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政府关门成了特朗普的武器

作者:袁野  来源:青年参考

图片来源美国davegranlund网站

美国联邦政府又关门了。由于特朗普总统念兹在兹的美墨边境隔离墙在国会“搁浅”,相关预算案未获通过,从12月22日凌晨开始,部分“非核心”联邦政府机构宣告停摆。这是美国政府2018年内第三次关门,外界早已不再莫名惊诧——为了抢在明年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之前通过“建墙”经费,特朗普早就决心给公务员们放个没有薪资的长假了。

政府关门作为美国特产,其历史相当悠久,比特朗普的年纪大得多。早在1870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反超支法案》以约束大手大脚的行政部门,1921年通过的《预算和会计法案》更是直接确立了联邦预算的现代原则。1974年,因“水门事件”而空前弱势的白宫被迫接受了《预算和截留控制法案》,从此戴上了“紧箍咒”:自那之后,联邦政府几乎再也未能成功享受一份完整的年度预算,只能依靠或长或短的“持续决议案”不断为自己“续期”。

美国国会掌控财政预算审核权符合“三权分立”的原理,是英国议会“钱袋权”理念的延续,没有人对此多加质疑;真正招来麻烦的是美国独特的权力制衡体系,以及相伴而生的预算编制流程。不同于议会制国家,美国预算体制具有集中立法、分散和局部决策的特点,叠床架屋的预算委员会、授权委员会、拨款委员会和税收委员会都能插上一脚,更不消说,在立法和行政分支被不同派系掌控的情况下,预算案还会面临参众两院的阻击。

用知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话说,这个过程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否决点”,政府不得不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不停地在每一个议题上过招,一次又一次地突围。

1977年至1979年,美国民主党同时掌控参众两院和总统职位,但联邦政府还是关门了5次,足以体现美国预算体制的复杂。40年后的今天,繁冗的制度设计叠加了空前激化的政党对立,本就稀缺的党际合作几乎彻底消失,预算流程变成了按党派站队的计数游戏,结果就是,一有风吹草动美国政府便会“断炊”,公众对此见怪不怪。

然而,美式政府关门和比利时那种经年累月“无政府”的情况毕竟不同,后者至少还有看守内阁领着公务员们干活,而美国政府一旦停摆,就意味着连林肯纪念堂和自由女神像都得闭门谢客。来自高盛的分析认为,美国政府关门一星期,季度实际GDP增速将下跌0.2个百分点;2013年10月奥巴马遭遇的一场政府关门,让美国经济损失了超过240亿美元。

福山也把愈发频繁的政府关门视作美国政治衰败的重要表征之一,但他未必能料到,如今的白宫主人不像奥巴马等前任,试图通过苦口婆心的劝说和恩威并施说服政敌以避免国家机器停转,反倒直接把政府停摆当做筹码,高调宣称如果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会“自豪地关闭政府”。特朗普如此反客为主,丰富了人们对政治斗争手段的认知。

1974年以来,美国政府关门20多次,总统换了7位,但堂而皇之地拿关停政府威胁国会的,特朗普是头一位。当然,和他就任总统以来的种种作为相比,“政府关门”算不上大的争议点;何况,就算他循规蹈矩,也不一定能避免停摆。

美国政治已经不是历史书和教材里的模样了,它正在暴露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病灶。多少年后,拿关停政府威胁国会可能会变成常规操作,今天这位不断令人惊讶的美国总统,在未来继任者的“衬托”下,说不定会成为令人怀念的“温和派”代表呢。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博士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