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察

警惕美国通过金融人才培养控制中国金融——营造“大金融”理念下的金融关系相协同的新场景

作者:王建青  来源: 察网

从金融理念、规则制定、体制构建上,中国都深受美国影响。特别是在金融人才培养上,中国的金融教育、人才培养美国化倾向很深。一方面我们学得了先进金融理念、知识、技术,另一方面,也深埋了金融发展的隐忧。如美英等金融教练型资本主义发达经济体,依靠向学生型新兴经济体输出理念、价值观、理论和标准,来影响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的体制,使其体制更使金融发达经济体熟悉和易于操控和进出,获得类似软件的“后门和天窗”。如高盛对中国金融人才的培训,对做空机制、资本自由流动等的鼓励,从而把从新兴经济体抽取的储蓄,以资本的形式再投向新兴经济体,利用其娴熟的经验和后门钥匙。

警惕美国通过金融人才培养控制中国金融——营造“大金融”理念下的金融关系相协同的新场景

金融在经济发展中起着巨大的融通作用,它将经济各要素有效组织和驱动起来,形成了经济发展体系。金融在国际商品、服务贸易中起着导向和发现作用,有效地构建起全球产业价值链体系。

一、金融与主权、主导权

在金融领域,要自主学习,不能丧失主权。我们的金融资本市场改革创新,一定以中国国家利益为考量,我们的金融市场不是配合别国金融操作的工具和场所。此前,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机制”。这是有智慧和定力的判断和做法。与此同时,还要注意开放度的节奏,研判博弃对手的真正意图,美国极力主张的、推荐的、施压的,恰恰是中国应该谨慎应对的,这正如中国极力主张的高技术自由贸易、中国对美技术企业投资,美国以安全为由极力反对的道理一样。

二、金融与发展阶段、迭代升级

中美在体制特点、所处发展阶段上,差异很大,存在许多不同之处,美国现行做法可能与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体制机场并不适配,客观上存在代差。如果金融是按照代际规律向前推进的,处于低级别的金融体与处于高级别的金融体在博弈中,要努力发挥自己的要素禀赋,采取发展经济学的递进加强发展思路,发挥后发优势,集聚自身优势稳步发展,有自己的节奏和路子,先形成局部优势,再累积扩散为全面优势。如中国搞金融科技、数字货币、移动支付就是在发挥后发优势,利用新业态、新模式积聚的力量,实现换道超车。

三、金融与历史经验、教训

在美国资本金融市场发展历史中的一些做法,一些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给我们现在的金融工作提供了借鉴、警示案例,例如美国的金融危机机理,应对我国有所反面警醒,我们要通过结构性改革和系统性手段,防范类金融危机的各种不利因素激化共震为系统风险。

四、金融与政治、军事

美国在金融上的领先,还在于金融与政治的协同,与军事的协同,美国将军事与金融做为两个手段来配合使用,合力实现美国在与主要竞争对手的博弈中的国家利益,并且美国的军事手段,实际上从大的战略上是配合金融战略操作的。中国在学习美国的金融时,不应仅从局部上看、战术上学,还要从全局看、战略上是配合金融战略操作的。中国在学习美国的金融时,不应仅从局部上看、战术上学,还要从全局看、战略上学,从更高的层面、更宽的视角,来看待金融、来运用金融。

五、金融与科技、先进管理

金融本身的威力,还是有限的,金融与科技能力、产业能力、管理能力的深度融合与绑定,才能使金融具备超级的核爆能力,才能形成资本聚合能力。中国金融走出去的是国内的储蓄,中国储蓄资金进入美国、欧洲、拉美,大部分流向了国债、非技术、非优势产业部门,大多进入了院线、足球、房地产、资源等行业,很难进入其实力企业,原因就在于我们的资金没有技术、先进管理做为其支撑,资金回报率往往是跑输利率的,而美国进入中国的是资本合力,美国在中国投资是有巨额利润回报的,就是源于其跨国企业、金融机构的技术、产业、管理的超强整合能力。

七、金融与人才培养、引进

美国是发达金融体,中国是发展中金融体。从金融理念、规则制定、体制构建上,中国都深受美国影响。特别是在金融人才培养上,中国的金融教育、人才培养美国化倾向很深。一方面我们学得了先进金融理念、知识、技术,另一方面,也深埋了金融发展的隐忧。如美英等金融教练型资本主义发达经济体,依靠向学生型新兴经济体输出理念、价值观、理论和标准,来影响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的体制,使其体制更使金融发达经济体熟悉和易于操控和进出,获得类似软件的“后门和天窗”。如高盛对中国金融人才的培训,对做空机制、资本自由流动等的鼓励,从而把从新兴经济体抽取的储蓄,以资本的形式再投向新兴经济体,利用其娴熟的经验和后门钥匙。一方面,获得非等量级性竞争利润,另一方面,获得向学生所传授技能的逆操作利润。因此,我们必须找到安全的、先进的、以中国金融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人才培养体系,不能全盘美英化,也不固步自封,应紧密结合中国经济发展实际、本土实际,自主、自信的主办中国化现化化的金融教育体系,在汲取世界先进金融文明成果基础上,为中国所用,服务中国经济发展。

金融的影响力不是单一部门,而是全体部门,金融业发展己进入“大金融”时代。我们要有“大金融”时代的敏锐与智慧,协同好金融发展的各个关系,使中国金融在完成服务本土经济实现强大的历史使命中,创造性选择中国金融的发展路径,由后发到平齐,由平齐到超越,实现对世界经济的方向性引领。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