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察

经济下行、裁员潮、高房价、高杠杆……即将遭遇资本寒冬?

作者:白丁  来源:激流网

这个冬天,大资本们能不能挺过来我们无法预测,但是人民在这种经济下行+裁员潮+高房价+高杠杆等的叠加效应下,无疑是站在了悬崖边上……

  “斗鱼欠我们一个说明,一个道歉。”12月7日,斗鱼海外部深圳裁员73人,有人预言这预示着资本的寒冬即将来临。铺天盖地的公关稿说着“优化调整”,但是真相又是什么呢?Winter is coming?

  首先,斗鱼在12月4日发出裁员通知,所有人都是N+1+年终×0.5×工作天数/365天×绩效系数。斗鱼给所有离职人员的打的都是C,即及格线。其次,虽然项目才开展几个月,几乎没有被裁员工在公司工作是满一年的,赔偿就非常少了,N可以说等于0.5,那就是结算1.5个月的工资,简直少的可怜。甚至针对一些外籍员工,“斗鱼以该越南籍员工和斗鱼不存在劳动合同为由,拒绝进行裁员赔偿”。因为这名员工入职一个多月,入职流程还在OA系统上,尚未拿到劳动合同。

  对比之前趣店传出的裁员200人,开出的条件也是N+1,但是在员工争取下公司同意出N+6.5的离职补偿,最后离职的员工人均拿到了将近10万的赔偿。相较之下,斗鱼未免太过寒酸。斗鱼员工也做过斗争,但是被“最先签字的前40人,可以获得5000块钱”的策略给快速分化。“镇压、收买、分化瓦解”是资本家在面临工人抗争的时候最常用的手段。一直以来塑造的优秀企业家形象在这时也都不值一提,吝啬的令人发指,在劳资双方的博弈中无所不用其极,有谁还会记得“都是一家人”的漂亮话呢?

斗鱼直播创始人兼CEO陈少杰

  斗鱼以最近三年高达70776%的增长率位列德勤2017年亚太高科技成长500强榜首,纵观斗鱼直播的发展历程宛如全程开了挂。2014年元旦成立,从游戏直播切入,之后2014年就开始冠名赞助国内顶级电子竞技俱乐部iG、皇族等,奠定了斗鱼游戏直播平台的基本盘。而在2017年便完成了D轮融资,并且于年底在全网所有直播平台中率先实现全部盈利。之后斥资十亿打造“主播星计划”,扩大主播阵容;深化“游戏+”策略,涵盖体育、旅游、科技、时尚等诸多板块,大大拓展了游戏直播平台的上升空间 。我们可以看到2017年的斗鱼一骑绝尘,全面开拓国内市场,可谓是占领行业发展先机。

  但是在2018年斗鱼直播诸事不顺,一月份,斗鱼宣布处罚旗下主播卢本伟100万元,并暂停其直播间直播;七月份,江苏网警接到网友举报,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早年的直播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作为调侃的笑料;十月份,斗鱼直播b总的“精日言论”视频流出,再一次引发舆论批评。斗鱼app还一度被下架。虽然在3月8日斗鱼宣布获得腾讯6.3亿美元投资,但这一消息同样不被外界所看好。因为同天虎牙直播宣布获得腾讯的4.6亿美元投资,两家公司在同一天获得腾讯的投资……虎牙在2018年5月11日登陆美国证券交易所,而斗鱼自4月发出上市消息至今仍没有进展。

  9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工信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六大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视频直播平台必须获得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才能提供服务。

  国内市场不顺畅的情况下,斗鱼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除了投资nonolive之外,陈少杰还在深圳设立了分公司,专门做海外拓展的业务,也就是如今遭遇裁员的团队Doyo。团队几个核心管理层都是从武汉外调过来的,除了早期几个员工外,很多都是对外招聘,并且要求不低,很多员工都是来自UC、猎豹、bigo甚至是腾讯;还有一些来自于海外的员工。很多人月薪都在7万以上。斗鱼对Doyo抱有很大希望,起码陈少杰是力挺这个项目的,但是最终我们也看得到斗鱼开拓海内市场以失败告终。

  “我面试的时候,谈到发展目标,面试官说的是今年铺开几个东南亚国家,2019年上半年进入日本,年中做中东市场,年底去到加拿大或者美国。”Doyo面试人员胡女士

  据有关人士透露,裁员前,团队开发并运行的某款产品已经实现了每天9000多新增用户,新注册用户每天开播2000多场,新增用户次日留存率达到了30%,海外的运营情况频频报捷,但是总部以“广州团队(nonolive)优于深圳团队(Doyo)之名进行优化”。

  这其中或许有高层内斗的影响,毕竟张文明和陈少杰对海外市场的布局意见不同,还存在一定的博弈。在游戏版号收缩,直播平台遭遇严厉监管的背景下,有人将这次裁员看作是斗鱼的一场内部震荡,但是这似乎并不只是斗鱼或者说游戏直播平台的一场寒冬。

  2018年6月,ofo小黄车被爆裁撤海外业务,总部开始大量裁员,随后数月间均传闻上海、西安等地人员裁撤及办公地搬家;

  2018年8月,互联网招聘平台拉勾网被曝光前CEO马德龙离职,公司大概有两百名员工相继离职;

  2018年8月,手机厂商美图传闻裁员600人以上,其图像业务等部门人员或许被小米收编;

  2018年8月。传闻网易杭州研究院和北京传媒部门裁员,且部分网络游戏部门也在裁员;

  2018年11月,互联网金融公司宜信被员工曝光裁员达三分之一左右,且必须在月底裁完;

  2018年11月,京东被曝光裁员,金融15%淘汰率、商城10%起步。更有传言称整体裁员比例在35%左右;

  2018年11月,传闻锤子科技开启全公司裁员计划,员工工资无法支付,裁员比例高达60%左右;

  2018年12月,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裁员,超80%“管培生”离开,裁员人数达20人;

  除此之外,全球最大的私营企业之一,丹麦拥有117年历史的清洁巨头ISS集团决定退出12个盈利不佳的市场,预计裁员10万人,约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5。有关分析师称福特裁员规模可达25000人,而通用汽车裁员约14000人。瑞典行业巨头宜家宣布未来几年全球裁员7500个冗杂的行政行业。富士康、大众、庞迪巴等也都被爆出裁员计划,官方称其为“重组业务”。

  另外,招聘岗位大幅减少也是事实。天风证券经过爬虫数据分析,发现在今年4月-9月期间,共消失了202万个招聘广告,其中1线城市占15%,2线城市占68%,3/4/5线城市各占8%/3%/6%。 横向看,2 线的占比下降最快,1 线占比提升,3/4/5 线变化不大。

  经济学家一直鼓吹是库存、竞争、成本导致的企业发展衰败,熬过了冬天必将迎来春天,试图稳定人心,但是现实情况是企业在经济下行情况下拿员工开刀,甚至在裁员时也不忘薅一把羊毛。内燃机带来的汽车需求叠加城市化对基础建设的需求,信息化带来了智能手机需求叠加各种服务业,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AI和新能源能否成为新的爆点,创造出刚性需求还是未知,但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加深,无疑成为了一道催命符。

  这个冬天,大资本们能不能挺过来我们无法预测,但是人民在这种经济下行+裁员潮+高房价+高杠杆等的叠加效应下,无疑是站在了悬崖边上……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