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

“一带一路”与新的世界体系

作者:张志坤​ 来源:乌有之乡

人类社会应该朝着缔造更加合理、更加公正与更加和平的世界秩序而努力。

“一带一路”与新的世界体系

  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当中,人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我们这个世界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大事,它们都往往被各种新闻媒体描述成惊天动地或者划时代,其重要性及深刻影响简直乖乖不得了;但每天早上醒来,人们还会发现,世界仍然还是昨天的世界一般,并且如此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说明我们这个世界还相当稳定,其固有的秩序还根深蒂固,并不为纷繁复杂的变化做左右。上述这样的经验给我们以深刻启迪,人们因此都承认我们处在一个激烈变化的世界当中,但与此同时,人们还不得不承认或者不得不懂得,不管怎样变化,世界都处在一种看不见的强大人为力量的控制之下,这就是所谓的世界秩序。这种秩序由人为力量所塑造,以各种“体系”为载体、平台和依托,规范与修正一切同现有秩序、现有体系不相容的力量与趋势,简单地说,就是变与不变,这是人类社会一种基本的斗争形式,也是古往今来一切战略运动的底蕴之所在。

  人类世界的秩序性特点及体系化特征在进入殖民时代以后日趋得以加强,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其标志就是那个著名的“国联”,二战后演变为“联合国”。但这个著名的“联合国”就战略上意义而言徒有虚名,二战以后真正具有实质影响的是著名的冷战格局,这种所谓的“格局”其实就是一种体系,即世界的两极化体系,这一体系在持续了将近半个世纪后,骤然坍塌,坍塌以后的世界形成了“一超独霸”的世界格局,即人类世界空前的“独霸体系”,所谓“历史终结论”也好,“领导世界一百年不动摇”或者“让美国再次伟大”也罢,其根据都源于这种亘古未有的“独霸”体系。

  现如今的世界是“独霸”体系下的世界,世界的秩序是“独霸”力量主导下的秩序,正因为这样,所以几十年来,人们看到,“独霸”力量全球肆虐,目前在特朗普时代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但现如今的世界仍然处于不断剧烈的发展变化之中,这是不可抗拒的基本规律。这属于一种“变”的力量,这种力量的发展自然而然要冲破既有秩序和既有体系的束缚与框架,于是,二者之间就要发生激烈的碰撞与冲突,它们之间的斗争推动当今世界呈现出明显的两种力量较量:

  一种是发展进步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顺应不断变迁和变动的世界,力图重新塑造全球战略版图,扬弃现有的全球秩序,优化世界体系,使之朝着更加合理、更加公正的方向迈进,使人类的未来将变得更加美好。

  这种力量显然是改变“独霸”体系的力量,环顾当今世界,冲击“独霸”体系的力量多种多样,但最大与最澎湃的力量无疑是中国,因为中国既不为美国所控制所左右,而又发展壮大得太快;

  另一种是固守世界旧秩序和旧体系的力量,这种力量坚决拒绝任何对既定秩序与既定体系的改良与变革,它所追求的只是无限地强化既定的体系、秩序与规则,坚决主张历史已经结束,时代到此定格,人类没有未来,只能是永恒的现在。

  这种力量自然是加强“独霸”体系的力量。这种力量目前在两个地方表现得十分到位:其一是委内瑞拉,“独霸”体系正在从事冷战结束以来一贯的勾当,正在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行颠覆、破坏之实,以清除拉美大陆板块内的一个战略异己;其二是在巴西,借助巴西右翼势力上台执政的契机,“独霸”体系兴高采烈地要把巴西收入战略囊中,其具体举措就是准备让巴西“成为一个北约盟友”,从而展示了这个南美第一大国加入北约的惊人前景。

  上述两种力量及其运行所产生的各种变化与事件,每天每日都在世界各地上演,这就是人们惯常所听到好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新闻与报道,其中有些让人欢欣鼓舞,有些则令人情绪低落,这完全取决于受众各自所秉持的价值观。在一切渴望与企盼结束当今世界“独霸”体系的人看来,中国现在正大力推进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诸多让人欢欣鼓舞变化力量中最值得期待的一个。

  中国的“一带一路”已经成为全球范围著名的战略性品牌,这个品牌是由国家主导并推动的一个战略性大项目、大工程。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欧洲进行了一次重要访问,同意大利正式签署政府间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标志着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意大利毕竟是欧洲的核心大国之一,这样一个老牌欧洲大国也加入到了“一带一路”建设行列中来,使得这个项目的意义与影响更加突出,也意味着围绕这个工程的竞争搏斗将更趋激烈。由此,人们将更加深刻地拷问,“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及历史影响究竟在哪里呢?

  窃以为,要解答这个问题,就必须将其纳入到有关全球秩序与世界体系的变化中加以考量。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几年来的实际进程证明,“一带一路”是改变世界秩序的巨大力量,这个计划的本质,就是要以中国为中心,塑造新的经济关系,缔结各国之间新的联系方式。毫无疑问,这是构造新的战略结构与战略体系的先声,如果这个计划得以推进实现并持久深入发展,则不仅极大地改变全球贸易秩序,而且将极大地改变全球的经济关系与经济结构,特别是这个计划中庞大的互联互通计划,甚至可能强烈地改变既有的国家地理结构,类似于当年的“中东铁路”及“3B铁路”计划,给人以深刻的战略印象。如果这些计划最终得以实现,其结果必然将极大地改变世界的战略版图。

  简单地回顾一下冷战结束以来的历史就会发现,三十多年来,迄今为止推动全球范围改变既有秩序的力量无非三股:一是冷战后西方的战略扩张,主要表现形式是霸权的地缘战略争夺;二是普世民主的大潮,主要表现形式是颜色革命。上述两种力量都旨在加强“独霸”体系,都是在为“历史终结论”做战略注释。现在,中国搞出的这个“一带一路”,这堪称是推动世界改变秩序的第三股力量,这是一个规模庞大而影响深远的计划,此前与之可相比肩的类似计划,只有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和一战后的威尔逊计划。霸权主义主义者们有这方面相当丰富的历史经验,他们深悉类似计划所带来战略结构与体系上的变化,更何况这股力量来自世界的东方,来自古老的中国,完全属于他们的战略异己,这怎能不令他们心惊肉跳、寝食难安、夜不成眠呢?

  从霸权基本的战略逻辑和核心战略经验出发,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认定,“一带一路”代表并证明崛起的中国有巨大战略野心。

  如同老虎、狮子要定期巡视领地一样,霸权也时刻要巡查巡视它的全球领地,十分警惕地盯着其中任何风吹草动。中国的“一带一路”如此声势浩大、来势非凡,理所当然地要引发霸权的严重焦虑,他们在仔细权衡之后认为,在当前与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展现军事力量或运用军事手段改变世界秩序的可能性不大,顶多也就是在中国周围的边缘角落里做点小文章,但“一带一路”证明,中国正在运用经济实力和经济手段在干着同样的勾当,这是中国战略意志的一个体现,也是处心积虑、精心策划的结果。中国如此这般地要当“领导”、做核心,这不是赤裸裸的野心又是什么?这怎能不令“独霸”及其一切的拥趸们气愤万分呢?

  在“独霸”者及其一切拥趸们看来,这无疑是变相的战略扩张,这种扩张的实质,就是中国强起来后的一种力量溢出,具有突出的战略性质,这种战略性溢出的冲击力十分惊人,将极大地削弱美国对全球秩序的控制力,尤其是将严重地伤害美国的海洋绞索,使之对中国以及度相关国家失去应有的效力,给全球秩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展望“一带一路”的未来结果,必将以此为起点和契机,缔造一个崭新的世界体系。

  这样一来,“一带一路”毫无悬念地成了当今世界求“变”求“新”的力量,因此必然要引发“独霸”体系的激烈反弹,必然要引起这个体系维护者的空前恐惧,因而遭致他们集中全力的打压与攻击,彼此之间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激烈的较量之中。

  现在,全球一切理性与客观的战略观察者都已经明白,当今世界重又回到大国竞争的时代,这是一种全新的战略性“竞争”,同以往曾经有过的“大国竞争”不一样,现如今的大国竞争发生在西方世界之外,是世界东方与世界西方之间不同文明、不同文化、不同发展模式和不同发展道路之间的竞争,这条战略竞争之路未来将怎样走,世界将因此出现什么样的新变化、新体系,现有的“独霸”体系是否将因此而终结,目前还不得而知,现在也言之尚早。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可以得出如下两个基本的结论:

  其一,现有世界秩序与国际体系不值得维护,也不应该维护

  经常有人喋喋不休的说什么,维护现有世界秩序。这种说法既没有道德与道义根基,也缺乏法理上的依据。现有国际秩序并不公平,更不公正,从根本上说,它只是一种刺刀下的秩序,既不能支持各国发展,也不能保障人类和平,在这种秩序的主导之下,最突出的现象就是霸权在全球乃至全宇宙空间内肆虐、呈狂、发威,以大欺小、倚强凌弱、弱肉强食。试问,这样的秩序与体系还有什么维护的必要呢?

  人类社会应该朝着缔造更加合理、更加公正与更加和平的世界秩序而努力,中国的“一带一路”所指的就是这个方向。

  其二,世界体系还处于渐变与量变之中,距离突变与质变还相当遥远

  现在,推动世界发展变化的力量同固守全球“独霸”体系与秩序的力量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但就实力对比而言,守旧战略势力依然远远强于新生发展势力,虽然后者前途远大、前景光明,但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还根本不可能取得对前者的优势,更遑论将其击败或者埋葬,所要做的,是如何在“独霸”势力重重围剿与打击之下实现突围而不被扼杀,总体形势可谓十分严峻,斗争十分艰苦,任何以为现在就已经迎来百年未有大变的历史高潮,胜利就在明天的想法,都属于十足的战略机会主义,都要犯大错、吃大亏。中国有句古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当今统治世界的全球霸权不仅是“百足之虫”,而且是千足万足,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不会还出现将其赶下历史舞台的历史性突变,对全球性战略体系质变的期待还在很远的未来。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