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一个时空,两个少年,三条人命:谁人铸此弑亲刀?

作者:何小新  来源:激流1921

归根结底,是市场将他们的父母卷入城市中去,是资本将农村孩子应该享受的教育资源一点一点的剥向城市。这把弑亲刀,社会制造,社会买单。

  湖南,这个过去一年屡屡让我们瞠目结舌的城市,在2018的最后一页上又不失时机地给我们画上了沉重的一笔。

  12月2日,湖南沅江,12岁少年吴某因抽烟被母亲管教,心生不满,连砍母亲二十多刀,残忍地将母亲杀死在家中。

  12月31日,湖南衡阳,13岁的罗某因沉迷上网,当日向父母要钱去网吧未果,遂用锤子先后杀害父母后潜逃,在新年的第二天警方抓获。

  弑杀母亲的吴某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他出生几个月,母亲就外出打工了,等他五岁的时候,父亲也南下到广州务工。父母一年只回家一两次,平时偶尔和孩子打电话。两年前,母亲生了二胎,这才回到老家生活。

  他经常伸手问大人要钱,有一次外公给了他二十块钱,他嫌少,打了外公几下。

  9岁开始迷上了手机,整天拿手机打游戏,完全没有节制。除此之外,他还抽烟、逃课、打架、偷钱……

  同时吴某对父母一直心怀怨恨,怪他们扔下自己去外面打工,对自己不闻不问。母亲近两年回到老家,才发现儿子已经“变坏”了,她想管教孩子,而这更加让吴某怀恨在心。事发当晚,母亲不满吴某抽烟,拿皮带抽了他,没想到儿子直接拿了菜刀过来。作案后,吴某表现得十分“淡然自若”。他用母亲的手机,模仿母亲的语气,给自己的班主任发了条请假短信:胡老师,吴某康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面对外公、村民的询问,他非常镇定地说谎,先是说妈妈不在家,尸体被发现后,他又说妈妈是自杀的。直到警察询问他,他才说出真相,承认人就是他杀的。当邻居问他为什么要杀害母亲,他淡定回答:我就是恨她。

  而锤杀父母的罗某的母亲和姐姐都患有先天性弱智,罗某父亲对这个健康的儿子格外溺爱,罗某久染网瘾,曾为此被学校劝退并转学,罗某还经常偷钱出去上网,最多的一次甚至偷了2万元,但罗某父亲都并未严厉地惩罚儿子,相反地,为了拉近与儿子的距离,他甚至曾陪儿子一起去网吧,看着他打游戏。那个时候,他一定想不到,这个虚拟的网络就像恶魔张开的血盆大口,有一天竟会将他苦心经营的家庭吞噬得一干二净。

  平日里,他出手阔绰,经常给同学们买零食,像“社会大哥”一样,他家的二层小楼也十分漂亮;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这栋看上去很气派的小楼内的房间都没有装修,里面甚至都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电器。这个小小少年虚构出来的幸福,就像这座金玉其外的房子,根本不堪现实的打击。

  一个时空,两个少年,三条人命,甚至细细分析,两个案件还有许多相似性,我们不仅盘问:谁人铸此弑亲刀?

  让网络游戏来背这口锅理所应当,但不该独自来背。看似“少年上网、玩游戏导致杀害父母”,实际上游戏只是个备胎。在缺失父母陪伴和关爱的时候,智能手机和网吧,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两个少年,一个是留守儿童,一个母亲弱智,父亲每天早早出门上工,也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孩子。小吴被爷爷奶奶惯着,当母亲回家想管管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这个剧本在多少留守儿童家庭里重复上演着。小罗不是留守儿童,但母亲是弱智,父亲每天起早贪黑地去上工,事实上也没有多少陪伴的时间,只能尽己所能宠着自己唯一正常的孩子。这在父母外出打工的家庭里恐怕也是似曾相识,父母与孩子难得能见一面,谁不想尽可能在压缩的时间里给孩子最好的“补偿”?

  学校也难掩其责,但相比职责,我们恐怕更多是怜惜。孩子在学校里的一些异常表现,诸如罗某写作文刻意掩盖母亲的状况,诸如讲排面的“社会大哥”,诸如抽烟喝酒沉迷网络。这些问题其实管理精细的学校是可以察觉到的。但现在农村学校的情况,没有好的教学条件,硬件设施,没有好的老师,年轻的老师不愿意留下来,有的老师年纪大,有的老师时常流动,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学校对孩子有细致的关注那太不现实。

  当然,高辍学率的农村,许多辍学的孩子已经完全失去了学校的约束。

  至于老人的隔代教育,无论是家里的爷爷奶奶,还是学校里的“爷师奶师”,即使他们愿意,也很难要求他们能够代替父母给孩子的关爱。

  ……

  以宏观的视角看农村教育问题早已经是老生常谈了。这四个字本身已经不能激起我们太多的感情,只有在这样的悲剧屡屡出现之后,才让我们思考这些孩子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原因有很多方面,但归根结底,是市场将他们的父母卷入城市中去,是资本将农村孩子应该享受的教育资源一点一点的剥向城市。这把弑亲刀,社会制造,社会买单。

  2018翻过了,观众的眼球翻过去了,无数个他们,还在那里。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