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2030年美空军作战力量建设构想

来源:远望智库 书香慧言 ​

2030年美空军作战力量建设构想

近日,美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CSBA)中心发布题为《大国竞争时代的空军》的研究报告。报告全文共210页,由美国前任负责部队、转型与资源的助理国防部长帮办、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马克·冈津格等5位专家基于前期秘密举行的多场以中美、中俄爆发冲突为想定的推演结果联合撰写。报告认为,海湾战争结束后,中俄等国开始发展多域“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以实现其国家目标。这些“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为中、俄等国在其周边实施“主场作战”提供了更大的优势,使美国更难以慑止或挫败中国在南海、俄罗斯在波罗地海的“入侵行动”。为应对这些挑战,到2030年,美国应调整空军的力量规划架构,并据此开展力量建设。具体建议如下:

一、空军未来力量规划架构设想

报告指出,美国防部利用力量规划架构来描述作战概念,潜在大规模作战的类型、数量和频率,以及各军种在评估未来部队结构和能力要求时应使用的构想。但目前,对手日益成熟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正威胁到美军在欧洲和印太地区的部队和基地,迫使美军必须放弃以往的力量规划架构。与此同时,空军必须做好准备,以支持国家战略威慑态势,保卫国土免受大国或其他机会主义入侵者的攻击。为此,空军必须为战略威慑、国土防御,以及挫败大国针对美盟的入侵行为等,做好组织、训练和装备工作。相应的力量规划架构应该是:

(一)战略威慑

包括大国冲突期间,保留部分空军力量用于支持战略威慑。目前,空军为满足核威慑要求维持了三种作战力量,分别是“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可携带核武器的B-52H和B-2轰炸机,以及数量有限的可投送核弹头的双用途战斗机。这些作战力量由空军的加油机、E-4B“国家空中作战中心”提供支援,以便在危机期间指挥和控制核力量,并由一支多用途旋翼飞机编队为其洲际弹道导弹部队提供支援。未来部队规划架构要求空军增加威慑力量的规模,以便在美国与一个或多个大国发生冲突时,能够提供战略威慑支援。这支部队将有助于阻止大国对手试图升级冲突或利用美军精力分散而攻击美本土。

(二)保卫国土

未来的力量规划架构需要空军维持一支力量来保护美本土及海外领土。除保卫美国领空,提供空运和其他能力来协助管控由本土受袭或灾难性事件而引发的后果外,空军未来的国土防御任务可能还包括在大国冲突期间,实施空中行动,以慑止和防御数量有限的巡航导弹的袭击。

(三)击败大国入侵

未来的部队规划架构要求空军调整力量规模和编成,以便为同时击败两个大国入侵者提供支援。一支能够慑止另一个大国利用美军在一个战区作战之机实施挑衅的联合部队应包括足够的空军来支持决定性行动,而不是实施暂时性“控制”行动。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中俄在其边界附近地区开展作战行动将在时间和距离上比美军更有优势。这些优势将使第二个入侵者能够彻底挫败美国的临时性“控制”行动,并在足够数量的美军从另一场冲突中抽身驰援前造成既成事实的局面。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中国或俄罗斯军队将有时间巩固和加强所占领的地区。届时,挽回局面将要付出令人望而却步的代价。因此,未来的力量规划架构设想空军的力量规模能够应对中俄的高端入侵,同时在未爆发大规模冲突的情况下,可支援国家的长期竞争目标,遂行反恐行动,并击败一个或多个实力较弱的地区入侵者。

二、2030年空军力量编成构想

(一)轰炸机

1、B-21“奇袭者”。为了确保能够在冲突环境下遂行大规模对地攻击任务,空军应重新平衡其作战力量,注重使用远程突防型轰炸机。空军计划中的100架总库存量的(TAI)B-21,无法满足一场高端大国冲突所需的突防打击能力。假设到21世纪20年代末,B-21的年产量可增至10至20架,那么到2030年,B-21的总库存量将达到55架。

2、B-2“幽灵”。B-2是B-21具备作战能力后,美军唯一能够实施远距离作战,并在对抗环境下实施纵深打击的飞机。它也是空载大型武器的最佳平台。2040年前后,空军应根据需要维持并现代化改造B-2型机。

3、B-52H“同温层堡垒”。空军应按计划维持目前75架总库存量的B-52H轰炸机。在B-21入役并具备核打击能力前,B-52H仍将是三位一体核力量的支柱之一。未来,可能还需要继续对B-52H进行现代化改造,以确保其仍然是美空军未来全球打击力量的一部分。

4、B-1B“枪骑兵”。随着B-21轰炸机的入役,空军应逐步退役B-1B。尽管冷战结束以来,B-1B在作战行动中表现出很强的作战能力,但它无法突破未来的冲突或高冲突环境,而且与B-52H不同,B-1B目前无法外挂武器。该型机的退役应按计划实施,以避免加剧空军在远程打击能力方面的不足。

(二)战斗机

美空军战斗机主要由最初在20世纪90年代或更早期设计和交付使用的非隐形战机组成。不具备隐形能力的A-10、F-15C/D、F-15E和F-16构成了美空军当前“主要任务飞机库存”(PMAI)战斗机总数的97%。第五代F-22A型战斗机仅仅生产了187架,远远低于空军最初要求的750架。老龄化和缺乏现代化改造导致空军在冲突环境下作战能力存在差距。为此,空军应采取以下措施来打造未来部队:

1、A-10“雷电Ⅱ”。到2030年代初开始更换A-10前,空军应按计划保留208架总库存量的该型机。由于未来几乎所有精确作战飞机都能为友军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空军不应该再为A-10开发替代机型。

2、F-16“战隼”。空军正在退役的绝大多数F-16战斗机都来自即将装备F-35A型机的战斗机中队。空军首先应淘汰其最老型号的F-16战斗机,并将能力更强的F-16战斗机维持到2030年,以保持所需的作战能力。

3、F-35A“ 闪电Ⅱ”。F-35A将取代F-16和A-10,但该项目因受到一系列问题的困扰而似乎走到了尽头。在当前小批量试生产(LRIP)情况下,F-35A的购买单价为8920万美元,到2020年单架飞机的采购价格可降至8000万美元。为加快部署速度,空军可将F-35A的采购量增加至每年至少70架。

4、F-15E“攻击鹰”。F-15E是在1987年至2004年间生产的,是空军F-15系列战斗机的最新型号。在2030年前,空军应维持并现代化改造F-15E。2030年后,如果空军要继续保留该型机,则应在2020年代对其进行延寿。

5、F-15C/D“鹰”。由于国防部决定终止F-22的采购,F-15C/D制空战斗机的服役期限将超过原计划。由于F-15C/D所剩使用寿命有限,空军应按计划在2020年代将其退役。空军还应发展并开始实战部署一系列新的作战能力,以便为联合部队提供在冲突及高冲突环境下开展行动所需的空中优势。

6、F-15X。在2020年代,空军可以采购新型F-15X战斗机,已取代部分或全部老化的F-15C/D战斗机。虽然F-15X是作战能力更强的“四代半”战斗机,但它无法在未来冲突和高冲突环境中作战。此外,采购这种飞机可能会挤占未来用于发展空军其他作战能力的资源。相反,空军应考虑用改进的F-35A来取代一些即将退役的F-15C/D。

7、F-22A。至少到2030财年,空军应维持并继续现代化改造F-22A。在未来突防型制空飞机入役前,F-22A仍将是国防部最有效的制空战斗机。

8、突防型制空飞机/突防型电子战飞机。突防型制空/突防型电子战飞机应是一种先进的飞机,能够在冲突和高冲突环境中自如地遂行远距离空对空作战、压制及摧毁敌方防空系统的任务。作为制空能力的一部分,突防型制空/突防型电子战飞机将有助于降低“区域拒止”威胁,并减少其他突防平台和武器面临的风险。与B-21项目类似,最大限度地利用成熟的技术及为其他先进平台开发的组件和任务系统,可减少实战部署多用途突防型制空/突防型电子战飞机的时间和成本。

(三)察打一体无人机

1、MQ-9。空军已经放弃了所有MQ-1“捕食者”飞机,并增加了MQ-9型无人机的数量。MQ-9无人机应保留至2030年,以帮助满足对空中情侦监资产的高作战需求。空军还应评估未来利用改进型MQ-9来支持国土防御和战区空军基地防御任务的可能性。

2、多用途无人机(MM-UAS)。“多用途无人机”是指国防部可在许可环境下或低端冲突环境下执行各种战斗和战斗支援任务的无人机。如果配置得当,“多用途无人机”作战力量可为冲突环境下的通信网络提供支持,实施空地打击、国土防御、情监侦、电子战及其他任务。如果利用现有技术或对现有无人机进行升级改造,空军可以很快拥有“多用途无人机”。

3、未来的MQ-X。空军迫切需要一种未来可突防的无人作战飞机(UCAV),它可以作为无人作战体系的一部分或与有人驾驶飞机协调作战,遂行对地打击、电子攻击、反制空及其他作战任务。空军应该在之前的无人作战飞机发展计划的基础上,尽快开始研发一款能够突防并在冲突环境下持续存在的MQ-X无人机系统,。

(四)作战管理、指挥与控制飞机(BMC2)

研发一种能够在未来支持冲突环境下作战的多域作战管理、指挥与控制飞机应是空军的首要任务之一。空军的作战管理、指挥与控制飞机是基于1950年代的飞机机身,越来越难以维持。空军正在把即将退役的7架E-3B/C预警机升级到E-3G配置。这将有助于空军在开发一种高级作战管理系统(ABMS)的同时,暂时维持作战管理、指挥与控制飞机的数量。这种高级作战管理系统能够在冲突和高冲突环境下作战,为地面移动目标指示器(GMTI)和机载移动目标指示器(AMTI)提供支援,使空军能够退役E-8“联合星”飞机。

1、E-3。空军应按计划在2030年前保留、维持和现代化改造E-3预警机,完成对高级作战管理系统的选项分析,并在2030年代中期E-3达到设计服役寿命前研发和部署新的装备。

2、E-8C。E-8C无法在冲突环境中生存,并且无法对其进行大幅度改造,以提高其生存能力。空军应在2020年代中期前按步骤退役E-8C,以防在所需的BMC2和GMTI能力之间出现能力缺陷。

3、高级作战管理系统。2030年或之后不久,空军应开始部署一种高级作战管理系统,能够在所有威胁环境下为联合部队提供作战管理与指挥控制、空中移动目标指示和地面移动目标指示。类似于空军能力发展倡议中的制空与电子战能力,高级作战管理系统应该是一套体系,具备多域空中移动目标和地面移动目标指示传感器及多域作战管理能力。它还应包括自主机器系统,具备融合来自所有作战域传感器的信息的能力。

(五)情侦监飞机

1、RQ-4“全球鹰”和U-2。到2030年,空军应根据需要维持和现代化改造RQ-4和U-2。这两种飞机的任何一种提前退役都会加剧国防部在战略监视能力方面的不足,而且也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其剩余服役寿命。

2、RC-135。至少到2030年,空军应根据需要保留、维持和现代化改造RC-135系列机。2008年,RC-135飞机可用性委员会确定,“尽管到2007财年,RC-135的平均机身年龄已达44岁,总计飞行时达到38,000小时,但至少到2040年之前,该机应该能够继续满足指挥官的需求。”

3、未来突防型情监侦飞机。长航时突防型情侦监飞机对于空中截击入侵北约盟国的高机动性装甲车和其他地面部队至关重要。而且还有必要搜索、锁定、跟踪移动式对空导弹、导弹发射架及中俄其他高端“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并为射击者提供相关线索。部署一种或多种无人驾驶突防型情监侦飞机应成为空军未来全球感知力量建设的首要任务之一。

(六)空中加油机

未来,空中加油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大国冲突期间为在欧洲及广阔的印太地区高度分散的联合空中作战行动提供空中加油支援。为此,空军应做好以下工作:

1、KC-135。空军应做好KC-135飞机退役与替代飞机采购的协调工作,以确保不会进一步加剧空中加油能力的不足。

2、KC-10。空军已计划自2019年开始退役KC-10,到2024年完成该机的退役工作。为避免加剧目前在空中加油能力上的差距,空军应延迟两年或更长时间退役KC-10,以确保能够有足够数量的KC-46A加油机入役。

3、KC-46A。截至2027年,空军应按计划采购KC-46A,以更换老旧的KC-135R/T型机和KC-10。空军还应筹划升级KC-46A,将其作为通信和态势感知节点,以支持多域作战,反制“区域拒止”威胁。

4、未来的空中加油机/KC-46A后续机型。在宽松和低烈度冲突环境下的加油能力将对未来联合作战至关重要。在目前所计划的179架KC-46A采购完毕后,空军应考虑将未来的空中加油机投入生产。

(七)战略与战术空运飞机

1、C-17A和C-5M。战略空运力量可能是空军问题最小的部队。 空军于2013年9月完成最后一批C-17的采购,并对C-5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造。截至2030年前,空军应根据需要维持并现代化改造这支部队。

2、战术空运飞机。空军应根据需要维持并现代化改造战区内空运力量,一直到2030年。未来,对战区空运飞机的需求将取决于多种因素,例如新兴的联合作战条令,以及未来陆军的力量编成等。空军应该评估这些变化将对其战术空运飞机带来何种要求。

(八)其他

1、战斗搜索与救援(CSAR)飞机、特种作战飞机和训练机。短期内,空军应保留一些HH-60G飞机,并获取战斗救援直升机,以确保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援当前和未来的冲突。空军还应继续按计划对其特种作战飞机和训练机进行资本结构重组和现代化改造。

2、未来的空军基地防御。当与中国或俄罗斯发生重大冲突时,对美国未来空中作战至关重要的战区基地很可能受到动能和非动能攻击。为此,空军应承担更大的责任来保护其在战区的空军基地。对于这种职能和使命的改变,空军可能需要额外的资金和作战力量。

3、美国的弹药和导弹工业基地。国防部首选弹药的库存始终长期缺乏支持持久性高烈度冲突所需要的弹性。随着空军飞机库存量的增加,对危机期间可消耗武器的投资也应有所增加。否则,目前的弹药短缺问题将持续存在甚至恶化,从而削弱空军的任务遂行能力。

附表:

 2030财年建议飞机库存数量

机  型 2019财年的TAI数量 2030财年建议的TAI数量 备  注
轰 炸 机 B-52H 75 75 保持现有TAI水平
B-1B 62 42 假设随着B-21的入役,B-1B开始退役
B-2 20 20 维持现有TAI水平
B-21 0 55 加快采购
总  计 157 192
战  斗  机 A-10 281 208 按计划维持6个飞行中队,不开发专门的担负近距离空中支援的替代机
F-16 935 625 随着F-35A的入役,数量逐渐减少
F-15C/D 234 0 在2020年代退役
F-15E 218 218 根据需要进行维持和现代化改进
F-22A 186 186 根据需要进行维持和现代化改进
F-35A 171 911 以每年70架的速度,加快采购
突防型制空/电子战飞机(PCA/P-EA) 0 50 尽快研发和采购
总  计 2025 2198

轻型攻击机、ISRMQ-9252252从21世纪30年代开始,用多用途无人机取代MQ-X040开发和采购新型突防型无人机总  计252292 ISR及作战、管理、指挥与控制U-23030维持现有TAI水平RQ-43434RC-1352222E-33131研发高级战斗管理系统,并于2030年代初开始采购E-8160高级战斗管理系统(ABMS)00总  计133117 加油机KC-10590随着KC-46A的入役,按计划退役KC-135398341KC-46A首次交付179按计划采购后续机型0?KC-46A投入生产后,开始进行研发和采购总  计457+520+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