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

张志坤:“斗争精神”是中华崛起的思想灵魂

作者:张志坤  来源:乌有之乡

们所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是,中国对此做好准备了吗?能永久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

张志坤:“斗争精神”是中华崛起的思想灵魂

  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了重要讲话,讲话中他再一次强调“斗争精神”,总书记指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需要有充沛顽强的斗争精神。领导干部要敢于担当、敢于斗争,保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年轻干部要到重大斗争中去真刀真枪干。

  这不是习总书记第一次提到“斗争”,也不是仅仅只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个问题上讲“斗争”。事实上,习总书记一直高度重视“斗争”问题,他曾强调指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场伟大社会革命,必须时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要“保持斗争精神”、“培养斗争精神”,要“牢牢掌握斗争主动权”。

  在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让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经风雨、见世面、长才干、壮筋骨,保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可见,“斗争”问题在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中占有相当突出的位置。

  既然这样,那么接下来就产生了一系列值得提出的具体问题,比如,“斗争精神”在当代中国究竟处于什么位置,是首要、次要还要一般需要?是上位、中位还是居下位?在中国人的精神架构体系中,这一精神属于核心,还是外围的装饰与点缀?习总书记所说的“许多”“伟大斗争”,究竟都是些什么“斗争”,“斗争”的对象又是谁呢?

  笔者以为,归根结底,“斗争精神”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过程中居核心与主导地位,提出这个问题既不是应景,也不是点缀帮衬,而是当今中国已经再次出现了对此“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历史必要。

  但是,论证这一宏大命题太耗神思笔墨,笔者偷懒,把2015年3月和2018年9月所写的两篇文章附后,聊以为据。

  附文一:不会斗争就不可能赢得胜利

  (2015年3月)

  中国崛起必须赢得几个方面的胜利:

  其一,要赢得反霸权围堵遏制的胜利。

  其二,要赢得反分化反西化的胜利。

  其三,要赢得反腐败的胜利。

  上述三个方面的胜利至关重要,对崛起复兴的中国而言,都只能胜利不能失败。这大概是“共识”。

  因为如果不能赢得反围堵遏制的胜利,则中国在战略上就将始终受制于人,仰人鼻息,没有战略上的独立与自由,所谓崛起也要成为片面花哨的而不是全面真正的崛起;

  因为如果不能赢得反分化反西化的胜利,中国就可能像前苏联那样四分五裂,也可能像伊拉克那样“民主”、“自由”下去,所谓的复兴也将成为一个泡影;

  因为如果不能赢得反腐败的胜利,腐败在中国继续蔓延或者强势反弹,中国社会就要自朽垮塌,所谓的“中国梦”就是一场梦幻。

  如何才能赢得上述三个至关重要的胜利呢?

  任何人回答也只能有两个字——“斗争”。中国必须与霸权做斗争,围绕围堵与反围堵,遏制与反遏制展开较量,并在较量中赢得胜利;中国必须与分化西化的各种思想、势力做斗争,维护中国的统一,杜绝中国俄罗斯化或伊拉克化;中国还必须与腐败做斗争,强化制度体制的自我修复机制,避免历史周期律,加强执政合法性,确保执政党的执政地位。所以,斗争在中国客观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一部中国崛起复兴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斗争史。

  上述这些斗争都非常激烈,第一,它们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不是哪些人愿意与否的问题,也不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第二,胜利绝非唾手可得,这些斗争都将艰苦卓绝,要经过漫长的甚至是反复的过程。也就是说,它们将成为当代中国的主线,并贯穿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这说明,“新常态”的核心内涵是斗争。

  在当代中国的政治语境中,“新常态”一词横空出世,由一个描述新阶段经济形态的词汇迅速走红,向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拓展,覆盖了方方面面,由此而来,“新常态”已经上升为当前中国的历史的阶段性特征,可以说,中国已经进入“新常态”时期。

  进入“新常态”时期的中国必须确保两条基本的底线,一是安全,一是发展,通俗地说,就是“不能停”,“不能乱”,所谓“不能停”就是发展不能停;所谓“不能乱”就是社会不能动乱。拜改革开放三十年之所赐,现如今中国社会内外矛盾的积累已经到了相当严峻的程度,只有通过强有力的“否定”——也就是斗争,才能解决问题。所以,如果说当前及今后一个阶段是“新常态”时期,那么这个“新常态”核心的内涵就是“斗争”:对外开展新时期、新形式、新内容的反霸斗争,反西化斗争;对内开展反腐败斗争,反分化斗争,不破不立,以斗争求发展,以斗争促稳定。

  这还说明,中国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首先是不能回避斗争。曾几何时,“斗争”一词在中国消逝得无影无踪,曾经最讲斗争的共产党甚至都不敢与“斗争”二字沾边,避之唯恐不及,好像中国从此无斗争,只剩下发财一途。一个时期,官方对于斗争的态度大致上可以概括为六个“不”—— 不闻不问、不听不看、不抓不管,甚至直到现在,依然对严峻的意识形态斗争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掩耳盗铃的态度,经常自我安慰、自我麻醉,什么“意识形态的主流是好的”,“广大思想工作者的主流是好的”云云,对当代中国意识形态整体性塌陷以及普世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泛滥的程度严重估计不足。所幸的是,十八大以来情况开始好转,不但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有所反击,而且斗争的意识,斗争的态度也渐渐浮出水面,不再像以前那样躲避否认。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不回避斗争只是一个起点,在不回避的基础上还要勇敢地迎上去,敢于斗争,并在斗争中学会斗争,逐渐做到善于斗争。非如此,胜利不会到来。以为中国崛起可以采用闷声发财的办法,这不过是可怜的乡下土财主心态。乡下的土财主可以这样,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复兴却做不到这样,也不能这样。

  内外斗争无疑要给中国带来巨大的战略压力,这不是中国愿意与否的事情,这固然是坏事,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又给中国前进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压力变动力,中国封建社会往往就是因为没有外部压力而颓废堕落。无数历史事实说明,民族与国家的成长,一定的外部压力相当必要。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还得好好地感谢美国霸权,应该谢谢美国以及一切西方国家,一直义务地充当中国人民的反面教员。

  附文二:当今世界的冲突斗争有多严峻

  (2018年9月)

  中东局势一直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最近一个时期美伊战争危机又重现江湖,彼此发狠,说了很多充满威胁性的语言。这其中,以色列等国家也参乎了进来。据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一个核设施仪式上宣称,“中东存在一个‘简单的事实’,即弱者无处可逃。弱国只会崩溃,被屠杀,从历史中消失;强者,无论好坏,都将继续存在”(见《环球时报》2018年8月31日题为《伊核协议走向崩溃边缘》的报道)。

  不知道内塔尼亚胡因为什么说出这样的狠话,也不知道以色列最近准备屠杀灭掉中东的哪个弱者,毕竟以色列并没有进入战争状态,更没有面临生死存亡关头,崩溃、屠杀、消失. . . 这是多么血腥而可怕的词句,其中并无一丝一毫的道德与真理约束,这样的话听起来是多么令人毛骨悚然!

  这恐怕不仅仅是内塔尼亚胡内心真实的想法,更是中东赤裸裸的现实。这样的现实将毫不留情地引发我们深思,当今世界,究竟还有多少你死我活的斗争?

  当今中国有一种理论不这么认为。这种理论学说的基本逻辑是,全人类都有着共同命运,大家都担负共同的使命,因而彼此之间利益高度关联,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彼此的分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存在势不两立的战略对峙,更不存在你死我活的冲突死结,因而只能用合作与协商来解决来协调,从而实现你赢我赢大家一起来共赢。

  但遗憾的是,世界上许多人、许多地方完全不理会这一高、大、上的理论学说,上述以色列内塔尼亚胡的宣言就是明显的一例,除此之外,全球范围内各种难解的冲突与对立还表现为如下几个类型:

  其一,战争进行中的你死我活

  打仗就是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二者辩证统一,简单地说就是你死我活。这样的事情有正在进行的中的叙利亚内战,巴沙尔政权与武装反对派你死我活;有正在进行的胡赛武装与沙特联军之间的战争;有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塔利班等分别同他们敌人所进行的各种形式战争,“国际社会”通行说法是“反恐战争”,等等。上述战争的参与者彼此之间都在进行有你没我、不共戴天的搏斗。

  其二,斗争进行中的你死我活

  这种斗争以美国为主轴,美国所要掐死的国家在世界上为数不少,比如委内瑞拉、古巴、朝鲜、伊朗等国的现政权,今后还会不会增加土耳其等,在所难言。这就引发了上述各国政权同美国之间的搏斗:一方面美国要铲除他们,一方面这些被美国要铲除的对象则拼命挣扎求活,所以彼此之间的斗争也是地狱大门边上的事情。

  其三,对立冲突下的你死我活

  类似的冲突与对立包括著名的巴以冲突,这个冲突大概无解;可能还要包括中国的各种“独”,譬如很嚣张的“台独”,不知道有朝一日大陆统一台湾后怎样处理这些人,是不是要把他们供养起来,本人以为可能不会,可行的办法是应该予以审判,其首恶者还应该处以极刑;与此相类似的还有乌克兰东部的分离反叛力量,从乌克兰波罗申科政权的角度看,是可忍孰不可忍。上述几种对立与冲突也要死要活,巴以之间的冲突几乎天天死人就是很好的证明。

  当然,除上述三种类型之外,还有著名的普世价值与各种政治“异端”之间的对立,还有美俄的核对峙,还有美国的全球核打击计划——这一计划要拿全世界的人类来为核战争殉葬,也应该属于一种战略对立,等等,笔者不知道这应该属于哪一类,算不算另外一种的“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这一切都用客观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人类世界所存在的矛盾与斗争在许多方面仍然具有不可调和的性质,冲突严峻、斗争激烈是摆在人们眼前的基本事实,而且还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这是世界最真实的一面。尽管我们并不否认人类世界确实有利益关联、命运相同乃至共饮一江水、彼此同呼吸的一面,但这毕竟只是一面而已,完全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或普遍性原则。这当然是好的一面,理应发扬光大,也应该对此予以充分的认识。但是,如果仅仅认识、弘扬这一面而对另一面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采取掩耳盗铃的态度,则未免就失之于片面、错误,就将无法在思想理论上释读这个世界。

  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要在实践上不得不具体地应对人类世界你死我活的这一面。我们所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是,中国对此做好准备了吗?能永久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