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安生:经济寒冬期的职业选择(中):图钉社会+一线城市

                 作者:安生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一线大城市和这些还能过得下去的地区,将来很可能吸引大批“经济危机难民”。对不是被有意选拔、调动进入一线城市的多数外来人口来说,这很可能是更加艰难的时期。

  1、有人说,希望知道我看好什么职业。其实,昨天已经说了一些,科技进步导致传统行业被淘汰。淘汰传统行业的是新兴行业,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的职业与新兴行业挂钩。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经验,有人脉,有功绩,可以高枕无忧。一个行业一旦消亡,经验、人脉、功绩,都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2、从知乎的问题看,互联网行业包括知乎,也开始裁员了。在经济寒冬期,只有相对安全的行业,没有绝对安全的行业。绝对安全的行业,必然吸引大量求职者,要么从业门槛提高,要么就业安全性下降。

  3、有人问,如果一个企业是全自动的,不需要工人的任何操作,那么这个企业生产的产品还有没有价值?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如果不考虑企业建设期间投入的原料,和后续生产投入的劳动,那么这个企业不就是自然界吗?大自然全自动地为我们提供空气、雨水、陆地、土壤、阳光,这些大自然的产品有没有价值呢?

  没有价值未必没有价格,有人能垄断土地,于是土地价格飙升,如果有人能垄断空气,那我们马上就能知道自由呼吸的宝贵。

  4、有人问,我还有没有《卢瑟经济学》,为什么二手书那么贵?

  这个问题其实不用问,因为《卢瑟经济学》绝版,我手头没有,所以二手书那么贵。至于什么时候再版,我也想知道。大约寒冬过去,春暖花开的时候吧。

  5、有人问,我预测过什么?

  经济方面的预测很多,可以去知乎看,政治方面的不说了。

  6、有人问,为什么寒冬好像突然降临?

  这个问题很简单。资本的发动机需要利润做燃料,各个环节的利润环环相扣,互相影响,一个环节停了,其他环节自然也会立即停下来。

  **********************************************************

三、图钉社会

  在经济寒冬期,在总需求大大萎缩,大量劳动被机器替代的背景下,社会演化为倒图钉型社会。

  倒图钉型社会的特点是基尼系数极高。社会顶层数量稀少,他们占有社会总财富和收入的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社会底层数量众多,他们占有社会总财富和总收入的小部分,甚至极小部分。与金字塔型社会不同,处于过渡阶段的中间阶层同样数量稀少,仅仅略多于社会顶层而已。不仅如此,随着资本势力的扩张,社会顶层和中间阶层的数量,还会不断下降,社会顶层控制的财富还会不断上涨。这样的社会,是0.1%的超级稳拿(winner)+1%的稳拿+98.9%的卢瑟(loser或者说屌丝)。

  金字塔社会演化为倒图钉型社会,出现三个变化:第一、顶峰越发尖锐;第二、中间过渡阶层数量减少,不断消亡;第三、社会底层不断扩张。

  与之对应,为三类人群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的数量和质量,比如出现相应的调整。在这样的社会中,为顶层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极度奢侈品往往不足,与中层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中档商品和轻奢品往往过剩,同理为社会最底层提供的低端劣质商品,也有广阔的市场。

  提供商品和服务,必须考虑为之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对象的特点:超级稳拿和稳拿有强大的支付能力,他们只考虑最高品质,不过多地考虑价格。卢瑟(或屌丝)没有什么钱,即使有点钱,他们的绝大部分收入也要用于住房(租房)、看病和子女教育,所余的支付能力实在有限,处处捉襟见肘。为他们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关键是便宜,首先要考虑价格,在价格尽量低廉的前提下,适当考虑相应的品质。所有商家都应该扪心自问,自己在为什么人提供商品,这些人需要什么,在社会中占多大的比例,支付能力如何?如果没考虑清楚这一点,那么商品或服务滞销是很正常的。

  比如零售业,就向两个极端发展,高端的高级会员制商场和低端的电商。

  一方面,面向社会中层的超市、商场纷纷关店。

  沃尔玛

  近日负面消息频出,9月末,在全资控股1号店后,1号店却被曝出内部有大量中层以下的经理或主管准备离职;10月初,沃尔玛宣布总部运营中心裁员450人。与此同时,华润集团旗下华润深国投投资有限公司拟以合计33.35亿元的挂牌价格,转让所持的21家沃尔玛35%的股权项目和相关债权。沃尔玛宣布该公司预计其2017财年的盈利将下滑6%到12%。10月14日,沃尔玛股价盘中重挫10%至三年新低,或创下15年来单日最大跌幅,市值跌掉200亿美元。虽然沃尔玛在2013年到2015之间经历框架结构深度调整、战略升级和低利润门店的优化升级,但在零售业持续进入深度调整期的背景下,其尚不能走出近两年的发展困局。

  乐天玛特

  近日,韩国乐天集团旗下的大卖场品牌乐天玛特,关闭了南京唯一的一家门店。在此之前,其于山东市场已经连续关闭4家门店。

  另一方面,面向社会顶层的高档超市却在迅速拓展业务。

  山姆会员店

  在电商冲击下,实体零售业的发展遇到了寒流,包括沃尔玛在内的大卖场一度陷入了关店潮,但沃尔玛的另一种业态——山姆会员商店,却展示出了勃勃生机,时有新店开出。山姆会员店隶属沃尔玛百货公司,是连锁会员制商店,相比沃尔玛超市,这里的准入门槛更高,购物的首要条件是必须成为山姆的会员,办理会籍,缴纳年费。山姆会员店是仓储式卖场,集仓库和超市于一体,专为中高层收入人群提供购物服务。

  以社会顶层占总人口的1%计算,一个2000万人口的大城市,存在20万高端人群。这些人对日常消费品的需求,比如生鲜、粮油、零食、日用品,都不是一般的面向大众的超市或者质量并不稳定的某宝能满足的。于是,这种高档超市,应运而生。

  另一方面,对绝大多数社会成员来说,则是能省就省,能便宜就便宜,某猫比实体店便宜,就选择某猫——虽然他们也知道在某猫上购物,有一定的几率买到假货。

  某猫的例子告诉我们,为底层提供廉价商品,是可以赚大钱的。当然,与之对应的代价,是许多传统商业模式纷纷倒闭破产。

  为社会两个极端服务的商业模式都运转得不错,中间部分赔得要死——因为社会中间阶层注定是要不断消亡的。

  餐饮行业也是一样。

  极端奢华的顶级餐厅和低端的烧烤摊都有发展空间,中间高不成低不就的中高档餐厅经营困难。

  这种情况不会到此为止。随着社会分化,绝大多数行业必然分化为两大类:为顶层服务的私人订制品和为底层服务的廉价伪劣品。

  比如,对讲究服饰的顶层来说,今天,许多有钱人以穿名牌服装为荣,将来,真正的社会顶层的服装,全部由知名的裁缝店量体裁衣,量身定做,私人订制。当然,私人订制服装的价格,要比名牌服装的价格高一个档次。

  对社会顶层来说,如果自己的服饰不是私人订制,都不好意思和出于同一基层的朋友打招呼。

  比如,对食品消费占总支出大部分额的底层来说,今天的廉价食品是使用廉价转基因食品、人工奶油加各种食品添加剂制作,将来则可能进一步采取更廉价的原材料。须知,当年欧洲曾经有专门为底层提供的掺杂白垩粉的面包。

  《食品化学》内容简介:饮料美酒,零食小吃,美食大餐无一不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但是你究竟对它们了解多少,我们每天吃的食品中到底含有哪些成分呢,就让《食品化学》这本书带你走进神奇的食品化学世界。你将会看到世界上第一种甜味剂是在一个多么偶然的机会下发现的,古罗马的面包师傅又是如何用白垩粉和牛饲料给面包掺假的。食盐中为什么要加碘?防腐剂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是绿色食品?可口可乐里面到底含有什么神奇的原料?这些问题就让《食品化学》来一一为你解答。

  再比,如居住条件和教育条件。

  长岛路德中学是一所私立日制男女合校,已获得美国独立学院协会(NAIS)和纽约州独立院校协会(NYSAIS)认证,曾被美国教育部评为“杰出学校”。学校把升学指导课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自学生九年级开始,学校便为其提供升学指导课程,帮助学生了解大学申请的各种重要因素。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认真负责,与学生以及家长保持良好的沟通,帮助每一位学生申请到最理想的大学。学校还为学生开设论文指导课程,给学生的大学申请论文提供具体全面的指导,帮助学生完善论文,增强申请优势。另外,学有余力的学生还可以通过学习大学课程获得大学学分。2012年,该校前10%学生的SAT成绩达到2154分。学校还提供丰富多彩的活动,主要为学生俱乐部、各种体育项目以及校外活动等。

  更不用说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原型大名鼎鼎的伊顿公学了。

  未来的贵族学校要培养新一代的超级稳拿,现在主流的学校显然不能满足这个目标。

  此外,还有一些高档私人服务,比如私人医生、私人营养师、私人教师、私人教练(这不是现有的私人教练,而是顶级运动员担任私人教练,比如,8届奥林匹亚先生李海尼为霍利菲尔德当教练,想象一下,林丹教你打羽毛球,占旭刚教你举重,张怡宁教你打乒乓球……)等等。

  目前为0.1%的超级稳拿和1%的稳拿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行业,非常稀少,有相当的发展空间空间。

  不过,这类商品和服务的对象,超级稳拿,注定稀少。

  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分层的加剧,卢瑟(或者说屌丝)会越来越多。为他们提供的廉价的服务和商品也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做好针对卢瑟的生意,一样能发大财——所谓,得屌丝者得天下。

  比如在居住方面,许多城市已经出现混租,下一步完全可能出现笼民。

  下一步,香港的“笼民”和日本的胶囊公寓可能就会流行开来,。

  把破旧的房子出租给“笼民”,其实是很赚钱的。

  胶囊公寓,其实生意也不错。投资高一些,单位空间人数少一些。不过,很适合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中下层。

  在实行三班倒,夜班比较多的地区,甚至可能会出现英国历史上出现过的租“热铺”现象——两个人合租一个床铺,一个人白天工作,一个人上夜班。

  一般来说,幼儿和青少年教育也会比较繁荣——经济越困难,家长余额舍得花钱,让子女接受良好教育改善命运。(大人对自己的再教育,一般就比较吝啬了,一是没有钱,二是没有时间。即使去学,也是短平快,希望尽快获得经济效益的科目。)

  不过,教育市场的繁荣受制于原有的公立教育体系。现有的公立教育体系,脱胎于为全民提供精英教育的时代。只有现在有的教育体系通过素质教育改革彻底烂掉,家长不得不为孩子获得最基本的教育砸锅卖铁,教育才会成为真正的金矿。

  那时,家长再想让孩子学英语和数学,就砸锅卖铁找李光宇这样的民办教育家吧。那时的高考,不靠英语、不考数学,考什么呢?或者,根本就不要考试?

  阿玛尼少年说出了多少稳拿的心声?

  未来,卢瑟孩子接受的教育,一般是公立学校。按照目前公立学校不断素质教育改革的趋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和国外的公立学校接轨。公立学校的老师待遇,显然比不上才大气错的私立学校。再说,公立学校培养的对象和培养的目标也和私立学校完全不同,因此也不需要老师有多高的素质。现在对公立学校老师的素质要求变态,只能说明一件事,就业困难,高素质劳动者被迫从事低素质就可以胜任的岗位。这与前面提到的,老法师从事小菜鸟就能胜任的工作的道理一样。

  娱乐方面两类人也不一样。

  这是超级稳拿的娱乐方式之一。

  这是卢瑟(或者说屌丝)们的主流娱乐方式之一。

  再比如,许多人觉得喊麦很LOW。

  对商业行为来说,LOW不LOW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表演形式迎合了一部分没有多少高雅艺术修养的底层的需要,获得了相应的利润。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不是要问这样的社会结构合理不合理,而是要扪心自问,如何在这样的社会结构找到自己的位置,并生存下来。

  两类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之中,却有完全不同的相互平行、永不相交生活方式和生活轨迹,这并不稀奇。

四、一线城市

  地球的夜景是很美的。

  从卫星看地球,人口不是均匀分布的,沿海发达地区的人口要远远多于内陆落后地区。另一方面,内陆地区,即使有一定的人口数量,其经济条件也落后于沿海发达地区,往往节约用电。所以,直观的表现就是,发达地区,人多,钱多,灯火通明;落后地区,人少,钱少,黑灯瞎火。

  这张图片更明显,大多数人口汇聚在北、中、南三个城市群。

  与农耕时代,生产的主要产品是农产品不同。工业化时代,生产中心本来就有集中的趋势。这种生产中心,一般是拥有深水良港的沿海城市。

  市场经济条件下,数量众多的小农对自己的农产品没有议价权,对自己要购买种子化肥农业也没有议价权。所以,农民注定受到双重压榨,是本国之中相对贫困的人口。全球都是如此,美国也不例外。因此,为农民服务的小城镇注定不会富裕。考虑到运费等成本,工业一般也不会再内陆地区设厂。金融服务业更不会远离自己的主要客户——否则怎么实地考察客户经营情况。除了采矿业,其他行业也很难深入内陆。

  还有些国家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合二为一。

  以这些城市为核心,形成城市群,这些大城市群聚集了大量的人口。

  各国主要经济行为,发生在这些城市。这些城市是各国经济中心,从全国各地汲取的剩余价值在这里分割。这里汇聚了各个国家最富裕的人群。

  另一方面,各国其他地区的人群必然涌入这些城市寻找就业机会。此外,还有一些国家通过选拔考试、选拔调动等方式,从全国各地宣布精英,并把这些精英安置在这些一线城市群。

  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最终的结果,是全国各地的人群都在这样的城市中汇聚。

  这些外来人口中的一部分从事一些只能在这些城市存在的工作,比如各种需要规模优势的三产服务业(金融产业的核心部分、贸易、文化、艺术、教育、广告、传媒、体育等等),比如政治中心的政务管理,比如为最富有的人群提供各种专项服务(各种高端服务、私人订制等等)。

  如果这些城市是教育中心,这些城市往往也是科技中心,还会有一部分外来人口从事一些高科技研发、生产工作。

  此外,还会有另一部分外来劳动者为庞大的总人口提供各种基本生活保障(交通、医疗、治安、餐饮、娱乐、清洁、物流、各种中低端体力劳动等等)。

  这种现象是各国的普遍现象,如果看过《深夜食堂》的读者,应该知道相当一部分食客都是从农村地区进入东京的“东漂”一族。这些人有的从事体力劳动,有的画漫画,有的卖快餐,有的给打零工,还有一个从著名景观“亲不知子不知”来的女孩给食堂老板帮工……当然,也有颇有姿色的女子从事风情行业,或者给有钱的公司经理当小三。

  在计划经济的时代,除非拥有这些大城市的供给配额,否则外来人口是很难长期在这些城市逗留的。在一切生产、生活资料全部市场化供应的时代,这样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

  总之,这些城市汇聚了全国的财富,人口会迅速膨胀。

  北京的五环和六环之间有着独特的生存逻辑,在这里,人们来自全国各地,他们的普通话带着乡音,生长于城镇或乡村,心思与志向却执着于他们想象中的首都北京。每一天,这里都像是春运中的大城市,几百万人准时离开,而他们所去的并不是故乡,只是一个解决生计、饱含梦想的开始。他们住在一个临时的家,一间可以睡觉,每月只需要1000块钱左右,就可以拥有短暂生活和爱情的地方。他们是这座城市中的临时居民,暂住者,既进不了城,又回不去故乡。

  这些人来到经济发达的大城市,给当地人带了更多的财富。比较勤快的当地人,可以像深夜食堂中的老板那样,开个小店,生意兴隆。比较懒惰的,直接可以出租住房,获得地租。这些土著居民,即使游手好闲也可以生活安逸。

  除了极少数从事高端服务业的精英和国家选拔的精英,这些人中的大多数的生活往往相当艰苦,因为他们收入中的相当一部分,要以地租的形式上缴给土著居民。虽然他们之中,相当一部分人的工资水平往往并不低,但是他们很难攒下足够的存款,在发达城市拥有立足之地。

  对他们来说,工资上涨的速率远远比不上房租和房价上涨的速度。不仅如此,当地土著居民往往拥有种种或明或暗的福利和特权,外来人口要享受类似的待遇则要额外支付高昂的代价。

  有个笑话,两个人聊天:

  甲:我985毕业。

  乙:我有某京户口……

  甲:我在世界500强工作。

  乙:我有某京户口……

  甲:我年薪30万。

  乙:我有某京户口……

  甲:你还能说点别的吗?!

  乙:我原先有三个单元出租……刚刚拆迁……

  这些外来人口往往犹豫,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如果回老家,他们往往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如果继续留在发达城市,他们又难以立足。何去何从,让他们左右为难。年龄渐渐老去,又看不到希望。

  从长远看,财富必然是单向汇聚的。这种人口的单向汇聚过程是必然的,也是不会逆转的,内陆地区,二三四线城市的工作机会必然是不断减少的。这些犹豫是不是应该继续留在核心大城市的人群,如果回到老家,日后难免再次出来,即使他们能侥幸度过自己的时代,他们子女也难免要再次离开故土,再次奋斗在一线城市的边缘。

  读过魏裴德所著《上海警察》的人,应该对其中第一代移民进入上海时的艰辛颇有印象。对进入一线城市的外来人口来说,第一代都是要支付成本。这个成本,迟早要有人支付,现在的一代不愿意支付,他们的子女要支付。

  今天许多当年出于战备目的在内陆建设的三线工业城,已经人去城空。将来这种趋势只能更加明显。就业的机会越来越少,留下来的人,将面临不得不离开的窘境。

  所以,苦虽苦,留在一线城市,是值得的。从长远看,是无可奈何的,也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不仅如此,经济寒冬期,会加剧人口向一线城市的移动。一旦其他地区经济陷入绝境,大量人口就会流出,进入经济相对还过得去的地区找谋生的机会。这种现象与农耕时代的逃荒大同小异。历史上,每次周边地区遭遇严重的灾荒或战乱的时期,也是上海人口激增的时期。

  比如,当年海外重工业品迅速涌入我国,由于计划经济时代积累不足,又缺乏对本国重工业的保护,导致原先某重工业基地经济崩溃以后,大批当地人外出谋生。于是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某地口音。那些留在老家,希望能看到经济转机的人,现在日子依然过得很艰难。

  东三省财政告急

  受经济下行影响,当前东北地区财政运行情况不容乐观。大批企业亏损、停产、裁员,多数重点行业税收下降,黑龙江、辽宁超过七成重点行业税收负增长,个别县乡拖欠工资的问题或难避免。(《经济参考报》)

  相比之下,东部沿海某市和东南沿海某市,只要有某里巴巴和某讯在,就是还能过得下去的地区。

  一线大城市和这些还能过得下去的地区,将来很可能吸引大批“经济危机难民”。

  对不是被有意选拔、调动进入一线城市的多数外来人口来说,这很可能是更加艰难的时期。对土著居民来说,这很可能是更加安逸的时期。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