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英国“脱欧”为何如此拖拉?这段“隐形”边界是关键——

作者:桂涛 顾震球  来源:参考消息 ​

 这条500公里长的曲折国界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最受人瞩目的边界之一,它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是产生目前英国脱欧政治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

爱尔兰共和国是欧盟成员国。根据目前安排,英国正式退出欧盟后,这条边界也将从目前的“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的国境线”变成“欧盟区与非欧盟区的分界”。如何处理这条边界始终是脱欧谈判的焦点与难点。

英国政府此前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三次被英国议会下院否决,其中重要原因就是一些议员担心,目前协议中涉及北爱尔兰边界的部分存在漏洞,有可能将北爱尔兰地区单独留在欧盟,从而导致英国分裂。

布莱恩·里纳甘的农场被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一分为二。(桂涛 摄)

自由出入“隐形”边界

在北爱尔兰第二大城市德里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线上,本报记者乘车从英国一侧进入爱尔兰共和国一侧,基本没有意识到已经越境,周围的车辆都没有减速。在司机的提示下,记者仔细观察才发现,地上的标识线从英国境内的白色变为爱尔兰共和国境内的黄色,路旁的限速提示牌也从“限速60英里”变成使用欧盟计量单位的“限速100公里”,手机收到短信提示:“您已进入爱尔兰共和国”。许多德里人每天都要几次往返于边境两侧的居住地和工作地之间。

目前每月有近20万辆货运卡车、180多万辆小客车穿越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线,每天约有3万人次要跨越这条隐形的边境。中国驻贝尔法斯特总领事张美芳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爱尔兰岛南北联系密切,在爱尔兰生产一瓶“百丽酒”,各种原材料及货物需要7次往返爱尔兰共和国与北爱尔兰地区边界线,可见双方彼此需要与融入程度之深。“因此包括工商、经贸领域人士在内的北爱各界高度关注脱欧。”她说。

德里市长约翰·博伊尔说,德里约有30%的劳动人口每天要从爱尔兰共和国穿越边境而来,下班后再回到爱尔兰共和国。他强调:“这条边界线保持开放畅通对爱尔兰全岛十分重要。”

“软边界”或成“硬边界”

脱欧可能改变这条“隐形”边界线的现状。英国脱欧诉求之一就是要从欧盟拿回自己独立的贸易政策。纵观世界,尚没有一种方法能既保证边境开放又维护独立的贸易政策。

按目前安排,英国将在脱欧后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这意味着如果英欧之间未能达成新的自由贸易协议,那么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注定将从目前货物与人员自由流动的“软边界”变成需要对进出欧盟人员和货物进行核查与征税的“硬边界”。

脱欧带来边界线“变硬”的风险让许多北爱尔兰人忧心不已。这也是为何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多数北爱尔兰人选择“留欧”,他们不希望自己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出现一道分界。

布莱恩·里纳甘的农场被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一分为二。他的牛在英国吃草料,放牧时就溜达到爱尔兰共和国境内。英国脱欧后,农场的“英国部分”将失去目前每年10000镑的欧盟农业补贴,农场中人与动物的“自由流动权”也面临挑战,处境尴尬。里纳甘每天要穿越边界线十几次,接送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两个学校读书的几个孩子。一旦边境“变硬”,通关手续将让他头疼。

“脱欧绑架了和我一样的边境居民。”他说,“我的家族四代经营这个农场,现在我不得不考虑把它搬到爱尔兰共和国一侧,以继续享受留在欧盟的好处”。

民众担忧边境动荡

爱尔兰岛上的北爱尔兰地区与南部的爱尔兰共和国关系特殊。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新教和天主教两大宗教团体在北爱尔兰是否脱离英国的问题上发生武装冲突,共导致3000多人死亡,这曾使北爱长期动荡不安。1998年,北爱冲突各方经过艰苦谈判和折中妥协,终于达成一项旨在结束北爱长达30年流血冲突的历史性协议,使北爱尔兰人民看到了实现和平的曙光。在德里城,记者看到不少以呼吁和平、抵制暴力为主题的雕像与墙面喷绘画。

目前,爱尔兰全岛设置共同旅游区,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公民可自由往来。边界线上没有检查证件的岗哨,只在一些地方保留了几个摄像头。脱欧不仅撕裂了英国的民意,也带来了进一步撕裂北爱尔兰地区的风险。因为历史与宗教原因,北爱尔兰的天主教徒倾向与同样信仰天主教的爱尔兰共和国人保持密切往来,而新教徒则倾向于与同样信仰新教的英格兰人保持紧密联系。一旦爱尔兰岛上出现“硬边界”,必将导致边界线南北两侧天主教徒的不满。

一些北爱尔兰人开始担心,一旦脱欧造成硬边界,曾经边界线上的检查岗哨和警察将会再次出现,因此可能成为“民族派”的袭击目标,让北爱尔兰再度回到曾经的动荡时代。

北爱尔兰人对分裂并不陌生。德里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是分裂的产物。英格兰在17世纪完全占领爱尔兰后,德里曾被改名为伦敦德里,以显示它与“新东家”的密切联系。但此后,反感威斯敏斯特统治的北爱天主教徒仍称呼它为德里。2015年,伦敦德里市议会投票,将这座城市的名字重新改回德里,而亲伦敦的北爱新教徒在今天仍然称呼它为伦敦德里。

居住在边界线一侧不到10米的布瑞支·麦克加维告诉记者,她仍然记得30多年前边境被铁丝网和部队分隔开的情况。现在,麦克加维每天要几次开车穿越边界线,往返于工作与居住地。“一旦脱欧导致‘硬边界’出现,居住在边境地区的民众生活将大受影响,摄像头将夺走居民们的隐私,边检站必将招致仇恨。”她说。

支持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最终统一的新芬党成员、德里的英国议会下院议员伊丽莎·麦克卡利昂告诉记者,北爱尔兰人选择留在欧盟,就是因为担心退出欧盟可能带来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境问题,脱欧将让北爱尔兰最终地位归属的问题再次被提上政治议程。

德里被穿城而过的佛伊尔河一分为二,河面上架着一座以“和平”为名的桥梁。桥上的标牌显示,这座为纪念北爱尔兰和平进程而建、充满象征意义的白色桥梁是由欧盟部分资助的。一旦英国脱欧,北爱尔兰将无法继续获得欧盟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等方面的资助。这似乎是一个隐喻,即脱欧有可能危害北爱和平进程。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