新秩序”,其目的就是要给中国下套,是要把中国的经济实力置于一个让美方放心的安全框架之内,与此同时也安排好美国,把“美国第一”落到实处。这样的居心何其毒也。

基辛格、白邦瑞们的支招下,美国越来越猖狂地威胁中国,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笔者按:这是本人在基辛格最近一次访华后写成的文章,一直犹豫要不要对中美关系说这些不吉利的话,现在看还是有说一说的必要,敬请批评)

如果问,当今世界,究竟哪个国家最热衷战争并为此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呢?

回答无疑是美国。

如今美国的战争准备程度最高,杀人武器储存的最多、最先进,也最强大,更重要的是,美国统治集团的战争叫嚣也最厉害,无论是以前的奥巴马政权还是现如今的特朗普当局,他们动辄就动用美国的武装力量,“直扑”某个国家,毫不犹疑地发动空袭或者进行导弹精确打击,至于发动侵略与战争,更是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常用词汇。类似这样的国家全球只有唯一的一个,那就是号称人类灯塔,代表人类公平与正义的美国。全球一切公正、客观的人们都完全明白(必须说明的是,中国的著名“公知”阶层却不在其列),当今世界最大的战争集团就在美国,其核心就是美国的执政当局。

比如,前几天,著名人物基辛格先生就先后在新加坡与北京等地一再强调说,“美中有足够意愿避免毁灭性战争”

窃以为,这句话有一半明白一半糊涂。一半明白的地方在于,显然,很久以来基辛格老先生就十分清楚,世界面临毁灭性战争的危险(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他三年前在《环球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若无世界秩序,人类或被摧毁》),而危险就来自于美国;一半糊涂之处在于,这位95岁高龄的老先生大概实在有点老了,因此糊糊涂涂把中国也扯了进来,在他看来,似乎是由于中国原因,似乎是中国崛起强烈地刺激了美国,因此美国才打算发动毁灭性战争一般。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当年中国还是一个贫穷、落后国家的时候,美国不是也制订准备了毁灭世界的战争计划吗?或者不客气的地说,当年这样的计划不是他基辛格老先生积极参与甚至一手策划的吗?老先生大概是太老迈了,因此把这点给忘掉了。我们很愿意这样善意地揣度这位95岁高龄仍然在国际舞台上奔忙的老东西。

所以,美国要发动世界战争,准备随时毁灭世界,有没有中国,有没有中国的快速发展都一样,美国都要这样干,同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基辛格冠冕荒唐、道貌岸然地说什么“美中有足够意愿避免毁灭性战争”,把中国扯进来,纯粹是可耻的讹诈。

但不管怎么说,基辛格老先生还是道出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如今人类世界仍然面临毁灭性战争的危险,而危险的策源地就是美国。

这说明,“美国威胁”是当今是世界对人类、对人类文明最大、最现实的威胁。

这一威胁对中国也不例外。对中国而言,“美国威胁”正变得越来越突出、紧迫、严峻,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恶化中美关系

中国官始终对中美关系抱有良好的期待,曾经希望同美国建设成为战略伙伴关系,接着又希望同美国形成全面合作关系,后来又希望同美国建成“新型大国关系”等等,是中国一直秉承同美国互信、尊重、合作、共赢的理念,为此所做出的努力不可胜数。

遗憾的是,美国所回馈的,总体而言,就是永远不知满足的贪婪,譬如轰炸中国驻南使馆,譬如南海撞机、譬如向台湾出售武器,等等。更加严重的是,自奥巴马执掌美国以来,美国日渐频繁地对中国抡起了大棒,开始在军事、政治、经济等各方面公开打压中国,越来越明确地把中国定位于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现在,特朗普政府赤裸裸地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把同中国的竞争当做美国最主要的战略任务,中国在实际上已经成为美国的战略对手,中美关系现如今已经完全背离的中国所设想的轨道,已经被美国当局恶化为对立与对峙的国家关系,一个良性的中美关系已经不复存在。照此光景,中美关系将越来越走向恶化。

其二、破坏中国与世界联系

出于打压中国的战略需要,美国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破坏中国同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最近一个时期,美国加快了这方面挑拨与挑衅的力度。美国副总统最近一次的亚太之行,所到之处无不以攻击中国为主旨。现在,美国要“改革”世贸组织,其意不再改革,而在于更好地限制、削弱中国,甚至借改革之机把中国踢出去;攻击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将其形容为中国的战略扩张,挖空心思地予以对抗破坏;捏造一些国家所谓的“债务危机”,把中国炒作成罪魁祸首,离间中国同一些传统友好国家的关系;挑拨中国导弹对俄罗斯的威胁,等等。美国正在竭尽所能地破坏中国同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政治关系以及脆弱的战略渠道。以前,人们将这样的活动冠名以国际政治领域之常用词汇曰“遏制”,其实,这已经不是冷战时期的那种“遏制”所能概括描述的了,确切地讲,这应该是一场明目张胆的战略屠杀。(任何人不妨设想,如果有人一直在你的同事与朋友中给你捏造罪名、泼脏水,离间你同他人的关系,这应该是多么肮脏与令人愤慨的事情)

其三、“新世界秩序”的诱骗

特朗普当局对各种国际协议与条约屡屡背信弃义地予以推翻,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既有的国际秩序很可能要被“美国优先”所捣毁,这已经是看得见的现实。面对这样的事实与现实,有人提出了所谓“新世界秩序”的概念,这个人就是著名的基辛格。

据报道,前不久,先后在新加坡与北京完成访问并发表了重要意见的基辛格,回到美国后又出席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2018年年度晚宴,在这个晚宴上,基辛格发表谈话称,“中美两国是可以共存的”。他希望中美能“建立一种新的经贸关系和对话方式,共同努力解決两国关系中存在的难题”,在此之前,他在新加坡发表意见称,“中美两国都应意识到,建立新的国际秩序是我们的重要任务”。

前后两次谈话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在基辛格看来,世界已经到了必须重塑秩序新的历史阶段了,中国必须认同这一点;在所谓的新秩序的名义下,需要重新安排中美经贸关系与对话方式(美国正在逼着中国这样干),以解决所谓“中美关系中存在的难题”,从而实现中美共存。

基辛格这样的意见表达,看似居中,俨然一副中美关系的和事佬的面孔,但实质是变相的敲诈,是秉承美国当局旨意阴险的掮客。我们不禁要问,难道中美两国之间的各种所谓“难题”,不是美国制造出来的吗?不是美国霸权行径之使然吗?为解决这样所谓的“难题”,搞什么“新秩序”,其目的就是要给中国下套,是要把中国的经济实力置于一个让美方放心的安全框架之内,与此同时也安排好美国,把“美国第一”落到实处。这样的居心何其毒也。

鉴于基辛格巨大的政治分量与影响,笔者估计,不久以后,美国方面就会拿所谓的“世界新秩序”这个网来捕猎中国。新加坡当局作为走狗,其政治嗅觉十分灵敏,闻风而动,李显龙已经放出话来,他2018年11月的东盟峰会闭幕式上表示,东盟国家有朝一日可能不得不在中美间做出选择,只希望这个时刻能来得晚一些。新加坡的这个动向,可看做是对“新世界秩序”一个很好的呼应。

其四、毁灭性战争的危险

如果中国不就范怎么办呢?譬如中国完全不理会所谓的“新世界秩序”,拒绝这个东西的诱捕,接下来美国要对中国做什么呢?

回答是,毁灭性的战争。这是基辛格手里的一张王牌。对于这张王牌,他已经多次打出,2015年他在中国《环球日报》发表《若无世界秩序,人类或被摧毁》一文是一次出牌,最近在新加坡发表谈话再一次出牌。他声称,

【“如果世界秩序持续被美中冲突所笼罩,那么这种冲突迟早会走向失控。这也是在欧洲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我们带来的历史教训”。

“冲突的爆发将彻底摧毁人们对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希望,我相信两国都能很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我们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美中两国之间爆发战争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世界性的和平要么是通过人类之间的互相理解实现的,要么是通过一场毁灭性的战争实现的”。

“我相信,美中两国有足够的意愿避免爆发这种毁灭性的战争。”】

在进行上述貌似公允实则赤裸裸威胁敲诈的训斥教育基础上,基辛格进一步向中国开出了价码,他说,“美中两国必须明白,双方各自都做出某种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撕下面具,摊开了他的底牌,即要挟中国必须做出牺牲,并坚称“这是不可避免的”。

他的这种这种说法,其实同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说法没什么两样,彭斯多次放出狂言说,“若中国谋求避免陷入与美国及其伙伴的全面冷战,就应该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行为”。他们两人的各自的说辞不过是一个意思的两种不同表达。

可能正是为了让中国“做出某种牺牲”,所以他才不远万里频频来访中国,假如他努力想说服美国做出牺牲的话,那就老实呆在美国,到白宫去游说特朗普等人好了。

如果中国不就范,美国就要向中国发动毁灭性的战争,这大概是基辛格与特朗普集团的“高度共识”,大概也已经成了美国政治统治者们的“高度共识”,更有可能也成了整个西方集团的“高度共识。最近,新闻报道频频传出西方政客规劝中国服从美国安排的各种消息,比如欧盟头脑要求中国在WTO改革问题上对美国让步,德国外长要求中国在军备问题上对美国让步,等等。

总之,美国正在准备对中国来一场“毁灭性战争”,而不是中国在对美国做这样的准备,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对中国十分严峻的威胁。

必须说明的是,除了上述威胁之外,美国对中国还有巨大的政治威胁,还有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上的威胁等。譬如,谁都知道,中国没有打算、也没有计划推翻美国的政治制度,但美国却一直矢志要颠覆中国政权。比如《百年马拉松》一书的作者白邦瑞就建议说,美国

【“需要将欲促成中国变革的专业人士联合起来,在美国内部建立一个庞大的联盟,其共同使命是实现中国变革,消弭在改变中国方面存在的有害及陈腐的观念。这一做法理应将美国国内支持达赖、人权、公民和民主自由的民运积极分子,跟与中国存在合作关系的部委、实业界人士联动”

“美国应当帮助中国的不同政见者,他们是华盛顿对抗北京百年马拉松计划的天然盟友”】

白邦瑞还透露说,

【“目前,美国存在6个支持中国民主进程的相对独立的计划,年度预算共计5000万美元。这些钱通常支付给中国国内的积极分子和境外的反政府人士,用于分化和解体共产党及其国家机制,深化市场改革”。】

白邦瑞在美国影响很大,是战略权威,他的学说对美国政府制定政策有很大的影响。

除了他之外,持类似主张的西方重量级学者还有很多,他们都坚持认为中国拥有一个跨越百年的战略野心,即取代美国而称霸全球。笔者以为,这其实是他们想要永久称霸世界一种心理的镜像反映:因为自己要永远称霸,所以就时时害怕他人也有这样的企图,一定要找出现行与潜在之徒。这是西方殖民文化中所固有的情结,这个情结已经积累延续了几百、上千年,不会因为什么“全球化”而发生改变,未来也不会改变。这些人都有巨大的影响,他们根据这样判断而提出的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建议,很多都得到了采纳落实。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是全面和全方位的,也必将贯穿中国崛起复兴的全过程,“美国威胁”十分巨大、十分可怕,同时也十分危险。

对此,中国应该怎么办呢?

对于来自美国的任何一种威胁,中国都应该找到正确的办法,都应该通过强有力并且正确办法将其化解、击退、打败,这是严酷的“竞争”,也是事关国家生死、民族存亡的大计。当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招见效,也没有什么对策就能够包医百病,都必须进行综合、全面与长期的奋斗抗争。

笔者以为,关于上述四个方面具体的威胁,中国也应针锋相对采取对策。

第一,进一步巩固同各国之间的经济联系

现如今中国经济严重依赖外部资源与市场,对外经济关系在国民经济体系中占比甚大,短时期内难以改变,也找不到相应的代偿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巩固同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其中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高举扩大开放的大旗,在一面易于为世界多数国家所接受的旗帜下,开辟中国更加多样化与多元化的外部市场与原材料产地,以支撑国内庞大经济体系的运转。这其中所要注意的有三点:

一是中国必须推动外经济联系主要方向的转向转型,尽快从以欧美西方联系为主转向以非西方联系为主。

二是在巩固同世界各国联系的过程中,破坏力量不仅有美国,还有日本、印度、英国、澳大利亚等美国帮凶,因此在这个领域必将出现有得有失、反复争夺、反复拉锯的状况,最近一个时期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缅甸、马来西亚甚至巴基斯坦等国同中国经济经济关系的波折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三是中国必须紧紧抓住那些美国及其帮凶所干预破坏不了的经济关系,譬如中国同俄罗斯的经济联系、同中亚等国的经济联系;珍惜那些同美国对峙对立国家的经济联系,譬如同伊朗、委内瑞拉、朝鲜、古巴等的经济联系。

中国需要明白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不能随着西方的指挥棒起舞,而应该逆之而动。

第二,不必回避同美国开展开展高技术竞争

现代高新技术是战略制高点,也是经济竞争的核心与要害,在这方面,中美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中国不应回避也无需回避。中国的经济在今天之所以还能够同美国抗衡一阵子,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固然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支撑在于中国有完整与完备的经济体系,而这个体系却是建国前三十年那个历史阶段建立起来的。事实上,在前三十年,美国对中国经济进行了全面的封杀,结果遭遇彻底的失败。说句实话,今天中国的经济固然庞大,但在抗冲击与抗打击能力方面,并不比改开前更强。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历史经验。这一经验告诉我们,自力更生是中国经济的立身之本,也是中华民族的立国之本。

为此,中国必须立足于建立完整全面的经济技术的自主能力,核心与要害技术必须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绝不能迷信什么国际分工、全球循环,而应自成体系。中国必须理直气壮地动用国家力量乃至全民族力量发展现代高科技,以全民族之力去迎接高技术竞争,而不必理会那些所谓新自由主义现代经济学家的刮噪与美国所谓的“关切”。中国一些“公知”所谓“实现科技进步的方式上听取外界意见,做出必要调整”,“我们需要将自己的发展计划与那些国家进行协调”等论调纯属胡说。谁都知道,高新技术大都与国防军工有关,有关这些东西的发展计划能同美国协调协商,能听取美国意见并作出调整吗?

第三,勇于面对同美国的军备竞赛

美国霸权对军事优势的追求永无止境。其中,军备优势是基础,拥有军备优势,就获得了军事战略优势,就可肆无忌惮地发动侵略战争,而侵略战争的胜利反过来又推动着美国军备优势的发展,二者交替循环、扶摇直上。现在,美国霸权在军备上有被中国缩短距离的趋势了,于是霸权主义者就不干了,就开始大喊大叫,竭尽全力在全世界炒作“中国威胁”,而中国的专家、公知们也跟着大喊大叫,起哄说军备竞赛亡党亡国、万劫不复。在他们看来,美国掀起军备竞赛天经地义,别人参与竞赛就大逆不道了。笔者认为,这完全是颠倒是非的胡说。

事实上,现如今人们都明白,前苏联垮台并非因为军备竞赛,说实话,如果没有前苏联军备竞赛所奠定的基础,现如今俄罗斯连“北”在哪里都找不到,更遑论同美国叫板掰手腕了。人类的高技术越来越向军事技术高端集中,比如人工智能武器、网络战工具以及空天武器等;也越来越向少数几个大国集中,比如美国、中国、俄罗斯等,中国必须紧紧咬住牙关跟上队列,不断缩小差距,而不能被甩出列,更不能自动出局,否则,就要导致一场民族的劫难,在历史的未来再次上演一场1840年面对西方“船坚炮利、以悍济贪”的故事(有关这个问题,可参阅笔者前些年文章《中美如果军备竞赛,谁能撑到最后》一文)。

第四,在对抗中做好有备无患的准备

当今世界能以战争来威胁中国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美国一直在以毁灭性战争来讹诈中国,这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从奥巴马的全球战略重心转移一直到特朗普的印太战略一直都是这样,基辛格不过是把问题当面向中国领导人挑明、并以此要挟中国妥协退让、做出牺牲而已。现在,人们都已经看到了,特朗普的政治团队是一个相当迷信黩武主义的战争集团,美国是如今世界上战争叫嚣最严重的国家,他们发动战争的热情正日益高涨,随时有可能对弱小国家发动战争,正紧锣密鼓地策划对中国、对俄罗斯的大规模战争。面对这样一个高度武装的钢铁巨兽与战争机器,中国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不能有任何绥靖、侥幸的心理,那根本改变不了“美国威胁”的严峻性与紧迫性,而必须做不测准备,必须有万全之计,这其中包括军事力量的整备、战场建设,包括国民经济的战时动员计划,也包括缔结牢固而坚强的国家间战略同盟等,总之,只有做最坏的准备,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

当然,上述四种办法,充其量也只是抗衡“美国威胁”的应变之术。对于来自美国霸权日益严峻的威胁,最根本还是要壮大加强中国自身的力量,包括物质力量与精神力量两个方面,二者缺一不可,都不可偏废。但仅仅有力量基础也是不够的,还要有灵活的应变手段。借用毛泽东主席的话说,就是既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又要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从而体现“变”与“不变”的有机结合。

现在已经到了中国必须灵活应变的历史时刻了。美国已经开始政治方向与战略取向转折性的大变,这是一种巨变,这种巨变完全有可能导致全球秩序的大改组,简单地说,全球战略气候可能要大变天。所以,中国必须做好世界经济政治秩序推倒重来的因应准备,其核心,就是要勇敢地面对“美国威胁”。当然,这样做,结果很可能是“中美脱钩”。出现这样的结果,难免会把中国的“公知”们弄得手足无措,让他们突然间成了没娘孩子一般伤心欲绝。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出发,要实现战略崛起与民族复兴,就必须知道挑战是什么,有挑战就构成威胁,有威胁就有敌人,在这问题上,一切爱国的中国人都千万不要听信一些中国“公知”们有关中国天下无敌人的谬论。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