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察

张志坤:欧洲一体化还希望几何

               作者:张志坤  来源:乌有之乡
中国同欧盟各核心成员的关系,其实没有把握,也不可信赖,随时有可能鸡飞蛋打,对此切不可掉以轻心。

张志坤:欧洲一体化还希望几何

  曾几何时,欧洲将走向一体化,世界将出现一个“欧国”的说法甚嚣尘上,当欧洲27个国家最终签署里斯本条约的时候,很多人都为此欢呼跳跃了起来,这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国人。

  很长时期以来,一些中国人就盼望着欧洲成长为世界的一极,他们似乎从这里看到了对抗霸权的希望与前途,他们认为,这是世界走向多极化最强有力的昭示,不断成长壮大的欧洲将成为霸权的抗衡力量,将有效地冲消美国一霸独大态势,形成对美国的战略牵制,从而为中国提供广阔的回旋空间,使中国可在美国与欧洲这两强之间折冲樽俎、游刃有余,获得空前的战略自由和发展机遇。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欧洲战略独立性的成长,极力要从欧洲的每一个举措中看出其叫板美国的蛛丝马迹,如久旱之望云霓. . .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结果如何呢?

  结果是现如今的欧洲越来越失去所谓“战略独立性”。尤其在对俄、对华关系上,欧洲现如今总体上就是霸权的战略附庸,正在对美国亦步亦趋。有甚者,其中的一些国家简直就是甘为鹰犬、助纣为虐,令人十分失望。既然这样,我们不仅要问,欧洲一体化还希望几何,还值得我们期待吗?

  事实上,鼓噪欧洲走向一体化的那些人只看到经济关系及其所发生的作用。如果从经济视角上望出去,所看到的自然是欧洲各国之间密不可分、如胶似漆、亲如一家的关系,经济主义的信徒们往往迷信经济力量,他们很多时候都把这种力量看成是人类社会的决定性力量,具有左右人类一切关系的能力。国家关系当然也不例外,按照他们的逻辑,既然欧洲各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已经发展到如此程度,已经构成一个统一体,相关各国自然也就构成了一个统一体,不但在经济上统一,而且在政治上也实现统一,最后在军事上战略上彻底实现统一,这样一来,一个新型的统一的国家自然而然也就瓜熟蒂落了。

  但是,古往今来,单纯的经济主义在大战略问题上没有不碰壁的时候。人类社会的战略面貌并非单纯靠经济关系来决定,而是政治关系、军事安全关系、民族宗教关系等多种关系和多重矛盾共同塑造的产物,这是一条基本的战略规则

  从这条基本规则出发,我们就会发现,欧洲内外存在诸多历史现阶段难以克服矛盾与冲突,存在许多难以跨越的战略障碍,主要表现在:

  在欧盟内部,各国有诸多深层次的矛盾。英国存在严峻的苏格兰独立和北爱尔兰分离分立问题,西班牙有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有巴斯克地区的分离活动,法国有科西嘉的独立诉求,比利时有弗拉芒问题,等等,其中,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声势浩大、风起云涌,具有强烈的冲击力以及颠覆性的影响;欧洲各国之间也矛盾重重,英国同西班牙之间在直布罗陀的归属问题上存在主权之争,彼此之间动辄就挥舞大棒,来一番现代版的“豹子跳跃”;意大利和法国之间也不时掀起领土纷争,有难以化开的死结;英、法两国对德国在战略上并不信任,这三个欧洲最大的国家所扮演的角色大异其趣,德国是欧洲一体化的鼎立支持者、积极推动者,英国则不过是一个捣蛋者、破坏者,而法国则十分虚伪,对德国表面应付,实际上进行控制约束,始终貌合神离。一个人们都心照不宣的事实是,英法两国的核武器与其说是用来对付前苏联/俄罗斯,还不如说是为德国所预备,他们都绝不可能把自己核心战略权力拿来同德国共享,所谓的一体化早已经设置了透明的天花板。

  在外部,美国霸权对欧洲的控制无孔不入。德国尽管已经实现了统一,尽管二战结束已经七十多年,但德国事实上依然不能走出二战的阴影,其突出标志就是它的国防与技术发展仍然牢牢地被美国所框定,毫无余地被限制在美国所规定的范畴之内。从英美战略集团的根本利益出发,欧洲一体化成为独立的战略力量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因而不可能为他们所认可、所允许,他们从根本上支配欧洲、驾驭欧洲、使用欧洲的决心不可撼动,因此,在英美的主导下,欧洲的政治、军事与经济框架就只能存在有限的空间,北约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各国的防务都要服务这个大局;欧元只能做美元的补充与附庸;欧洲必须同美国保持政治一致,等等。简单地说,建立在一次、二次大战胜利和冷战胜利的基础上,美国霸权对欧洲的占领与控制是不可能逾越的障碍,欧洲做美国的战略仆人的基本态势在可见的历史未来不可能有根本性的改变。

  上述两个方面的原因足以摧毁欧洲走向“一体化”的任何前景,足以把一些人希望中的“欧洲战略独立性”彻底粉碎。至于此前所发生的欧盟一体化运动,不过是洗衣桶里冒出的肥皂泡泡,以前也曾五颜六色,今后还可能色彩斑斓,但都注定命不久长。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将上述认识僵化、绝对化,而要在此基础上,充分认识并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德国人从骨子里不认可美国,虽然它在可望的未来不可能有能力同美国进行战略抗衡,但这并不妨碍它将利用一切机会和手段对美国发泄怨气与不满;西方各国在具体分赃、分食时,彼此之间的矛盾就会凸显出来,在伊核问题、贸易问题以及对俄问题上难免爆发出狗咬狗丑态与窘态,这些都是中俄等国可资利用的空间余地。但是,归根结底,他们在西方主导世界、控制世界的大目标,大方向上高度一致与耦合,他们都要把中俄当做基本的战略对立面,把广大第三世界当做战略殖民地,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所以,现在谈论什么欧洲的战略独立性十分可笑,指望欧洲在战略上牵制美国更是十分幼稚的战略幻想(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在2009年写了《欧洲式的做大作强:是拥抱未来还是走向没落》一文,附后请参阅)。就目前的情况看,中国当然可以拓展自己在欧洲的战略空间,但大体只能在一些边缘地带徘徊深耕,对于同欧盟的关系,总体而言则具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这也就是说,中国同欧盟各核心成员的关系,其实没有把握,也不可信赖,随时有可能鸡飞蛋打,对此切不可掉以轻心。

  附:欧洲式的做大作强:是拥抱未来还是走向没落?

  ————对新“欧国”的管窥蠡测

  2009年11月3日,欧盟27国中的捷克终于最后签署了《里斯本条约》,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又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出现了。丘吉尔曾经说过:“设想欧洲今天成立关税同盟或政治联盟的时机已经成熟,那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谁能说将来也不可能呢?”60年的时光过去了,丘吉尔的“将来的可能”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比丘吉尔的设想走得更远。现在,新的欧盟已越来越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了,再过几天,他们还要推选出自己的“总统”、“外长”,看起来,一个崭新的“欧国”似乎已经诞生。鉴于欧洲本来就在世界上影响巨大,欧洲的任何重大事件与政治进程都必然要波及世界、影响深远,那么,这个冉冉升起的“欧国”其未来与战略影响究竟会怎样呢?这恐怕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事情。

  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迎合当代世界政治需要的“统一”

  “统一”的欧洲无疑令人瞩目,这个新“欧国”将拥有数量庞大的人口、巨额的经济总量和广阔的“国土”空间,块头足以与美国比肩,如果苏联今天还在的话,也完全可以与之抗衡,这也正是欧洲走向联合的初衷与动力:在美苏的战略夹缝中改变侏儒状态而成为战略巨人。自从上个世界五十年代以来,尽管其中不乏波折,但欧洲统一的步伐总的来说不断加快,正如丘吉尔预言的那样,“在危险和需要的压力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一些在今天看来是不实际的设想,很可能在几年之内就成为显而易见的和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丘吉尔所说的“危险和需要的压力”,就来源当时的两极世界,正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战略对抗,催生欧洲走上了联合的道路。

  但是,在苏联解体、两德实现统一、德国已经是世界经济大国和强国的背景下,欧洲统一“危险和需要的压力”在哪里呢?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曾经说:“这个世界应该是G3,但如果我们再不争气的话,这个世界可能真的要被G2控制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果真有G2可以姑且不论,但新“欧国”旨在扩大对世界事务影响力的主要指向和瞄准的对手却明白无误,俄罗斯已经不在“欧国”的话下,新“欧国”是欧洲人自己的做大做强,是为了拥抱未来,开辟欧洲的未来之路。

  二、全球格局中的“欧国”版块可能带来的战略影响

  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深切地感到,人类越来越大,地球越来越小,有人已经称之为“地球村”。从战略观察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已经小到如此的程度,以至于很难让各个战略大腕都能划出自己需要的领地,这大概是地球的人类饱和吧,就如同非洲一片草原只能容纳有限的狮群一样。现在,“欧国”在成长,它将向哪里划领地、要补偿呢?

  首先,“欧国”堵死了俄罗斯通向西方的道路。俄罗斯双头鹰从来都把欧洲作为自己的梦乡,一部欧洲的历史很大程度上是英法德俄的关系史,俄罗斯历来深深卷入欧洲的事务,中、东欧国家和地区更是俄罗斯演绎大国战略的舞台,列宁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沙皇俄国是欧洲的宪兵”。现在,新“欧国”的国土边疆已经毫不留情压到了俄罗斯的疆界,基于力量对比的严重失衡,在可预见的将来,俄罗斯将再也无法重走彼得大帝之路,不可能再将波罗的海沿岸及波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也不可能再依托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强有力地干预巴尔干事务,可以说,面向西方,俄罗斯今后只能在白俄罗斯、乌克兰、摩尔多瓦这三个地方唱戏,如果唱不好的话,连乌克兰、摩尔多瓦都可能被“欧国”收为己有。或者干脆说,未来中东欧必然要被“欧国”填得满满的,不会有俄罗斯的插足空间,未来的俄罗斯只能孤处边缘、无可奈何地去咆哮嘶鸣。

  其次,“欧国”将同新型国家争夺世界原材料市场和产品市场。一部西方的资本主义史,说到底,就是一部争夺原材料产地及产品销售市场的历史。几百年来,欧洲国家控制了全世界,他们先是瓜分全球,把亚非拉变成他们的殖民地,殖民地时代过去后,又通过技术以及市场金融手段控制世界,通过这样的控制,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寄生在全世界人民身上。现在,随着中国、巴西以及大量新兴经济力量的发展壮大,不仅美国的资本主义市场与金融发生了空前的危机,就连欧洲资本主义的市场与金融也面临着根本性的危机,他们随心所欲控制世界经济进程,随心所欲安排世界力量格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早在六十年代,德国的政治家弗·约·斯特劳斯就说,“单一民族国家,特别是在今天的欧洲,是一种不合时代的事物,因为这种国家面积和人口都不足,在国家竞争不能作为能存在下去的单位发挥其作用。”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他们就完全可能丢掉对非洲、南美洲、中美洲、中东、中亚甚至澳洲资源与市场的控制。如果不能让他们制订世界市场的游戏规则,不能让他们决定世界主要产品的价格,那真是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难受。新兴国家的力量已经发展到如此的程度,一对一地较量让他们深感力不从心了,2008年奥运会以来的众多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就提出了“争气”不“争气”的问题。借用“欧国”这个平台,主要的欧洲国家拧成一股绳,无疑会使他们在死死抱住旧秩序、旧体系的挣扎中心里更加踏实一些。

  最后,不是也不可去挑战美国,但力图要在美国面前挺起腰杆。欧洲在经济上是巨人,整体经济水平并不低于美国,但在政治上、军事上,欧洲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矮子,甚至是侏儒,完全听命于美国。美国为欧洲提供了安全承诺,提供了核保护伞,在美国的领导下,欧洲实行集体防御的军事战略体制,形象地说,欧洲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牵着山姆大叔的衣角走路。但是,欧洲也不是不明白,山姆大叔其实只是一个年青的愣小子,脾气暴躁唯我独尊不说,还要时不时地摔上一跤,连带着欧洲跟着打趔趄,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不能一棵树吊死,这个道理,欧洲的政治家们也明白得很。寻求欧洲“独立”,一直是他们的梦想,其中尤以德国的政治家们最为迫切,他们曾经把两德统一寄托在欧洲的统一上,认为只有欧洲的统一才能实现德国的统一,才能实现欧洲的“独立”。两德统一后,他们并没有满足现状,继续推进欧洲的统一进程,一个新的强大的“欧国”或许就可以与美国并驾齐驱了。

  三、未来的前景

  统一的强大的“欧国”看上去可望而又可即,展现在“欧国”人民面前的几乎就是一片灿烂。但问题是,“欧国”的人民真的就这样热衷于放弃祖国去建设一个新国家吗?抑或这仅仅是无奈之中的一种权宜之计?欧洲人的“英特纳雄耐尔”果真将顺利实现吗?笔者以为,新“欧国”模样初具,看起来似猫似虎,但是,在通向“国家”的道路上,欧洲人还要面临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障碍。

  第一,不会因为经济上一体化,就可以在政治上军事上也实现一体化

  “欧国”27个主体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有穷有富,难以同桌进食;各民族各有特点,在宗教文化上也有明显区别;有的国家奖有完备的军事工业体系,拥有强大的核力量,有的国家连制造起码的装备都做不到。经济发展水平不齐尚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调节,但是诸如核武器这样的国防资源如何共享?英法等老牌殖民国家还有相当的海外殖民地,这也是难以共享的。可以说,经济上一体化可以靠人的理性努力来实现,但国家的核心力量与资源很难分享,这就如朋友相处,钱财尽可以互通有无,没钱可以相借,但老婆却是绝对不能相借的,道理是一个道理。

  第二,主权国家不可能甘心祖国没落

  推动欧洲联合,动力主要源于德国,一帮小国如波罗的海诸国,巴不得因此披上一张虎皮,以此来吓唬“北极熊”。但真要让各国名存实亡或者名实俱亡,这恐怕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弗·约·斯特劳斯说过,“德国是新欧洲星座的地理中心。它的政治演变,加上它成功地重建了它的经济潜力,以及尤其是全体德国人要求重新统一和建立一个更稳定、更广泛的欧洲结构的潜在愿望,将在今后的实践中发挥基本的作用。” “德国问题是欧洲联合问题的核心”。德国人是这样想的,但这并不代表英国人、法国人也这样想。事实上,欧洲主要国家仍然存在深深的猜忌与不信任,只不过这种心理深藏于内,只会偶尔一露。记得撒切尔内阁的财政大臣李斯特曾经说过,把今天的欧洲交给德国还不如当初交给希特勒。最后当然以“失言”了之。最近还有披露说,当初两德统一,英国和法国都曾设法阻止,甚至不惜为此求助于苏联,可见猜忌提防之深。无论怎样经济一体化,英国死活不愿意放弃英镑;无论怎样一体化,法国矢志要加强法语的地位。连英镑和法语都舍不得,难道还能舍得国家的名号与权利吗?

  第三,“战略双轨制”能一直顺利地并行吗

  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欧洲是西方世界的欧洲,但是,欧洲更是美国人的欧洲。说得彻底一点,欧洲是美国人拯救出来的,直到今天,其政治秩序也是由美国人安排的,欧洲的防务也是在美国领导下共同实施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同盟,也是政治上的同盟,是西方世界公认并且共用的战略平台,正是依托这个平台,西方集团才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才能在冷战胜利后不断扩大战果。北约事实上已经具备统一欧洲的作用。那么现在又有了一个“欧国”,北约要因此成为只是美“欧”两国的军事同盟吗?北约与“欧国”两种机制并行运作吗?即或有人希望“欧国”能与北约分庭抗礼、并行不悖,比如建立什么“欧洲军团”“等,但美国在欧洲埋伏的众多特洛伊木马能让这样的期望实现吗?从这个意义上说,新“欧国”表面看起来可以与美国并肩,但或许还是避免不了长成一个畸形儿: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军事上的侏儒。如此而已。

  这就是欧洲的未来吗?应该说,欧洲的确是在努力去拥抱未来。但从另一个侧面看,这也无情地昭示了欧洲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没落,他们再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力量,如果不去自我叠加,他们在世界上的比重和影响就无可奈何花落去。走欧洲联合之路,靠新“欧国”打天下,这几乎就是欧洲最后的孤注一掷,一旦赌输,等待欧洲的,将是一片混乱分裂的泥潭。

  但是,他们前景不妙并不等于我们就可以掉以轻心、可以绝不萦怀、高枕而卧了。在当今险象环生的国际战略格局中,新“欧国”的诞生无疑使已临诸险的中国又增一大险。美国与“欧国”,他们之间有时候也可能发生狗咬狗的冲突,但是,在面对中国的时候, 他们就将完全是一丘之貉,他们将结成狼狈关系,在世界范围内遏制和围堵中国,使中国前有狼后有虎,左右难顾。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寄希望于欧洲与美国分庭抗礼,这样中国能增加战略选择的灵活性,增加与美国对抗的砝码。现在,“欧国”出现了,中国也将梦碎了。这是实在是一个大好事,早日让更多的中国人民从融入西方世界的梦幻中醒来,西方“先生”的教育作用实在是不可或缺,从这一点上说,“欧国”的出现也许还不能说一无是处。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