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法国“黄背心”露出“革命”性质的一面,或引发欧洲动荡

作者:郑若麟  来源:环球时报

1544883328752041.jpg

种种迹象表明,已经持续近两个月时间的法国“黄背心”运动,已经显露出其带有“革命”性质的一面。

1月5日,“黄背心”示威者们首次冲击了巴黎市内的法国政府部门,导致法国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和一些助手被迫从办公室撤离。法国总统马克龙5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谴责当天活动针对法国政府的暴力行为。马克龙说,这些“极其暴力”的行为冲击了法国的“卫兵、代表和象征”。

示威的政治旗号

通常情况下,一场群众示威活动往往有着明确的目标,一旦达成,示威就会平息。这一次,法国 “黄背心”运动是由政府欲加征燃油税而引发的。在示威活动持续四周后,马克龙于去年12月10日发表电视演讲,不仅放弃了预定从2019年开始加征的燃油税,还宣布对最低工资收入者发放100欧元的额外补贴。然而 “黄背心”运动不仅没有熄火,反而呈现向整个欧盟漫延的趋势。显然,加征燃油只是一个导火索。

尽管法国媒体刻意地回避相关画面和报道,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黄背心”运动的目的就是要马克龙政府下台。很多在场目击者证明了这一点,从俄罗斯RT电视台法国分部的报道也可以看出这一点。这场运动显然只是法国历史上民众抗议链上新的一环,这次“黄背心”运动是法国积累多年的对整个左右翼执政体制不满的一次总爆发。因而具有明显的“革命”性质。

事实上,在马克龙讲话之后,原来支持“黄背心”运动的传统左、右翼的共和党(LR)和社会党都明确表态希望运动到此结束。甚至连原极右翼的“国民联盟”(RN)也表示了类似的愿望。只有旨在建立第六共和的极左翼“不屈从党”继续支持“黄背心”运动。在这种背景下, “黄背心”运动照常上演。这清晰地表明,传统政治诉求已经无法满足示威参与者。

从参与者的成份来看,主要是中下层低收入人群以及生活水平正在急剧下降的很大一部分中产阶级,他们中间的绝大部分不是极右翼就是极左翼的支持者。从表面上看他们的政治诉求非常繁杂,但其中有一条脉络却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反 “全球化”。

这一点在“黄背心”运动向欧美其他国家漫延时已经越来越明确。如比利时、瑞典和加拿大等国的“黄背心”示威都打出了反对《全球移民契约》的口号,而在荷兰、意大利等国则不约而同地要求政府下台或脱欧……这些口号的共同点都是反“全球化”。这些运动之所以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一个政党领导,就是因为欧盟国家政府、政党、包括绝大多数反对党都是支持“全球化”的,所以示威者们的目的非常清晰、一致。

何以出现暴力行为

为什么这次法国“黄背心”示威会出现明显的暴力行为呢?

法国的“和平示威”往往会伴随着少量打、砸、抢行为,这成了一个传统。少数几次完全没有暴力的示威,笔者记忆犹新:2013年6月抗议同性恋婚姻的“为了所有人的示威”,号称法国从1968年5月以后规模最盛大的一次游行,当时参与人数超过150万。示威非常和平,没有发生严重的暴力行为,但时任总统奥朗德自顾自地通过了支持同性恋婚姻的法律。这也许给法国的抗议者们留下了一个印象,和平示威等于无用示威。这次“黄背心”示威出现严重暴力行为是否与此有关,目前尚不得而知。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次的“暴力现象”与过去法国群众运动出现“打、砸、抢”现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过去主要是某些具有犯罪性质的年轻流氓们利用群众运动进行偷抢活动,但这次的暴力行为却有着明显的政治诉求。最为明显的就是对凯旋门的破坏和5日冲击法国政府部门。此外,过去发生暴力行为的地点往往是在乔治五世大道边的一个“奢侈品”三角型地带,而这次却发生在以凯旋门为核心的“政治地带”。这在过去法国示威活动中是罕见的。

这次先后被逮捕的示威人员的数量也是令人吃惊的,几乎超过两千人。过去一般仅仅几十名、上百名示威者被捕。为什么这一次相互冲突的规模会如此之大?因为这一点,连法国警方一些人也开始表现出对政府不满的情绪。甚至,在去年12月中旬,有两个法国当地警察工会都效法“黄背心”组织抗议。

谁是幕后的黑手

历史早已多次证明,在欧洲发生的任何大规模的民众示威运动都是有幕后黑手的。但这一次从法国爆发、正在漫延欧洲的“黄背心”运动看上去没有组织者,是一场“自发”的抗议活动。其实这只是说明,这一次幕后黑手隐藏得更高明而已。历史迟早会将其真面目揭露出来。

当“黄背心运动”漫延到比利时时,我们发现有一位政治人物出现在台前,他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顾问史蒂夫•班农。去年12月8日在布鲁塞尔曾有一场公共集会,班农便在会上做了反对《全球移民契约》的演讲。这几乎可以被视为是掀起比利时示威的一场动员报告。

法国和欧洲媒体此后大量报道了班农及其“运动基金会”在欧洲的种种活动。班农在伦敦、罗马、布鲁塞尔等地展开的活动明显具有政治性质,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推动欧洲各国的民粹派政治家上台执政,以求从内部拆散欧盟。虽然目前找不到班农与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直接联系,但当班农说出大量几乎毫不掩饰地攻击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话语时(法国媒体都不敢引用),我们几乎可以断言,无风不起浪。

从法国到比利时,再到荷兰和葡萄牙,示威活动都未停歇,欧洲恐将深陷长期动荡,“黄背心”运动或许只是一个序幕。(作者是旅法资深媒体人)

相关阅读:

马克龙已无力应对“黄马甲”?

来源:文汇报

当所有人认为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妥协能换来“黄马甲”运动的平息时,法国全境在上周末再次爆发抗议示威活动。更重要的是,随着骚乱和暴力的图像与视频占据各大社交媒体,国际舆论认为,总统似乎已无力应对“黄马甲”运动。

欲用“全国辩论”试探民众反应

据法新社报道,上周六全法共约5万名抗议者参加示威活动,比去年12月底的第七次活动增加1.8万人。全法多地示威中都出现了暴力事件,甚至法国政府大楼也被抗议者冲击。此外,抗议者在数个地区向警方投掷石块,而警察用催泪弹和高压水炮回击。据统计,法国警方共拘捕了103名抗议者,其中101人遭到监禁。“他们攻击的是共和国的卫兵、代表和象征。”马克龙5日晚在推特上严厉谴责这一行为,称将利用法律手段应对暴力行为,并呼吁所有人回到对话及谈判的轨道上。

美联社分析称,面对愈演愈烈的“黄马甲”运动,马克龙将很快会推出新措施。果然,法国政府6日宣布,马克龙将开展一场为期3个月的“全国辩论”,以回应民众的诉求。据了解,此次辩论的主题包括生态过渡、税制及公共支出、国家组织及公共服务等四大项。辩论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到1月中旬,政府向民众征集选题,了解民众最关心的问题。第二阶段从1月中旬持续至3月中旬,对征集的选题进行辩论。

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国问题专家薛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辩论其实是一种试探。一是试探民众对于改革的反应,避免像燃油税上涨后导致的“黄马甲”运动再次出现;二是马克龙希望借此改变他已被贴上的“富人总统”的标签。但他同时认为,政府在公布辩论选题时或许会激发民众更大的矛盾,“毕竟有些民众的选题无法选上,那些人的反对声会非常大,马克龙到时如何安抚变得很关键了”。

不断妥协将影响总统连任

有分析指出,“全国辩论”将是一把双刃剑,若法国民众诉求届时无法得到妥善回应,马克龙政府将再度面临考验。此外,马克龙借此次辩论尽力避免全民公投的尴尬局面。因为在法国历史上的全民公投中,也曾发生过民众由于对领导人不满而投反对票的情形。2005年法国举行《欧盟宪法条约》全民公投,55%的民众投下反对票,大部分人就是因不满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而选择反对。马克龙此举意在让法国人将所有问题全部抛出,再想解决办法。

“黄马甲”运动爆发于马克龙5年任期的关键时刻,从其一系列不受欢迎的经济改革开始,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正日益考验着马克龙加快改革步伐的决心,并迫使政府对税制改革进行重大调整。然而薛晟认为,“全国辩论”恰恰会拖慢改革的节奏,去除3个月的辩论期与7月、8月的暑假假期,留给法国政府仅有半年有余,政府是否有时间与精力应付,民众会否再次被激怒,这些都是未知数。

事实上,马克龙在燃油税问题上做出妥协时,就已经注定如今的局面。马克龙之前的让步满足了法国人的要求,表明他是愿意妥协的。法国人自然会提出更多要求。“如果不同意,他们就继续抗议;如果同意,那就继续不断试探他的底线。”薛晟认为,不断妥协的后果就是影响马克龙的连任。法国总统每任任期结束后,法国媒体都会为总统列出一张表单,上面有其竞选时承诺的内容。如果马克龙妥协到底,其任期结束时他的成绩单就会格外难看,势必会影响连任,奥朗德正是前车之鉴。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