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反思

杨斌:回忆我父亲杨培新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在2019京津冀埔人联谊暨乡情报告会上发言

作者:杨斌   来源:杨斌谈天下

我发现深入地发掘我父亲讲述的历史经验和经济思想,对于今天防止美国误导与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仍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2018年底我接到了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艾刚的一份来信,他阅读过我总结我父亲经济思想的一篇英文论文,运用了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和特大经济金融危机理论,分析当前中国和世界各国面临的种种金融疑难问题,如股市、楼市、金融衍生品等资产泡沫的膨胀、破灭的危害,他认为这些理论创新作出了杰出贡献并具有广泛实用性,约稿邀请我为他担任主编的一家著名美国杂志撰写论文。

杨斌:回忆我父亲杨培新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杨斌在2019京津冀埔人联谊暨乡情报告会上发言

新年到了,祝各位乡亲节日快乐。历史上不同时期广东客家人都曾作出过杰出贡献,如洪秀全、孙中山、叶剑英等。现在全国都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们广东大埔的客家人对改革开放也有重要贡献。一家杂志邀请我撰写关于父亲杨培新的文章,我在查找资料和研究的过程中有许多重要发现,现在向各位乡亲汇报一下这些发现,因为,这不仅是我父亲作为中国经济学家作出的贡献,也是他作为广东大埔人为改革开放作出的贡献。

中国改革起步的关键是银行改革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是从1978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但是,我父亲早在1978年8月就提出了市场改革的建议,当时他撰写了一篇内部报告《关于我国银行体制改革的建议》,经过当时的社会科学院长胡乔木上报中央并得到了决策采纳。

社会各界普遍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起步的,这是形成中俄两国改革实践效果差异的重要原因。但实际上,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可以联产到生产队、组,但不可以联产到户。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但是没有提出市场改革方面的内容。农村家庭承包制是1982年以后才逐步在全国推广开来的。

社会上关于改革贡献有一种流行说法,吴市场、厉股份、杨承包,但实际上,我父亲对改革开放的主要贡献,是市场、货币和价格稳定,他参加了创建新中国金融制度并一直从事金融研究,他提出企业承包制是为了解决1987年改革面对的严重困难,成功扭转了财政税收连续滑坡22个月的困难局面。当年他面对着国民经济的严重困境可能导致改革中断的危险,出于社会责任感果断跨出了原来专业、学科的局限,而且卓有成效地解决了企业效益与财政税收滑坡的难题。

我父亲提出的金融领域的银行改革建议,对市场转轨起着重要的关键性作用,相当于抓住了搞活整个市场的“牛鼻子”,这是他从长期研究旧中国金融中领悟的经济规律,当年美国顾问误导了国民党的财政、金融政策,四大家族操纵全面金融投机造成了最糟糕的市场经济,建国初期重点治理金融秩序迅速扭转了国民经济困境,改革开放从搞活银行改革入手又迅速克服了消费品短缺,这正是中俄两国改革命运差异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国改革初期经有许多工业、农业经营责任制的试点,主要是通过各种激励措施调动积极性,调动资源的规模小、范围窄,相当于市场的骨骼、肌肉系统,但是,银行体制改革调动资源的规模大、范围宽,相当于市场的血液流通、中枢神经系统,疏通血脉才能迅速治愈疾病并促进整体健康。中国银行体制改革疏通了国民经济的血脉,改革初期调动了高达数十亿元规模的银行贷款资金,相当于现在数千亿元规模的贷款资金,流入了当年市场供应紧缺的轻工消费品领域,迅速改善市场供应并稳定了物价,克服商品短期危险期并推动了平稳市场经济过渡。

我父亲杨培新受到周恩来委派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期间,是党内培养的在白区工作的少数经济金融专家之一,他早在解放前就撰写了许多分析货币政策、通货膨胀的著作,他的著作《新货币学》曾经是解放区培养银行干部的指定教材。由于我父亲具有长期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的历史经历,他自然而然成为了中国最早主张市场改革的著名经济学家之一。

我父亲杨培新解放前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他在改革初期首先提出市场改革也面对巨大压力,如有吴市场雅号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当年曾提出谁反对计划经济就是反对社会主义,让杨培新、刘国光等主张市场改革的学者面临巨大舆论压力。后来吴敬琏访美又接受了美国的所谓全面系统改革方案,其核心“放开物价、管紧货币”主张类似于俄罗斯“休克疗法”。我父亲认为这同抗战胜利后取消统制经济时美国顾问建议相似,结果放开价格先是导致了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管紧货币后来又造成了通货紧缩、企业破产。

我父亲主张与美国建议相反的“稳定物价、搞活货币”政策,中俄两国的改革实践证明了两种主张有巨大效果差异,俄罗斯民众、企业面临着仓促放开价格导致的物价飞涨,同时还面临管紧货币带来的严重缺血、营养不良,最终因改革政策违反市场规律导致了人为休克,中国民众、企业却能够享受着物价稳定的环境,同时还由于银行改革搞活货币提供了充裕的贷款资金,促使紧缺消费品市场获得了充分营养疏通了血脉,促使中国平稳渡过了短缺经济转轨的危险期,迅速形成了商品供应玲琅满目、物价稳定的买方市场,没有像前苏联、东欧国家那样付出了经济转轨的惨痛代价。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是西方经济学难以解释的,美国获诺贝尔奖的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的货币理论认为治理通货膨胀与失业不得兼得,当年智利采用弗里德曼的建议付出了惨重代价,导致了当时全球最高的通货膨胀和严重失业,俄罗斯经济改革根本没有重视中国市场转轨的巨大成就,依然照搬弗里德曼的建议并造成了远超智利的惨痛大灾难。

中国在建国初期和改革初期兼治通货膨胀与失业的成就,我父亲向弗里德曼介绍后令他深感佩服不已,他称赞说谁能解释中国的成就就能获得诺贝尔奖。中国虽然取得了远远超过西方经济学的改革成就,但是,今天西方教科书的市场理论和货币理论却仍然统治着世界,让经济转轨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缘分享中国的成功,让中国可能无法再次复制当年灵活驾驭市场改革的成功,可能再次像俄罗斯一样重蹈照搬西方教条的覆辙。

为了纠正经济理论创新落后于改革实践的严重滞后,我总结、归纳我父亲杨培新的丰富经验和政策建议,运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规范术语上升到理论高度,能够很好解释中国改革开放为何取得了超越美国建议的成功,为何能够取得远远优越于俄罗斯、智利的平稳市场转轨,为何取得了超越弗里德曼货币理论的兼治通货膨胀与失业成就。

我还据此提出了新市场失灵理论和特大混合经济金融危机理论,运用西方经济学自身的逻辑证明了其存在的严重缺陷,论述了为何西方教科书理论指导经济转轨和治理通货膨胀时导致了惨重代价,为何运用西方教科书理论指导金融改革、股市操作时损失惨重,为何金融自由化必然导致类似大萧条的特大经济金融危机回归,体现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当前全球各国的金融动荡,汇集相关研究成果并撰写了专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今天有必要用我的理论创新替代西方教科书理论,才能避免重蹈俄罗斯转轨失败和美欧频繁爆发金融危机的覆辙。

深入发掘杨培新的经济思想有重要现实意义

我发现深入地发掘我父亲讲述的历史经验和经济思想,对于今天防止美国误导与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仍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金融界许多人认为美欧金融模式是最发达的,美国次贷危机后爆发了强大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0.99.9%的民众财富遭到了0.1%的金融寡头掠夺,许多金融界人士感到出乎预料和难以理解。

我父亲指出今天美国的金融寡头资本主义,同当年孔宋四大家族的金融寡头资本主义非常相似,五花八门的金融投机其实不是金融搞活、发达的标志,而是国民经济被误导并走入歧途、爆发全面危机的前兆,嘱咐我将他当年论述宋氏豪门资本的著作再版,以提醒人们不要让当年旧中国金融投机泛滥的悲剧重演。

2018年中国股市和全球股市都出现了大幅度下跌,许多企业家都感到这次冲击超过了2015年大股灾,当前股价跌破质押底线面临着资产被拍卖的危险,但是,证监会副主席方海星却认为当前股市形势很安全,不存在着类似2015年大股灾的系统性风险。

2018年各国股市暴跌相互共振是特大全球危机爆发的前兆,美国股市正在苹果公司股价下跌引领下普遍暴跌,未来很可能给已经损失惨重的中国股市造成更大的冲击,中国企业家和股民都应该及早规避未来股市的潜在风险。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十年后再次面临危险形势,说明必须认真反思经济理论上和制度模式上的深层次问题。

我还运用总结、归纳我父亲经济思想的新市场失灵理论,进行了经济金融领域的一系列理论、政策的创新,可以用来分析股市、楼市、商品期货、金融衍生品等各种资产泡沫,分析泡沫膨胀、破灭及其引发的经济金融危机,分析钢铁、水泥等行业反复发生的盲目扩张和生产过剩,还可用来分析国际油价暴涨暴跌引发的非典型全球经济危机,用于分析、设计防止泡沫经济酝酿、破灭诱发金融危机的种种政策措施,用于揭露美国散布的虚假经济形势判断和理论、舆论误导,无论对经济金融的理论创新、市场预测以及政策应用,还是应对美国贸易战及其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危险等方面都有重要意义。

股指期货、CDS等金融衍生品是否真的能规避风险?高盛等华尔街投机银行正在打着规避风险的旗号,向中国的国企、民企推销形形色色的金融衍生品,如专门为许多中国新兴富豪量身定做的累计认购期权,许多富豪因购买这款金融衍生品蒙受了惨重损失,有的富豪存入八千万元反亏一亿并惨遭富豪杀手的坑害。高盛还多次利用金融衍生品欺诈了多家央企数百亿元,2019年又传出高盛欺诈中石油巨资的沸沸扬扬丑闻。由于西方教科书理论无法揭示金融衍生品的真相,中国金融界仍在大力推广股指期货、CDS等金融衍生品。

我总结、归纳我父亲的经济思想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运用西方经济学的逻辑证明了金融衍生品是骗保欺诈工具,金融资本获取暴利的无限贪婪可以将其转变为金融核弹,实践证明了信用违约衍生品CDS是诱发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今天不能继续容忍西方错误理论掩盖金融衍生品的欺诈本质,必须用我的新市场经济理论替代西方的教科书理论,才能防止高盛屡屡欺诈国企和民企巨资的悲剧重演,才能尽早拆除即将再次诱发全球金融危机的金融衍生品核弹。

2018年底我接到了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艾冈的一份来信,他曾阅读过我总结我父亲经济思想的一篇英文论文,运用了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和特大经济金融危机理论,分析当前中国和世界各国面临的种种金融疑难问题,如股市、楼市、金融衍生品等资产泡沫膨胀、破灭的危害等,他认为这些理论创新作出了杰出贡献并具有广泛实用性,约稿邀请我为他担任主编的一家著名美国杂志撰写论文。

我的文章一直对美国进行尖锐的批评并直言不讳,今天居然引起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的如此重视,说明当前美国和世界各国确实都面临着危险的金融形势,西方教科书的流行理论难以解决全球经济难题,不得不开始重视我尖锐批评美国政策的理论创新。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经济学界仍然普遍信奉西方的流行经济学理论,不熟悉或遗忘了老一辈经济学家为改革开放作出的独特理论和政策创新。当前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我们应该很好回顾、重温历史,我准备继续深入研究发掘我父亲的丰富经验和经济思想,使之能够上升到理论高度并具有更为广泛的应用性,我的微信公众号“杨斌谈天下”已经做了六次相关的金融安全讲座,欢迎大家关注今后我不断推出这方面的讲座和研究成果。

周恩来指导我父亲反对四大家族操纵金融投机

我父亲杨培新的经济思想不仅凝结着个人的学术研究成果,还包含了周恩来指导他开展反对孔宋四大家族斗争的丰富历史经验。1920年代美国进入了全面投机的金融资本主义之后,就竭力向全球扩散这种不费力赚大钱的掠夺方式,其他国家在引诱、收买和逼迫下,也纷纷迅速演化为金融资本主义,亚非拉国家虽然工业化尚不成熟,也出现了不发达的金融资本主义。

抗战时期周恩来在重庆敏锐察觉到,官僚买办阶级正在蜕变为操纵全面投机的金融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出现了严重分化并形成了0.1%的寡头与99.9%的广大民众及民族资产阶级的尖锐对立,孔宋四大家族正利用政府的财政、金融权力,滥发货币并刺激商品、股票、黄金外汇等市场的全面投机,同今天美国高盛操纵财政部、美联储刺激全面金融投机如出一辙,严重威胁到私营工商业和国民经济的正常生存。

当年周恩来曾委派我父亲杨培新打入重庆《商务日报》,利用国民党政学系官员与孔宋四大家族的矛盾,掌握孔宋四大家族操控财政、金融并营私舞弊的证据,集中火力揭露孔宋四大家族牟取暴利的强取豪夺,成功争取到众多民营企业家向党靠拢,如民生航运的卢作孚、著名化工企业家范旭东、李柱尘等,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并维护了抗战统一战线。当年周恩来委派助手鲁明同我父亲单线联系,这一党的宝贵历史经验鲜为人知。

今天中国企业家已经遗忘了金融资本主义的巨大危害,不知道自己是美国金融寡头贪婪觊觎的猎物,今日种种困难是爆发更大金融危机的前兆,特朗普的贸易战同胡佛的贸易战有惊人相似,同股市、楼市泡沫相互共振可能诱发特大经济金融危机,因此,回顾当年党开展斗争的宝贵历史经验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年周恩来曾经指导我父亲反对四大家族并保护民族工商业,建国初期又帮助民族工商业出现了不愁融资、不愁销路的爆炸性增长,今天我们理应继承历史经验并阻止美国金融寡头威胁民营企业,帮助他们根本解决融资难、销路难的困境并再次迎来新的大发展。

孔宋四大家族滥发货币刺激商品、股票、黄金外汇市场投机,货币供求失衡导致了市场机制在所有领域的失灵,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严重失业并存的最糟糕市场经济,广大民众、民族工商业企业都横遭劫掠、备受煎熬。我父亲在周恩来指导下成功争取到众多实体民族企业向党靠拢,但是,不包括依附于孔宋四大家族和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投机资本,因为金融投机唯利是图、奸猾欺诈并不具备共赢色彩,善于操纵着数金额庞大的资本发国难财并危害巨大,因此,建国初期果断对金融投机资本实行了军事管制措施,而对于实体工商业炒作粮食、煤炭的投机行为,即使民愤可能比较金融投机更大也采取市场手段进行遏制。

建国初期迅速治理了历史上最糟糕的市场经济烂摊子,关键是从孔宋四大家族手中夺回了货币发行权,通过坚决杜绝金融投机纠正了各种领域的市场失灵,不仅提供了充裕资金消除了民族工商业的贷款难问题,充分调动了全社会分散的人力、物力资源,还实行按需分配充分满足不同社会群体的合理需求,妥善安置了国民党旧军政人员、妓女并根除黄赌毒,创造出旺盛的需求确保民族工商业的产品市场销路,促使民族工商业从濒临破产变为出现爆炸性增长。

今天中国再次借鉴建国初期治理市场经济烂摊子的成功经验,有利于迅速克服美国放纵全球金融投机造成的种种困难,防止美国鼓吹央行独立性并暗中操纵各国货币发行炒作特大全球资产泡沫,诱发特大全球金融危机给各国经济造成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确保货币发行资金、外汇资金都流入实体经济并不再被金融投机浪费,这样有利于迅速治理特大全球金融危机冲击并且推动真正的经济复苏,有利于各国迅速改善民生、打击恐怖势力并且恢复社会稳定,有利于利用货币发行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抵御反复爆发的美欧危机,在不提高税负和债务比重的情况下也能改善社会福利消化过剩产能。

当前美国制造金融动荡的受害者遍及欧亚、拉美等各大洲,意大利、俄罗斯、墨西哥、印度、土耳其等国处境艰难,委内瑞拉、朝鲜等国民众还面临着严重的饥饿、消费品短缺,必须采取一种历史实践已经证明确实是卓有成效的治理办法,迅速克服新自由主义和金融自由化带来的严重弊端,迅速治理滥发货币刺激金融投机泛滥造成的市场经济烂摊子,新中国的成功经验恰恰是对症下药的“中国智慧”。

【杨斌,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杨斌谈天下”】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