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讯息

私人公司并非万能

在一般的商品和服务上,私人公司的自由竞争可能没有疑问,但若涉及国家目标等重大事务,它就超过了私人公司的能耐,太空探索就是个重要的国家目标。

LOCAL201410290820000270624849866

作者:南方朔 台湾政论家 来源:南风窗

现代以来,美国的保守主义当道,所谓的“保守主义”,其实就是自由放任主义。它最核心的信念,就是私人企业的竞争乃是资本主义的最高价值,私人企业必佳,公有企业必差,必然贪腐无效率。在这种信念引导下,美国的一切功能都交给了私人公司。

私人公司可能在一般商业上很有效率,但私人公司毕竟有它的局限。国家的许多职能其实是很大的,超过了私人公司的能耐,将这种职能交给私人公司去负责,由于超出了私人公司的能耐,那项职能就会大打折扣。最近各国在太空探索上发生了多起事件,就暴露了美国制度的严重缺陷。

最近,印度太空研究组织(ISRO)自制的无人太空探测器“火星飞船”进入火星轨道,这是印度重大的成就,印度只花了7400万美元,只有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火星计划的1/10;而稍晚一点,则是中国探月工程三期的再入返回飞行试验的返回器,也成功地顺利着陆,中国的探月计划均由国防科工局所承造。印度和中国这两个太空计划都是国家的特定任务编组,它们都有极强的国家意志,并融合了国家的目标管理,自然有极高的效率。国家的目标管理和私有公司的利润管理乃是完全不同的事务。

另外,则是最近美国有两项太空计划都告失败。一个是搭载“天鹅座”无人太空船的“天蝎”火箭,在发射升空6秒后爆炸。制造“天蝎”火箭的乃是民间的“天体轨道科学公司”(OSC)。在这次失败爆炸后,民营的“维珍银河公司”的第一艘太空观光船,在试飞时又告爆炸坠毁。由这两次失败的案例,似乎已显示出,美国在太空竞赛上已落后于俄罗斯,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大国已在追赶。美国的这两起失败,人们的感想是很多的。

美国以前的太空计划,都是由航空航天局成立特定任务编组推动,由于目标明确,资源及人力能有效动员,因此1969年遂能登陆月球,创下了太空探测的高峰。

但到了近年,美国这种计划都交给私人公司负责,政府只是编预算,向私人公司购买太空科技的服务。由于私人公司的管理和国家特定目标的管理不同,于是美国的太空发展,成本愈来愈昂贵,士气也愈来愈低,失败率则增加。自从2011年美国太空船全部退役后,美国已没有太空船往返太空站,由于太空站的运补和换人都只有靠俄罗斯的太空船“联盟号”,每选一名太空人要付给俄罗斯7000万美元。美国为了停止对俄罗斯的依赖,航空航天局最近已宣布,将斥资68亿美元,在2017年前研发太空船,而承造的将是“波音公司”和“太空探索公司”,美国的钱愈花愈多,这两家公司是否能完成任务已被人质疑。

近年来,英国企业大亨布兰森开设了“维珍银河公司”,目的是要搞太空观光,现在已有700多人预订,机票是25万美元以上,它已成了现在全世界最奢侈的消费,只有极少数超级富豪名人才可能参加。当科学的探索,被用来搞消费搞观光,当这种公司形成,太空探索的科学神圣性即告失去,只是要服务少数特定的富豪。当一个公司没有科学的神圣性,它当然无法形成神圣的士气和效能。“维珍银河公司”的太空船失事坠毁,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此,美英的经济保守主义(即自由放任主义),它的有效性是有限的。在一般的商品和服务上,私人公司的自由竞争可能没有疑问,但若涉及国家目标等重大事务,它就超过了私人公司的能耐,太空探索就是个重要的国家目标。国家目标的事务,必须由国家组成特定任务的组织来进行。特定任务的组织,靠的是目标管理,有权也有责,任务若没有达成,就会受到严重的惩罚,任务成功,除了可以得到实质的奖励外,还有国家的光荣可以分享。这些都是私人公司不可能有的。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