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日本索岛多年:这次能要回吗?

作者:远望   来源:华语智库

领土问题太过敏感,俄日双方在缔结和约和岛屿归属孰先孰后问题上眼下还没有完全谈拢,具体表现为:岛屿归属涉及深层历史遗留问题,矛盾错综复杂;俄日两国对岛屿归属的态度存在巨大差异,很难达成协议;岛屿归属涉及大国背后的战略较量,问题不易解决;岛屿归属涉及俄国内外重大安全问题,俄不会轻易答应。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表示,谈判处于初始阶段,俄会尽量减少与日本签署和平协议所需时间,但是完全不需要时间是不可能的。讲的就是这个问题火候还没到,急不得。

日本索岛多年:这次能要回吗?

 

这个问题问得虽然有点急,但多少也反映了一点日本当局的一种急迫心情。安倍首相不知为此已与俄总统普京见了多少次面,大概20几次还是有的。今天又专程来到了莫斯科与普京总统谈索要“北方四岛”与缔结日俄和约事宜。安倍本人自然希望这次不要空手而归,世界也在关注。笔者想说的是,各方包括安倍首相本人,还是要继续保持点耐心。这是因为,领土问题太过敏感,双方在缔结和约和岛屿归属孰先孰后问题上眼下还没有完全谈拢,具体表现为:

一是岛屿归属涉及深层历史遗留问题,矛盾错综复杂。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俄称的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是指国后、择捉、齿舞、色丹4个岛屿,总面积5036平方公里。所谓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之争,实际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更是“冷战”结构的产物。据资料介绍,日本对北方4个岛屿的领有关系在1855年就已得到确认。日俄战争后,日本占领了俄罗斯库页岛南部。1945年2月美英苏制定《雅尔塔协定》时明确,“库页岛南部及邻近一切岛屿须交还苏联”,“千岛群岛须交予苏联”。同年8月,苏联派兵占领了国后、择捉、齿舞、色丹4个岛屿。1946年2月,苏联单方面宣布将千岛群岛、南库页岛及齿舞、色丹两岛并入苏联版图,日本朝野对此不予承认。但此后,两国也没有出现争议,彼此相安无事。1954年,日本鸠山一郎取代吉田茂上台组阁,新内阁积极谋求改善与苏联关系,主张恢复日苏邦交正常化。此举引起美国的高度警觉,出于“冷战”对抗和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美国及日本国内的亲美势力竭力阻挠日苏关系改善,抛出了所谓的日苏领土问题,并在此问题上大做文章,挑起矛盾,制造日苏关系紧张气氛,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争端问题由此产生。之后,在美国的搅和下,日苏两国围绕此问题进行了较为激烈的政治、外交斗争。1956年苏日达成协议,签署了《苏日联合宣言》,根据该宣言,苏联同意在双方签署和平条约后考虑向日本移交南千岛群岛的齿舞和色丹两岛,但宣言未提及国后岛和择捉岛的归属问题。该文件得到了双方的批准,但随后日本拒绝执行该文件,坚持归还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和齿舞岛作为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之后,双方又进行了长期的交锋,但问题始终未能解决。

二是俄日两国对岛屿归属的态度存在巨大差异,很难达成协议。目前,俄日两国就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的历史遗留问题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依然存在很大的意见分歧,双方都认为对4个岛屿拥有主权。俄方态度是:日本必须承认俄对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拥有的主权,然后才能继续往下谈签订和平条约等其它问题。俄外交部近强硬表示,为了解决俄与日本之间的和平条约问题,日方应该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包括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拥有的主权”。2019年1月11日俄方发布公开声明指出,签署和平条约、解决争端的根本在于日本当局必须全面承认身为二战战败国所要承担的后果(即领土划分)。在此基础上,双方才能建立起面向未来的、全新的、真实的相互信任关系,两国人民在接受这个事实前提下才能相互谅解。俄认为其占领4个岛屿是二战的结果,改变这一结果将意味着否定二战。因此,俄方主张,根据苏联和日本1956年签署的《苏日联合宣言》,俄只能以签署和平条约为条件将齿舞、色丹两岛归还日本。俄罗斯的立场是,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已根据二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如果日本不承认这一事实,那么缔结和平条约是非常困难的。日方态度是:俄利用日本战败强占4个岛屿是“非法占领,”只有将4个岛归还日本后,日方才能与俄签署和平条约。日本坚持以1855年俄日签订的双边贸易边界条约为依据,要求俄归还南千岛群岛4个岛屿—择捉岛、国后岛、齿舞岛、色丹岛,并将归还这4个岛屿作为与俄签订和平条约的条件。由于两国互不让步,即将在莫斯科举行的“安普会”可能也不会取得实质性进展,更不太可能达成涉岛协议,双方将继续较量下去。

三是岛屿归属涉及大国背后的战略较量,问题不易解决。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问题,表面上是俄日领土之争,实际上背后是俄美两大国的战略较量。在东北亚区域内3组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中,美国一直在插手俄日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争端和中日钓鱼岛争端问题,包括政治上为日出谋划策,外交上鼓动日本向俄索要岛屿,军事上支持日本有所准备,并积极向日兜售先进武器装备。美把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争端问题看成是牵制打压俄罗斯的一张“关键潜力”牌,一直在经营,择机随时打出,给俄制造麻烦,策应美在其它战略方向上的行动。如在北约东扩遭遇俄罗斯顽强抵抗时,或美及北约与俄在西部战略方向关系极度紧张时,美可能挑起日俄领土争端,从东面向俄施压,策应美及北约在西面的行动。这次日本与俄罗斯谈判解决4个岛屿归属和签订和平条约问题,美国又跳出来搅局,给日本政府出谋划策,背后为日本撑腰打气。据媒体报道,2019年1月14日,日俄外长会谈时,日本官员称美国对正在进行的日俄和谈很感兴趣。俄外长拉夫罗夫当即质疑日本政府的独立性,并表示,日本政府关于美国在俄日和平条约谈判中作用的言论令人愤慨,同时提醒日本,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化行动,如发展导弹防御系统等,这些举措名义上是为了应对朝鲜的核威胁,但实际上则对俄中两国安全构成威胁,并增加了该地区的军事紧张程度,这些都不利于日俄和平条约的签订。俄发言人扎哈洛娃此前也称,日方表示,在签订和平条约上,日本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为什么需要美国”,华盛顿的作用让人难以理解。此外,2019年1月6日,俄媒体报道,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强烈反对并威胁日本若同意只归还4个岛屿中的2个,将影响到美国将冲绳归还日本的进程。从侧面透露出并证明美国在染指俄日岛屿争端的问题。同时也反映出,美国不希望俄日尽快解决领土纠纷、改善关系,以防止弱化美日同盟。美国希望俄日领土争端问题长期存在,这样便于美国控制日本围堵打压俄罗斯。

四是岛屿归属涉及俄国内外重大安全问题,俄不会轻易答应。目前,俄面临非常复杂的内外部安全环境。内部主要是安全稳定问题。外部则是美及北约的现实威胁,俄认为,已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美军和北约组织在俄周边展开了一系列军事动作,包括组建部队、前推战略武器部署、强化陆海空天网多维侦察、组织大规模联合军演、武装波兰和波罗的海3国、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原东欧国家和前苏联部分加盟共和国等。俄认为,美及北约正在从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各个战略方向上增加对俄的军事压力,俄若再在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问题上向日本妥协让步,归还日岛屿,等于是主动将俄东部战略方向的安全屏障,特别是千岛群岛的防御体系撕开了口子,将带来两个方面的重大安全隐患:其一是,美国会迅速在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上部署部队,将军事力量前推到俄家门口,对俄东部战略方向构成直接威胁。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第6条规定,美国可以在日本任何地方建立基地。只要岛屿归还日本,美国肯定会向日方提出驻军要求。近日,驻日美军司令马丁内斯主动表态称,假如俄将南千岛群岛移交给日本,美国不会在岛上驻军。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另,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在新加坡向普京表示,如果俄方按照《苏日联合宣言》将南千岛群岛中的齿舞、色丹2个岛屿移交日本,那么日方将不会允许美军在两个岛上设立基地。但问题是,日本能说了算吗?安倍政府下台后,新一届政府能延续安倍的政策吗?这些都是未知数。由此可见,俄不会轻易改变立场,做出不利于己的、存有安全隐患的决定。其二是可能带来国内安全稳定危机,动摇俄当局执政根基。近几年来,受美及西方国家经济制裁影响,俄国内经济困难,已经出现不满的声音。据1月14日俄媒体报道,民调显示,有57%的人认为,俄现政府无能力解决价格上涨以及居民收入下降问题;有53%的受访者主张现政府辞职。这就是危险信号。特别是欧洲地区近出现的“黄马甲”运动,已经不是基本的生活诉求,而是演变成了政治诉求,俄需要保持高度警惕。另外,领土主权始终是一个国家最敏感、最严肃的问题,弄不好会出大乱子,任何政府都会慎重考虑。近日,俄日刚一讨论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问题,俄国内就出现了反对声音。据媒体报道,2018年12月俄萨哈林州有数百人举行集会,高呼“不交出领土”、“卖国行为是犯罪”等口号。俄媒体称,今年1月19日至20日在莫斯科召开集会的申请也已被提交。1月10日俄议员提出一项法案,规定议会授权移交俄罗斯管制之下的任何领土都属于非法行为。上述情况反映出问题的复杂性和形势的严峻性,俄不得不认真对待。俄总统普京曾经说过,俄罗斯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因此判断,俄不会答应日本的索岛要求。

近日,俄日两国因岛屿争端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外交上,俄日围绕北方四岛问题争吵激烈;军事上,自2018年12月中旬以来,俄空海军先后3次出动5架次苏-24侦察机、伊尔-38海上反潜巡逻机抵日本北部外海空域进行侦察巡逻,日机紧急升空应对。特别是2019年1月14日两国外长会谈结束后,俄军于16、17日连续出动苏-24、伊尔-38特种战机对日侦察,旨在监视日方动态并彰显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隐含有“以军护岛”的意图。另,1月7日,俄边防部队在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附近还扣押了2艘日本渔船,引起日方严正抗议。这些都对即将举行的“安普会”有负面影响。

前一天,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表示,谈判处于初始阶段,俄会尽量减少与日本签署和平协议所需时间,但是完全不需要时间是不可能的。讲的就是这个问题火候还没到,急不得。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