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十年,我海军亚丁湾护航6600余艘船

作者:郑蔚  来源:文汇报

u=4160345135,2896371054&fm=173&app=49&f=JPEG.jpg

▲海军陆战队特战队员在亚丁湾护航中,进行直升机滑降训练。(摄/钟魁润)

“中国海军,我是‘天裕8号’,你在哪里?”海口舰的甚高频中,传来一声声急切的呼喊。

“我是中国海军,正在向你接近,请放心!”这是2009年2月9日上午,我海军首批亚丁湾护航编队中的海口舰正前去接护被索马里海盗劫持88天后获释的“天裕8号”渔船。

船上已被洗劫一空。海口舰顶着5米高的涌浪,将救命的燃油、药品、衣物和官兵本来准备过节的汤圆、罐头、牛奶,送给了劫后余生的渔民。那天正是中国的元宵节。

“天裕8号”驾驶台前挂出了两块标语:“感谢祖国,祖国万岁!”“感谢中国海军,你们辛苦了!”

不知死,焉知生?曾被海盗用枪指着,更知祖国必须强大!

2008年11月14日,天津远洋渔业公司的“天裕8号”在肯尼亚海域被海盗劫持;12月17日,“振华4号”在亚丁湾遭海盗侵袭,所幸被机智勇敢的船员击退。

3天后,中国政府宣布,根据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并参照有关国家做法,决定派海军舰艇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实施护航。

6天后,2008年12月26日,我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武汉舰、海口舰和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从三亚某军港鸣笛启航,对深蓝的大洋宣示:中国海军来了!

u=879530056,1345882573&fm=173&app=49&f=JPEG.jpg

▲2008年12月26日,中国海军首批亚丁湾护航”全家福”:导弹驱逐舰、海口舰和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以及舰载直升机部队。(摄/李唐)

10年后的今天,我第31批护航编队的两栖船坞登陆舰昆仑山舰、导弹护卫舰许昌舰和综合补给舰骆马湖舰,在亚丁湾海域继续遂行祖国赋予的神圣使命。

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是人民海军成立以来历时最长、规模最大、出动兵力最多的海外兵力行动,是中国继600多年前郑和下西洋之后走向远海的一次重大实践,是新时期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担负国际义务的重要战略举措。

记者从海军有关方面获悉,截至今日,海军先后派出31批护航编队、100艘次舰艇、67架舰载直升机、26000余名官兵,执行护航任务1198批次,安全护送了6600余艘中外船舶,成功解救、接护和救助了70余艘遇险中外船舶,抓捕了3名海盗,确保了被护船舶和编队自身绝对安全。护航编队还先后圆满完成了利比亚和也门撤侨、叙化武海运护航等任务,全面提升了海军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剑指深蓝,以快制快驱离“群狼”

亚丁湾,是远洋轮自地中海穿过苏伊士运河、红海、曼德海峡进入印度洋的必经之地,连接着大西洋和印度洋,因而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峡之一。每年,这里有2万多艘各国船只通过。

10多年前,亚丁湾的海盗日益猖獗。仅2008年,海盗侵袭事件就高达293起,严重威胁着各国船员和船舶的安危。海口舰舰长樊继功告诉记者,远洋轮如果不走苏伊士运河、亚丁湾,而绕道好望角,海上航线就要延长9000公里左右,航行时间则会增加7至10天,令运输成本大大增加。

亚丁湾海盗已成国际公害。2008年,联合国先后通过1816号、1838号、1846号和1851号决议,呼吁并授权各成员国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遂行护航。中国船员的生命安危、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召唤我人民海军不远万里、剑指深蓝!

u=4032687466,3796022245&fm=173&app=49&f=JPEG.jpg

▲2008年12月26日,中国海军首批亚丁湾护航编队在三亚某军港解缆出征。(摄/李唐)

经南中国海、过马六甲海峡,迎着孟加拉湾的巨浪,跨越印度洋,经过11个昼夜的连续航行,我首批护航舰队抵达亚丁湾,旋即投入首次护航行动。

那是2009年1月6日上午11时,在预定的接护点,舰队开始对我国“河北翱翔”号、“晋河”号、“观音”号和“哈尼河”号实行伴随护航。武汉舰领衔在先,4艘中国商船呈一路纵队跟进,海口舰随后侧卫,直升机凌空警戒。44小时后,抵达约600海里外的解护点,首次护航圆满完成。

u=3960484525,1891163827&fm=173&app=49&f=JPEG.jpg

▲中国海军武汉舰在亚丁湾为中外商船护航。(摄/李唐)

曾2次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的海口舰副政委严冬说,在前10批护航编队实施伴随护航时,经常一个航次就会有20-30艘中外商船申请加入,即使船队以“2路纵队”行驶,考虑到每艘商船之间必须保持1海里以上的间隔,整个船队也可能有近20海里长,这增添了护航舰艇反海盗的风险和难度。更何况,每艘商船的航速和状态不同,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情况。在护航途中,就曾有外轮提出“我船需修理主机”,于是,我舰就用直升机机降特战队员,对其实行随船护卫,直到船驶入安全海域。

“亚丁湾海盗作案有什么特点?”记者请教樊继功舰长。

“海盗主要采用伪装隐蔽、突袭作案的方式,通常会以一艘母船带几艘、十几艘甚至几十艘小艇出海。在没有找到易下手的劫持对象时,海盗装作正常打渔的渔民;而一旦发现行驶速度较慢、船舷又较低易于攀爬的船只,就会采用群狼战术,以40节左右的高速进行围堵。商船通常航速10节左右,如果既没有充分的反海盗预案,又没有舰艇护航,被劫持的危险性就很大。”

“天裕8号”的船员获救后说,被海盗劫持的那天,他们在肯尼亚海域打渔。因为有合法的手续,所以最初对驶来的快艇没有足够警惕,等快艇靠近时发现对方不是军人,但为时已晚。

u=3657779059,363927101&fm=173&app=49&f=JPEG.jpg

▲我护航军舰将曾被海盗劫持的“天裕8号”渔船安全接护到安全海域,船员恋恋不舍地与我舰艇告别。(摄/肖勇利)

战争中,唯快不破。以快制快,方能制胜。即便是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反海盗,亦如此。

快速反应的前提是时刻保持高度戒备状态,尽早发现,尽早预警,提前处置。自进入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后,我护航舰队始终处于三级反海盗部署状态,通过舰载雷达、光电观测、激光夜视等装备,严密监测周围海域,对可疑船只保持高度警惕。

海盗的衣着通常单衣短裤光脚,与渔民无异,如何识别伪装的海盗船?樊继功说,海盗非常狡猾,平时会把枪支藏在船舱里,要靠细致观察才能识别:小渔船看到大船驶来,一般会主动避让,而海盗船则相反;渔船上一般必备渔网、水桶等用具,而海盗船则备有攀爬商船的挂梯;海盗小艇使用的高功率挂机,也有别于渔船的动力配置。

一经识别可疑船只有异常动向,舰长立即下令全舰提高警戒级别,进入“二级反海盗部署”,舰载直升机随即推出机库,随船的海军特战队立即占领火力战位。

10年来,人民海军参加护航的每一艘舰艇的官兵都把出海当做出征,把护航当成战斗。首次护航的两艘战斗舰艇,就创下了124天连续航行不靠港的记录,并探索出了破解海盗“群狼战术”等20多套战法,为后续护航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我护航编队在亚丁湾波涛中犁开的航迹,就是人民海军转型发展的轨迹!

碧海雄鹰,旋翼风吹散海盗艇

“一部门备便!”

“二部门备便!”

备便,就是人员就位、设备开机,随时具备作战条件。

“全舰备便!”驾驶室里,传令兵向舰长报告。

“进入一级反海盗部署!”舰长樊继功下令。

一级反海盗部署下达,特战队狙击手和舰艇火力组立即就位,主炮、副炮做好射击准备。直升机甲板上,特战队员立即登机,地勤人员迅速撤除直升机的系留索和轮档,地面指挥员举起绿牌,直升机卷起强风,旋即升空、后退、转向、增速前出,一气呵成。

直升机是护航编队不可或缺的反海盗利器。海盗小艇最高的航速可达40-50节,从发起攻击到劫持一艘商船,最快的速度只要一分半钟,因此护航舰队通常采用直升机或快艇将特战队员派出前往拦截海盗小艇。

2009年4月28日深夜,我护航编队深圳舰护送一批商船时,发现海盗团伙纠集了14条母船和44条小艇,像狼群一样扑来。深圳舰立即采用发射信号弹、灯光照射等方式驱离,随舰的我南海舰队某舰载直升机团参谋长邵景山也驾机前出威慑,海盗见无机可乘,转向逃离。

这时,邵景山的耳机里,又传来舰队命令:“后方某某海里,发现大批可疑目标,请你速去警戒驱离!”邵景山一推油门总矩杆,直升机在空中灵活地转了个圈,向编队后方飞去。虽然是夜间,邵景山机组还是很快发现了正向商船冲击的几十艘海盗小艇。

“准备战斗!”邵景山边下达命令,边压下机头,朝最前面的小艇俯冲过去,300米,200米,100米,50米……“直升机注意安全!”耳机里传来编队首长焦急的声音。邵景山沉住气,将直升机横在小艇和商船之间,用旋翼卷起的狂风将聚集在一起的小艇吹散。直升机上的特战队员连连射出信号弹、爆震弹警告海盗,吓得海盗掉头逃窜。

亚丁湾的海况与我南海正相反,每年秋冬季,亚丁湾海平如镜;而每年春夏季,亚丁湾狂风巨浪。“直升机在海上起降和在陆上起降有什么不同?”记者请教南航舰队某舰载直升机团飞行员刘挺松。

“直升机甲板都设在舰艇的尾部,降落时不仅要考虑舰体在海上的纵摇、横摇,还要面对舰艇尾部的乱流。”他说,“现在,我们的舰体都有100多米长,即使纵摇1度,甲板就要上下1米。但即便是高海况,涌浪也是有周期性的,波浪起伏之中会有一个短暂的平衡期。有经验的直升机驾驶员会抓住这10来秒的时间,果断地把直升机降下去。”

曾3次参加护航任务的该团二大队队长陈景光豪气满满地说:“我们飞行员可以保证,只要海况允许直升机出机库,我们就能从舰上升空出击。”

u=2922775143,1999596803&fm=173&app=49&f=JPEG.jpg

▲右为南海舰队舰载直升机团二大队长陈景光。(摄/郑蔚)

此前,记者以为亚丁湾一直碧海蓝天,哪晓得,在每年的季风季节,从非洲大陆吹来的沙粒,一天就会洒满甲板。长期处于高温、高湿、高盐乃至“高沙”的环境下,保证包括直升机在内的所有武器装备的状态良好,对我舰艇官兵和舰载直升机部队,都是一项全新的挑战。

这10年来,我南海、北海、东海三大舰队的舰载直升机部队,都先后参与过亚丁湾护航任务。值得骄傲的是,舰载直升机部队都交出了近乎完美的答卷,圆满完成了护航任务。从命令下达到直升机出库、升空,所需时间已大大缩短,是名副其实的震慑、击退海盗的碧海雄鹰。

护航归来,沉淀在飞行员们心中最难忘的是什么?

刘挺松说起他在参加第7批护航时的一件往事。那是2011年3月2日,徐州舰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暂停护航,立刻前往利比亚护送华侨撤离。”舰艇全速前往利比亚班加西港口。他驾机提前40海里起飞,不久抵达中国政府为撤侨租用的希腊邮轮“韦尼泽洛斯”号上方。从空中俯瞰,远处硝烟四起,机场、港口关闭,班加西已呈战乱状态,只有我舰载直升机不停地在邮轮上方盘旋警戒。

“开始邮轮甲板上没有什么人,因为这些华人华侨刚刚被我大使馆派出的车辆接到船上,可以说是惊魂甫定。但很快他们看见了直升机上的‘八一’军徽,很多人肯定没想到我们中国海军的直升机会赶去护卫他们。甲板上很快站满了人,所有的人都兴奋地向直升机挥手。这一刻,我觉得学飞行以来所有的风险、付出,都值了。”

特战队员,踹开舱门抓获海盗

u=1272431796,3860652264&fm=173&app=49&f=JPEG.jpg

▲2017年4月9日,我海军玉林舰安全解救了图瓦卢籍“OS35”货轮后,船员们兴奋地举起五星红旗,向中国海军表示祝贺。(摄/李维)

南海舰队衡阳舰副政委尚浩说,最令他难忘的,是在执行第25次护航任务时营救图瓦卢籍“OS35”货轮的战斗。

那是2017年4月8日晚上,导弹护卫舰玉林舰接到编队指挥舰衡阳舰的命令:前出救援被海盗劫持的“OS35”货轮。全舰立即进入一级反海盗部署,高速前往事发海域。

次日早晨7时,马书伟、李建楠、滕明杰机组升空前出,低空查证货轮,并为我海军陆战队某旅特战一连的特战队员提供空中警戒和掩护。他们发现,海盗母船已经逃走,“OS35”右舷有海盗上下船的扶梯,而烟囱旁躲藏着19名叙利亚船员的安全舱,舱门已被久攻不下的海盗用汽油烧得焦黑。

时任玉林舰航海部门教导员的尚浩说,王可原本不是特战队员,时任玉林舰副观通长。因为他英语娴熟,舰长令他担任特战队翻译。王可二话不说,戴上钢盔、穿上防弹衣就跟着特战队下艇出发了。特战队员分乘2艘快艇,在排长龚凯峰的带领下,分成两组登船。他们先占领制高点,然后交替掩护,不放过一个角落地仔细搜索。查遍了所有舱室,都没有发现海盗的踪迹。但龚凯伟并未掉以轻心,在搜查到船上一艘救生艇时,发现情况有异,他猛地一脚踹开救生艇舱门,大喊一声“放下武器”冲了进去。躲在艇内的3名海盗吓得扔掉了枪,乖乖地举手投降。特战队员从缴获的3支AK-47冲锋枪发现,3支枪的弹匣都已装满子弹。要是让这3个潜藏在船上的海盗漏网,一旦我护航舰艇撤离,“OS35”极有可能被海盗二次劫持。

直到确认全船无匪,特战队才让躲在安全舱里的船员安全出舱。特战一连指导员韩沁鹏说:“营救成功之后,这19名船员不停地说‘Thank you China’,让我们感到非常自豪。”

反海盗虽说是“非战争军事行动”,但又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实战,考验着每一位海军官兵不怕流血牺牲、不怕任何敌人的战斗意志。

u=3302712134,1993430752&fm=173&app=49&f=JPEG.jpg

▲2010年7月14日,我第6批亚丁湾护航编队与第5批护航编队在亚丁湾会师。(摄/钟魁润)

记者手记

“一边是海盗,一边是海豚”

世界上有一种通行的说法,20年陆军,50年空军,100年海军。而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的我海军编队,实际上是一支“海上的海陆空军”。

每批护航编队执行任务的时长均在4个月以上,他们远离祖国、远离大陆、甚至远离补给。如此远距离、长时间、大强度的锤炼,使人民海军的战斗力有了突破性的提升。

曾先后4次参加护航的海口舰机电部门柴油机班班长王东对此深有体会,过去柴油机设备发生故障,该厂修的,舰艇回港后立即通知厂家派师傅前来修理;而在亚丁湾护航,无论什么故障,都要自己动手排故。有一次,主机发生重大故障,他和战友们几天没合眼硬是修复了设备。首次护航,他就编写了《远海任务中主机使用管理指南》,成为后续护航编队的必备手册。

u=1644001526,3998183633&fm=173&app=49&f=JPEG.jpg

▲2010年10月9日,我海军气垫船首次加入护航。(摄/钟魁润)

海口舰情电部门实习副教导员王柯鳗在参加护航任务前,政委问她“会晕船吗?”她打下包票说“绝对不晕!我原地转上几十圈,身体都不晃。”没想到,舰艇一出马六甲海峡进入孟加拉湾,她就让巨浪打晕了,吐得天昏地黑。之前,政委对她说曾看见老鼠都晕船晕得受不了往海里跳,她不相信,这下全信了。在政委和男兵的鼓励帮助下,舰上的18位女兵都挺了过来,她们边吐边学、边吐边干,做到了“任务不讲条件、工作不降标准、生活不搞特殊、成绩不拉后退”。第一个女航海长、女导弹兵、女枪炮兵、女教导员相继诞生,让男兵们刮目相看。

海口舰政委邹琰告诉记者,从首次护航以来,护航编队的保障条件有了很大改善。“最初,我们每天只能提供有限的水用于洗脸刷牙。这样存一周的水,才够每人勉强洗一次澡。而现在,每天淡化的海水管够。”过去,官兵打电话回家要排队,每人只能说3分钟。过春节还要专门组织“越洋传情”活动;而如今,舰上已开通互联网和微信,官兵随时可以和家人通话。

即便如此,参加亚丁湾护航,仍需海军官兵和家人巨大的亲情付出。海口舰士官周施成接到护航任务时,妻子的预产期还差半个月,令他难以割舍。妻子哭着对他说:“要不我就提前剖腹产吧?”想到孩子可能还没有长好,老周坚决不同意,终于说服妻子足月生产。启航10多天后,妻子把电话打到舰上:“生下了一个7斤2两的大胖小子!”老周激动得给儿子取名“周亚丁”,以纪念这次特殊的任务以及妻子的付出。

樊继功舰长对记者说,海口舰曾3次参加亚丁湾护航,护航期间诞生的“护航宝宝”有20多个。

亚丁湾哪些景色让护航官兵最难忘?严冬说,有一次驱离几十艘海盗小艇,战斗紧张激烈。他忽然发现,我舰的另一侧却有几十条海豚,组成一个阵容壮观的“编队”,在旁欢快地“伴游”,这真是怎么也想不到的海上奇景。“我那时就想,一边是海盗,一边是海豚,亚丁湾真太不可思议了。我们来护航,就是为了今后这里别再有海盗,将来这里到处都是海豚那多好啊。”

u=2788318804,3897169663&fm=173&app=49&f=JPEG.jpg

▲“亚丁湾上架彩虹”

今天,亚丁湾海盗已陷穷途末路。不久的将来,这目标真有望实现了。(特别鸣谢南海舰队陈润楚、冷曙光、高宏伟、何继元等对本次报道的大力支持。)

现场实录:

海军第25批护航编队

玉林舰武力营救OS35

u=1867469980,4156812403&fm=173&app=49&f=JPEG.jpg

▲玉林舰突击队乘快艇快速接近商船。

u=1883311090,1594852323&fm=173&app=49&f=JPEG.jpg

▲特战队员快速登船展开营救。(摄/牛云海)

u=300990184,2088814373&fm=173&app=49&f=JPEG.jpg

▲特战队员逐一对船舶舱室进行排查。

u=2398150207,1892157439&fm=173&app=49&f=JPEG.jpg

▲对制服的海盗实施临时看管。

u=458940946,3677442215&fm=173&app=49&f=JPEG.jpg

▲船员表达感激之情。(以上图片除注明外均李维摄)

作者:本报记者 郑蔚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