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永不过时

作者:张翚  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25日,陆军第71集团军某合成旅组织实兵对抗演练,图为合成营官兵正在进行实战演习。焦明锦摄/光明图片

2019年1月7日,武警福建总队机动支队特战大队官兵在楼房反劫持训练中索降突入。新华社发

2019年5月3日,中俄“海上联合-2019”军事演习中,一艘中国海军导弹护卫舰在联合反潜科目中实施火箭深弹发射。新华社发

【讲武堂】   

2011年6月,美军在阿富汗库纳尔省瓦塔普尔山谷发起“落锤”行动。这是2001年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以来,该地区规模最大的作战行动。经过10年对抗,反美武装非但没被剿灭,反而越打越强,实力不断壮大,经验更加丰富,对美军的技战术特点也了如指掌。美军则进退失据、陷入困境,难以自拔。“落锤”行动既是这一困境的真实写照,也是美军在阿富汗陷入战争泥潭的缩影。

1.“落锤”行动中对抗双方的战场表现

瓦塔普尔山谷地形复杂,交通不便。从2002年起,这里成为反美武装训练营地,美军多次清剿未果,反美武装日益壮大。为了彻底铲除所谓“滋生叛乱的温床”,美军于2011年6月再次发起大规模清剿,行动代号“落锤”。这场行动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6月25日开始,美军建立着陆场,向目标地域机动:美陆军第25步兵师第3旅战斗队35步兵团2营奉命组建“凯克提”特遣队遂行此次任务。特遣队编为4个连级战斗分队,乘直升机在目标地域东侧山脊线选择有利地形实施机降,建立着陆场并构建支撑点。B连担任主攻,着陆后徒步下山对目标地域展开清剿。其他分队居高临下为B连提供火力支援和掩护,同时切断反美武装进出山谷的通道。6月25日上午,B连在下山清剿的机动途中遇袭。B连指挥官立即呼叫“阿帕奇”提供火力支援。由于植被茂密且交火双方距离过近,虽然击退了对手,直升机也误伤了自己的地面部队。美军召唤“黑鹰”实施救援,但撤离伤员时遭到火箭弹袭击,险些被击落。由于对手袭扰,美军的直升机救援工作手忙脚乱,很不顺利。当天下午,B连机动到距目标约1千米处又遭伏击。反美武装避开美军侦察器材监测,从北、南、西三面围攻B连1排,形成了交叉火网,甚至组织了火箭弹齐射,而后又趁乱以狙击手实施精确打击。短短几分钟,美军1排排长阵亡,B连连长和火力支援官都被打伤。美军组织反击,立即请求空中火力支援。但反美武装构设的阵地非常高明,充分利用了山地的地形特点,阵地位置十分隐蔽,令美军难以精确定位和打击。战斗非常激烈,美军直升机冒着误伤己方的风险拼命支援,勉强守住了阵地。反美武装作战顽强,在美军强大空地火力的联合打击下坚持战斗,令美军寸步难行。直到夜幕降临,反美武装因缺乏夜战能力主动退出战斗。

第二阶段从6月26到27日,战场攻守易势,美军抗敌袭扰:6月26日,B连在目标地域附近依托地形,利用就便器材建立支撑点,组织防御。27日,美军各处支撑点不断遭到袭击。反美武装巧妙利用地形隐蔽伪装、秘密机动,多次逼近至美军阵地不到30米,激烈交火。这样的距离美军无法发挥技术、装备优势,所以非常忌讳跟对手进行这种“公平的”近身缠斗。无奈的是,装备简陋、甚至原始的对手居然创造条件贴了上来。严酷的环境和持续激战使美军的饮水、食品和弹药迅速消耗殆尽,复杂的地形和恶劣的天气又导致补给困难。运输直升机使用受限,美军被迫改用固定翼飞机投送补给,但固定翼飞机速度太快、高度过高,无法保证空投精度,很多空投物资远离美军阵地,甚至落入反美武装手中。补给极度匮乏,几乎导致美军行动彻底失败。但反美武装毕竟总体实力较弱,无法持续展开大举进攻,美军最终守住阵地,巩固了支撑点。

第三阶段从6月28日到7月1日,美军完成形式上的清剿,艰难撤离:6月28到29日,美军经过激战终于到达目标地域并展开清剿。然而,等美军到达时,反美武装主力早已主动撤离,并且带走了各种有价值的资料,美军缴获甚少,在形式上完成对目标地域的清剿后准备乘直升机撤离,但复杂地形和恶劣天气叠加,导致直升机无法在预定地点着陆,第一次撤离行动失败。美军不得不在阴冷潮湿的山上继续坚守。6月30日天气转好,地面部队成功清除了阻碍直升机着陆的障碍物,美军得以乘机分批撤离。这期间,反美武装多次以小群多路、蜂群攻击的形式袭扰美军,虽然未能大量杀伤敌人,但迟滞了美军撤离进程,直到7月1日午夜,美军在各种战机掩护下才终于完成撤离。

2.对我军推进联合作战的启示

“落锤”行动交战双方特点鲜明,从不同侧面诠释了现代山地战制胜机理。反美武装避实击虚、战术灵活,达到了持久耗敌、歼敌有生力量的作战目标;美军空地协同、体系对抗,做到了攻城略地,被动中减少了损失。从军事角度分析这个战例的双方得失,对我军当前推进联合作战有不少启示。

加快推进联合作战末端落实。美军在出乎意料的困境中能做到“不亡”“少亡”,比较体面地完成形式上的清剿,绝非偶然。“凯克提”特遣队兵力输送、火力打击、战场救援和战后撤离等各环节均通过空中机动和立体突击方式实现,非对称优势明显,压倒性的陆空联合火力更多次在激战中帮美军扭转劣势,高效的联合作战堪称其制胜之钥。随着我军装备的改善,联合作战的硬件条件已基本具备,但合成部(分)队融入联合作战仍有问题需探索,有短板待加强。指挥方面应建立适应合成营作战需求的联合指挥体系。理顺合成营骨干力量与其他协同作战力量的指挥控制、协同配合关系,依托现有的联合作战指挥平台,完善营、连分队的联合指挥体系,提高合成分队作战力量体系诸军兵种互联互通互操作能力。编组方面应借鉴外军经验,推进作战编组在战术分队深度联合。联合战术空中控制员和联合火力观察员直接嵌入连排级战斗分队,发现目标后直接召唤和引导空地火力进行精确打击。训练方面应将陆空联合作为当前训练的一个重点,加强整体设计,围绕共同的使命任务合理配置训练资源,积极开展陆空互为条件、互为对手的对抗联训和合训联演。同时,兼顾与海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的联合训练。人才培养方面要打破专业壁垒和兵种界限,合成部(分)队指挥员必须熟练掌握所属兵器的技战术性能,加强合同战术、军兵种和新型作战力量运用等内容的学习,具备较强的合成指挥能力。

大力提高夜间作战能力。反美武装第二次伏击组织得非常好,激战从下午持续到天黑,B连伤亡较大,美军极其被动。可反美武装缺乏夜战装备,夜间战场基本对美军单向透明,反美武装不得不撤出战斗,给对手留下喘息之机。海湾战争以来,世界强军的夜战能力极大提高。空袭利比亚的“奥德赛黎明”、猎杀本•拉登的“海王星之矛”都选择在夜间猝然发难。现代战争,首战可能就是夜战。夜战不是要不要打、愿不愿打的问题,而是不容回避、务打必胜的迫切课题。目前我军高科技侦察装备虽已取得较大进展,暗夜条件下的态势感知、装备操作等传统难题已得到初步克服,但装备性能、协同能力等环节上“新昼夜差”的影响却愈发凸显。合成部队不是兵种聚会,合成演练更不等于分类打靶。合成部(分)队夜间训练要从战术协同、整体防护、综合保障等能力练起,先把夜战夜训的“基本功”练扎实,进而达到攥指成拳的体系作战效果。应针对合成部(分)队重组后夜训中暴露出的短板弱项,按照课目内容的难易程度、动作技能的结构组成,量化分配理论与操作、基础与应用、分练与合练的训练时间、落实标准,采取学理论、看示范、练编组等方式,重新回炉学习各兵种在夜战夜训中的经验战法,扎实提高合成营夜战能力。

高度重视战斗精神培育。“落锤”行动,双方都表现出顽强的战斗精神。反美武装主动出击、先发制人迫使美军由山地进攻、搜索清剿转为阵地防御、抗敌袭扰,大大迟滞了对手的作战进程,并给美军造成一定的人员伤亡。以弱击强当然离不开敢打必胜的精神支撑。美军遭到意料之外猛烈打击后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特别是B连出现多名军官伤亡后,连队并未惊慌失措,就地转入防御,抵抗得有章有法。由此可见,未来战争,战场的全维立体性和战争进程的急剧性,都可能造成比以往更加惨烈的流血牺牲,更加严酷的斗争环境。在这样的考验面前,综合实力和作战技能固然重要,但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战斗精神也断不可少。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当生死存亡的考验来临之际,心理与生理的抗争达到极限之时,看谁更能咬紧牙关,比对手多坚持一下。顽强的战斗精神来自于高于实战、严于实战的军事训练;来自于对困难和复杂情况的正确面对;来自于对党、祖国和人民的绝对忠诚。这种精神不独表现于战场,合成部(分)队的平时建设中也要倡导弘扬耐劳忍苦,英勇顽强的作风,勇于把看准的事情义无反顾地做下去。

3.“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仍然有效

“落锤”行动不仅在战术执行层面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而且从中不难看出一个战略指导层面带根本性的问题:即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永不过时。

反美武装在装备落后,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集中兵力火力,避实击虚,瞄准美军薄弱环节痛下“杀手”,演绎了现代战争条件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略,虽然做不到我打你时,叫你跑不掉,但基本实现了你打我时,叫你打不着,取得了不俗的战果。一是伏击敌有生力量,对机动中的B连实施了火箭弹齐射,并利用美军震惊慌乱之机精确狙杀敌方军官,令对手损失较大;二是抓住美军撤离伤员和运送补给的薄弱环节发起猛攻,致使美军救援多次受阻,两名伤员因救治不及时而死亡,作战、生活物资更极度匮乏,行动一度濒临失败。事实证明,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强敌既不可能处处强,也不可能时时强,既有相对脆弱的部位,也有相对虚弱的时机。越是拥有高技术优势的强敌,就越需要倚重编成及保障机制上的系统性。分解敌系统的整体结构,降低其复杂性,可能使其退化为简单的线性系统;干扰敌系统的运行秩序,刻意放大其复杂性,可能打破敌系统的稳定有序甚至令其陷入混沌。这些都能成为我避长击短的“攻击窗口”。

信息化时代,随着侦察、预警技术的迅猛发展,战场变得日趋“透明”。有人因而认为,现代战争中对抗强敌,隐蔽企图非常困难,甚至不太可能。先进的信息技术虽然能帮助人们看到“山那边的事情”,却不能保证人们及时看懂对手企图。在现代条件下,达成作战突然性难度明显增加,很多传统方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有的已不再适用。但应该承认,有些传统的方法手段,只要运用得当仍有生命力。更重要的是,科技发展也丰富了传统的谋略手段,尤其电子战、网络战、远程精确火力战等都可能发挥重要作用。现代及未来战争中,谋略的地位作用并未降低,怎样用好谋略,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课题,需要我们结合时移势转的情况推陈出新,不断丰富、创新施谋用计的方法手段。

军事领域思想活跃,同时也充满诡诈,颠覆性技术虽令人向往,却也迷雾重重。上世纪80年代,美国以定向能等极具超前性的新概念武器为诱饵,高调抛出所谓的“星球大战计划”,引诱苏联跟进展开太空军备竞赛,成为拖垮苏联经济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1991年苏联解体后,虚无缥缈的“星球大战计划”很快全面下马,美国“不费一枪一弹就赢得了冷战”。今天,西方强国提出了一系列颇具想象力的颠覆性技术,其动机难免虚实并存,既有前瞻性的主导技术,也暗含类似“星球大战计划”的战略陷阱。我国国防科技发展要秉持足够的科学理性和高度的战略警醒,“增强战略定力,坚持以我为主”,破解干扰和误导。针对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我们应科学跟踪研判,根据军队实际,加快解决制约发展的瓶颈短板问题,在海洋、空间、网电等战略必争领域,加快形成核心竞争力,积极抢占未来竞争战略制高点,确保战略主动。力争练好自己的“撒手锏”和专破对手“连环马”的“钩镰枪”。

(作者:张翚,系陆军指挥学院战略战役系副教授)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