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秦安:美军为何如此关注信息作战、情报准备、保持灵敏三大领域?

作者:秦安   来源: 秦安战略

尽管在网络攻防中有“高手在民间”的说法。但我们始终要看到,战场市场,战斗力生产力之间的差异。如何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关键的一点是具备战场与市场之间,战斗力与生产力之间高效的转化能力,以更加特殊、便捷的模式,加快转化,适应瞬息千变万化的网络空间。在这个过程中,切实发挥多层级“网络靶场”的重要价值,以前沿性,先进性为考核标准,形成“即插即用”的转化模式。

秦安:美军为何如此关注信息作战、情报准备、保持灵敏三大领域?

2019年1月11日,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I2CEWS部队成立仪式,该部队包括4个连,新部队通过提供防御性和进攻性网络行动、太空能力和电子战来支持联合特强部队。这也标志着美陆军将太空、网络、电子战首次在一支部队聚集在一起。同日,参考消息网报道: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1月9日发表题为《美国陆军为避免持久战而关注3大重点领域》的报道称,随着美国陆军的多领域作战(MDO)理念继续发展并接受检验,陆军发现了在任何重大冲突之前需要重点关注的“信息战和非常规战、战场情报准备、让部队保持足够的灵敏性”3个关键领域。这三个领域显然和网络战密切相关,结合之前美国海军重视的“动态重新配置、欺骗战术、人工智能”三种方法,在军事对抗的层面,更应该将其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目前,美军持续将网络战和电子战融为一体。

11日,成都飞往杭州的万米高空,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这个报道,回想将之前“网络信息攻防称之为网络战争1.0版,网络毁瘫则可以称之为网络战争2.0版”的思考,考虑这其中有一个很有冲突性但也具有标志性的插曲(一位国大老同志关于“解放军严重落后”怒发冲冠的忠告),很好地启发了我,于是决定修正这一组文章的题目。之前的一篇题目改变一个标点符号:解放军严重落后?应加紧建立弹道导弹、核武器等的动态化、欺骗性、智能型网络安全防护体系。第三篇也已明确了题目:解放军有所准备?应积极备战5G网络或将释放的更大防务能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高质量是我们新的标准。我们要做世界一流军队,首先要看到现实存在的差距,这也蕴含在国家领导人“战略清晰、技术先进、产业领先、攻防兼备”批示的顺序之中。战略清晰,不仅要看到差距,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也要以敌为师,善于学习先进的理念。美国陆军提出的“竞争空间”,以及三个关键领域,对解放军新起点高质量发展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和现实价值。

一、面对“一个空间”的“三种能力”

“竞争空间”是战争的准备阶段,网络空间的博弈越来越处于主导地位。美国陆军能力整合中心负责人埃里克·韦斯利中将2018年12月9日对媒体记者说,在他的办公室继续测试MDO理念并开展相关演练之际,对“竞争空间”(即双方爆发冲突之前的时间段)的关注将令美国陆军处于掌控冲突如何展开的强有力地位。韦斯利说:“我们发现,充分利用竞争空间是了解冲突态势的最重要方面。我们必须扩大这方面的能力,我们现在并未完全准备好这样做。”第一个关键领域是应对信息战和非常规战。韦斯利说,对关注俄罗斯近年来所作所为的人士而言,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美国尤其重视全球范围内战略态势的塑造,这其中越来越重要的就是决胜网络空间。这不仅是信息战,也包括所谓俄罗斯影响美国大选的政治博弈。第二个关键领域称为进行战场情报准备其核心涉及研究敌方战斗序列,以及了解冲突可能如何展开。韦斯利说:“上世纪80年代我们在西欧一直这么做,此后我们撤出了欧洲大陆,在这方面我们现在做得不及过去。此外,还有一些方面是我们上世纪80年代未做过的,而现在必须做。”第三个领域是,让部队保持足够的灵敏性,在必要时能够迅速介入一场冲突。韦斯利认为,这样做“避免了持久冲突。如果你能迅速转变,迫使对手重新进行判断,那么就能避免陷入一场持久冲突的必要性”。我思考,这种灵活既包括机动性、精确打击,也包括在全球范围内可以发挥作用的网络战能力。

二、应对“一种差距”的“三点思考”

这种差距是什么?自然是对比美国陆军和解放军陆军。解放军一直是“大陆军”思想,去年军改才成立了“新陆军”。朝鲜战场是中美两支陆军的最激烈碰撞。时代变迁,网络空间横空出世,“新陆军”必须有新思维。国内“网络国防”概念的最先提出者,军事科学院叶征研究员最新发表的《隐形陆军》,是值得“新陆军”学习另转化为战斗力的领先理论。可我们对新理论的研究很可能束之高阁,编制体制配套就更艰难。对于“竞争空间”的“三种能力”,“韦斯利的团队度过了忙碌的一年,在发布MDO1.5版的同时改进和测试他们的想法,并将陆军能力整合中心从隶属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调整为隶属陆军新成立的未来司令部。”相比之下,早在两年前我就看到《隐形陆军》,但相比美陆军的做法,这种差距是明显的。世界领先的美国陆军已经成立了“未来司令部”,解放军应该如何打造“新陆军”?其一,一定要打破大陆地的羁绊,上天入地、翱翔网络。《网信军民融合》战略论坛曾经发表国防大学以为青年才俊的文章,提出“深空、深地、深海、深网”四种作战样式,其关键在于一个“深字”。对陆军来说,插上网络的翅膀是一种必然,当然这也同时是海空军等各军种的必然选择。美国陆军聚焦的“信息战和非常规战、战场情报准备、让部队保持足够的灵敏性”3个关键领域,其实那一个也离不开网络空间。其二,一定要打破“拼刺刀”的思维,智慧支撑、情报先行。对于陆军,未来战场一定是从拼体力走向拼智力。诚然,良好的体魄是坚实的基础,但“拼刺刀”走向“比键盘”也是时代的必然。陆军面对的未来战场,首先是联得上,其次是看得清,然后是打得准。其三,一定要打破各自为战的做法,联合作战,体系对抗。这篇报道称,通过让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继续管理人事等基本行政事务,陆军能力整合中心能够集中精力在最需要的领域使用其有限人手。韦斯利说,“我们并不是在白费工夫。相反,我们还必须改变我们的风气,变革我们的组织架构,以便其充分融入”未来司令部。美军的做法是各司其责,这也是军种内部的一体化。与此同时,在各军种之间,也要实现一体化能力的聚合,有系统思维,打总体战争。这其中,军民融合不仅仅是国家战略,也是基本法则,尤其是在“民在一线,军为底线”的网络空间,更要向生产力要战斗力,从市场转换战斗力。

二、提升“一种能力”的“几点建议”

提升什么样的能力?国家层面,在构建国家一体化的战略体系和能力。同样,军队也要构建一体化的战略体系和能力,这是时代的变革、对手的挑战,也是自身的进步。而这种战略体系和能力,在战略层面,以总体安全观为指导,在战役层面,以网络空间对抗为牵引,到战术层面,则要积极备战5G网络或将释放的更大防御能力。第一,推动在网络空间和通过网络空间凝聚一体化的作战体系和能力,坚持四个一体化。其一,实现网电一体化,打好信息流程战。美军太空、网络、电子战能力融合正在加速。其二,做好虚实一体化,打好混合战,实现传统作战和网络战的融合。美国进行网络战与传统岗位指战员混岗训练有近是个年头。其三,战略与战术一体化。战略网络战和战场网络战。这方便值得借鉴的是俄罗斯战略网络战,造成美国大选被干扰的可能,成为标榜具有民主洁癖的美国政客挥之不去的阴影,成为导致美国国内分裂内斗的典型战例。其四,信息攻防与实体毁瘫一体化。网络战争正从聚焦信息的1.0版走向毁瘫为目的的2.0版。美国持续纠缠网络窃密的话语权主导,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第二,推动网信军民融合这个最具潜力,最具活力的领域超常规发展,坚持军事斗争的主导地位。尽管网络战与传统作战有所不同,但同样的道理,大刀王五打不败八国联军,义和团不可能刀枪不入。在当前网信军民融合过程中,我们要大力借重网络“大刀王五”,但要高度警惕网络“义和团”,尤其是一些刀枪不入的企业宣传,其关系力度和活动热度更高,会扰乱正常秩序,尤其是军事斗争的秩序。应该在网信军民融合中,坚持军队专业力量的主导地位,以战争思维,从军事需求,就国家责任,引领企业参与其中,发挥重大作用。第三,推动网络战武器装备研发的特殊与快捷化发展,坚持网络国防的前沿、先进地位。尽管在网络攻防中有“高手在民间”的说法。但我们始终要看到,战场市场,战斗力生产力之间的差异。如何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关键的一点是具备战场与市场之间,战斗力与生产力之间高效的转化能力,以更加特殊、便捷的模式,加快转化,适应瞬息千变万化的网络空间。在这个过程中,切实发挥多层级“网络靶场”的重要价值,以前沿性,先进性为考核标准,形成“即插即用”的转化模式。

2019年01月17日,哈尔滨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