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

2018美军思路转型:战备、大国竞争、中国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虽然不如《allhands》官方,但USNI主办的《Proceedings》类似于美国海军的综合学术期刊,以刊登海军军官、专家学者的探讨性文章为主。通读2018年的文章,收获颇丰,归纳起来三个关键词:战备,大国竞争,中国。

美国军队.jpg

经过2017年的撞船事故后,“战备就绪”是2018年初的主要议题:美国海军准备好了么?这样的事故为何会一再发生?就这样能“今夜开战”么?包括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于是1月份就发表了退役海军军官凯文艾尔的一篇文章《我们水面舰艇部队发生的事情》,彻底审视了过去20多年来的一些高策决策和决定——看似都是冠冕堂皇的好的出发点——却逐步掏空了水面战舰部队的力量。它回答了每个人内心都在问的一个问题:为何2艘宙斯盾战舰都跟商船撞了?同时还有几篇文章探讨了水面战舰军官的培训、值班人员的培训问题。

而5月号,太平洋舰队情报局局长戴尔利瑞拉的一篇具有挑衅性的文章,设想了未来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一场不太遥远的海战,然后美国海军被解放军击败了——《我们如何输掉了太平洋海战》。这是今年阅读量最多的一篇文章,在编者看来,它是开创性的。同时陆战队中尉丹尼尔 斯特凡斯发表了另一篇文章《我们战舰如何从内部腐烂》——对海军的战备水平的缺陷进行了详细而严厉的审视。还没完,另一名海军中尉布伦丹-科迪尔还发表了一篇《人员过载》,指出为了省钱,宁可削减人员费用来向武器装备倾斜,其恶果就是人员数量不足,训练不足,结果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没有任何先进武器装备能够取代训练有素的人员的模块化、适应性和效能!

美国军队一.jpg

大国竞争——尤其是中俄两国——就像1月发布的美国《国防战略》显要位置提到的那样,成为今年的焦点。2月3月和5月,太平洋舰队司令“大光头”斯威夫特上将专门撰写了一系列从舰艇为中心的打击,向以舰队为中心的打击,转变的文章。斯威夫特上将曾经担任过航母打击群司令,太平洋战区司令部J3,第七舰队司令。他指出:站在大国竞争的角度,必须重新掌握指挥和控制的艺术,争夺制海权,而不是一切交给计算机。指挥的艺术从冷战以来反而逐步被遗忘了,这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建议海军应该从新回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舰队问题”fleet problems的年代,习惯在战争迷雾中去来探讨未来的战略、战术、指挥决策的智慧和艺术。

3月的国际海军论坛上,20多位世界各国海军高官都提到了美国的盟友如何看待“高端威胁”(就是与大国的高烈度战争啦),爱沙尼亚一名海军高官写了一篇《波罗的海的地理困境》,以及俄罗斯如何能够击败北约的很有见地的文章。

4月,一名海军高官马克梅特卡夫写了一篇《中国将在地区安全中发挥更大影响力》的文章,提高到了应该领会中国老话“屁股决定脑袋”,多换位思考中国的处境,才能理解其思想和出发点,才能做出自己的合理决策。另一篇海军军官爱德华的文章里面探讨了《战术核武器的回归》关于俄罗斯海军战术核武器使用原则的一些问题。而海军上尉hanacek的文章《存在不等于威慑》则提到了一个观点——美国海军在亚太的前沿部署和前沿存在其实形不成有效的威慑。

5月,海军尼古拉斯-纳皮少校的一篇文章分析了美国盟友在未来中美大战中可能采取的地缘政治行动——《他们会跟一起打中国么?》,提出如果要让这些盟友足够可靠顶用,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要解决。而海岸警卫队大卫拉马西尼上尉的一篇文章《打造21世纪的大白舰队》也从构建盟友之间海警力量协作的角度谈了如何为大国对抗提供额外的海上力量。

针对大国对抗,进行高端战斗准备(大国高烈度战争)是7月份“战争征文比赛”的主题,获奖作品包括savitz博士一篇《重新审视水雷战》,维克多少尉一篇关于电磁机动作战的文章《静默作战》,米兰维格尔一篇《任务式指挥与零容忍无法共存》,以及退役司令卡尔格雷厄姆一篇《任务式指挥中的幻影》。最后这篇也是关于高端对抗中的电磁环境的。

10月份发表了两篇专题文章《去浅海,直面安静常规潜艇》,《在体系中独立作战》,提到了美国潜艇部队在高端对抗中的作用。此外,退役上尉donegan的一篇文章《重新定义航母打击群》提到:海军需要重新考虑航母打击群在355艘海军舰队中的作用,特别是应对未来的高端战斗,而不是现在反恐治安战。

11月的一篇历史文章《中国已经领略到两栖作战的价值》中,海军准将bowers专门提到了中国解放战争中的两栖作战问题,以及现在的解放军如何打造一支现代化的两栖部队,来确保未来的台海统一战争。

而把中国问题推向高潮的,是一篇必读的中美大国战略竞争文章——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10月10日在一次大会上的主题演讲《如何避免与中国的战争》,提到了中国的大战略,中美两个全球最大军事和经济大国之间的关系和状态,这种关系和状态如何影响世界。另外,这个大会也很与哦意思,是10月10日在美国海军学院举行的,名为——中国的新挑战。

预计2019年将把这种备战大国对抗的态势继续下去,建立和保持好的战备状态、采购合适的作战平台和武器,变革海上领导模式。总之,避免战争的最佳方式就是为此为战争做好准备!

默虹点评几点:

1、美军类似的杂志很多,提供了很好的思想交流碰撞的平台,保持整个群体的思维新鲜和活跃;

2、作者里不少是初生牛犊的尉官,和无所顾忌的退役高官,敢说话,说真话;

3、大部分都是挑毛病,找对策。提问直接,剖析尖锐,观点明确。不客套,不八股。

4、最后从2018年关注的问题“大国对抗,战备,中国”。可见,作为领跑者的美军依然很务实,自我批评很带感,危机感十足!那么作为后来者该怎么办呢?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