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

俄罗斯如何看待数字时代全球战略稳定面临的挑战?

作者:于宝林  来源:华语智库

如今,用于军事领域的信息-通信技术设施随处可见。这是一场指挥控制战——一种利用战场信息环境来从物理实体上摧毁敌人指挥机构的军事战略;情报资讯战——借助自动化系统作战,自动化系统本身也是网络攻击的潜在目标(分为“进攻性”和“防御性”网络情报战);电子战——包括利用电磁和定向能来控制电磁频谱或攻击敌军的军事行动,由三部分组成:电子攻击、电子防护和电子支援;有助于情报战的军事手段,其中包括战略通信、太空和网络空间的行动、信息支援军事行动、侦察、特种技术手段、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等。

俄罗斯如何看待数字时代全球战略稳定面临的挑战?

“冷战”结束后,俄美两国高层多年来没有讨论过战略稳定性问题。该术语只在相关的双边和多边文件中提及过。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苏美两个超级大国通过谈判正式确定了确保战略稳定的标准。然而,两个核大国在军事政治形势和战略能力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出现了诸多新的国家间矛盾。进而形成了当今这个可以被称为核导弹多极化时期的显著特点:极其不可预测性和不确定性。

目前的战略稳定水平与加勒比危机时期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网络革命:新的机遇和新的威胁

计算机技术和所谓信息-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无疑是二十一世纪最显著的特征。这个最具概括性的概念涵盖了借助各种计算机技术装置和电信设备进行信息交互的过程。这些技术的迅速发展在源源不断地引起经济、社会文化和军事政治领域的巨大变化。

始于本世纪之交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在数字革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特点是:同过去相比,互联网变得无所不在,移动性大幅提高;传感器体积变得更小、性能更强大、成本也更低;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也开始崭露头角。

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核心是工业制造、信息技术、物联网及服务融合创新。

这个时代不仅给人类带来了新的非同寻常的机遇,而且产生和增加了新的,不是虚拟的,而是完全真实和有形的物理性威胁。众所周知,发生在2017年的WannaCry 和Petya病毒大规模攻击,以及近年来对计算机系统进行的大量的无名黑客攻击,即所谓DDoS网络攻击就是这方面的例证。WannaCry 和Petya病毒使150多个国家的个人、商业组织和政府机构遭到了严重攻击。今天,网络犯罪分子利用计算机技术和网络实施具有严重危害国家、社会、法人及自然人的犯罪行为。与此同时,许多国家将军事对抗不仅视为在四个传统领域——陆地、海上、空中和近地空间,而且视为在信息、数字或计算机控制系统(网络领域)中的对抗。

信息-通信技术的防护能力对世界大多数国家而言具有战略意义。这些系统是确保国家主权、国防力量和安全的重要因素。据称,已经有30多个国家拥有能够引起国家之间军事冲突的所谓的网络武器。

由于对信息、数字威胁和攻击可能会采取不对称的反应方法:受害方可能动用真实的武器给予回击。由于错误也有可能引发冲突,因为目前缺乏通用的违法者识别方法,没有制定出对武装袭击实施网络攻击的标准,没有形成统一的事件调查原则。新的网络武器是今天我们所面临的军事革命的重要特征之一。

由此可见,今天的信息环境安全问题已成为全球安全的一部分。

信息-通信技术对全球安全的影响

目前最大的信息-通信技术威胁关系到确保对所谓国家基础设施至关重要目标的信息安全问题。对国家来说,这是一些极其重要的系统和设备,其工作遭到破坏或摧毁会对国家和经济安全、健康、法律秩序等产生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对这类目标设施构成越来越大威胁的全球化趋势日渐显现:

·“移动革命”,在极其重要目标设施上使用个人移动设备的危险性在与日俱增;

·这些目标设施上的生产和技术工艺流程在向数字控制系统过渡;

·将极其重要的目标设施的办公和工业企业网络接入互联网;

·生产和技术工艺流程控制系统的洲际软件供应链错综复杂(包括SCADA 数据采集与自动化控制系统,正如在2010-2012年伊朗纳坦兹核设施的电脑网络遭到名为“震网”的病毒攻击时那样,1000台铀浓缩离心机瘫痪,而且这种病毒扩散至全球互联网。该网络病毒由美国和以色列开发,用于破坏伊朗核计划)。

这些趋势尤其涉及到国家权力机关系统、金融-信贷和银行业务系统、卫星系统、交通运输、石油天然气机构、核设施和军事设施等等。

俄罗斯如何看待数字时代全球战略稳定面临的挑战?

计算机技术、信息-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及其在军事上的广泛应用是21世纪非常显著的特征之一

如今,用于军事领域的信息-通信技术设施随处可见。这是一场指挥控制战——一种利用战场信息环境来从物理实体上摧毁敌人指挥机构的军事战略;情报资讯战——借助自动化系统作战,自动化系统本身也是网络攻击的潜在目标(分为“进攻性”和“防御性”网络情报战);电子战——包括利用电磁和定向能来控制电磁频谱或攻击敌军的军事行动,由三部分组成:电子攻击、电子防护和电子支援;有助于情报战的军事手段,其中包括战略通信、太空和网络空间的行动、信息支援军事行动、侦察、特种技术手段、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等。

由此可见,全球信息安全保障之目标具有战略意义。而信息-通信技术应用的安全性对全球安全的最重要指标之一——战略稳定性水平产生重大影响。

信息-通信技术时代的战略稳定性

在军事政治领域通常认为,战略稳定水平越高,发生大规模,首先是核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世界各国最关心的是确保必要的和足够的战略稳定水平。

目前最迫切问题是:对不稳定因素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目前这些不稳定和最具争议的因素包括:

1.现有和潜在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策源地;

2.破坏限制和削减军备方面的国际协定的可能性;

3.没有反导或常规武器方面的国际协定或拥有,但不稳定;

4.违反核不扩散制度的可能性(某些国家试图获取核武器的许可,以便将其用于实现军事和政治目的);

5.美国构建全球反导系统;

6.弹道导弹及导弹技术的扩散;

7.非战略核(高精度和高智能)武器作用和威力日益增强;

8.核材料、核技术和核检验地下黑市兴风作浪;

9.国际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其中包括其使用最新军事技术装备、核武器元素等的可能性;

10.恶意软件的大量变种和快速发展;信息安全威胁(或网络威胁)。

在制定战略稳定水平评估标准及其保障具体计划时,无论是任何历史时期的共同特征,还是现阶段的特点,都必须合理地加以考虑。分析表明,所有不稳定因素都与今天的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

俄罗斯如何看待数字时代全球战略稳定面临的挑战?

今天,利用全球信息技术——信使等社交网络干涉他国内政

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三。

问题一:借助信息-通信技术瘫痪或摧毁核武器的可能性在增加,这无疑会对核裁军和核不扩散进程的未来产生影响。一方面,这种新潜力的提升可能会成为拥核国家加速削减此类军备的理由。而另一方面,不幸的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可能会成为大规模升级核武器、建立更加复杂的防护系统的重要原因,这有可能会导致核军备质量和/或数量竞争,导致战略稳定性水平下降。此外,信息安全问题不仅可能会影响核裁军和核不扩散进程的未来,而且可能会影响现有的限制性措施。

问题二:最严重的,尽管暂时发生概率不大的威胁——信息-通信技术对未经授权发射弹道导弹的概率增加产生影响,也影响动用核武器的决策。随着各国战略部队转入数字化信息传输技术,对降低意外发射概率(概率从不等于零)的诉求将更加强烈。据俄罗斯国防部消息称,2020年前俄罗斯战略导弹部队将完全改用数字化信息传输技术。

问题三:核武器在防止对国家军事和其他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发动信息攻击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这个问题暂时还是纯理论性的。但鉴于信息空间的威胁在加速增长,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核领域和信息领域在未来可能相互联系得更加紧密,这个问题可能变得越来越尖锐。

何去何从?

俄罗斯如何看待数字时代全球战略稳定面临的挑战?

维护战略稳定性是一项复杂性的综合性事物或任务,是保障国际和平安全的重要方面。为了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和 减少负面影响,必须采取合理有效的应对措施:

1.开发和引进新信息-通信技术,完善相关的特种民用和军用结构,确保俄罗斯国家安全和全球兵力兵器平衡;

2.将信息(网络)安全问题列入在双边(俄罗斯  ——美国)和俄罗斯参加的多边基础上展开核军备和战略稳定性讨论和谈判的内容;

3.在国际军事政治层面制定具体措施,加强信任,特别是信息威胁方面的数据交换,在多边基础上,首先是在俄罗斯、美国和中国之间展开实际国际合作,签署有关在信息空间军事活动安全的文件;

4.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必须加强更加有效的人员培训和军事基础设施软件和硬件保护工作,防止各种信息-通信技术攻击(特别是:规范统一;地区分布;数据处理备份;构建“空气隔层”,也就是至关重要的设施内网与全球信息网没有交叉;小型专业化软件等),确保国家和世界安全;

5.为了更加有效地完成确保世界安全的任务,必须积极努力启动一项由俄罗斯、美国和中国专家参加的有关军事领域网络稳定性的跨国研究计划;

6.俄罗斯要加强科学研究,探索现阶段战略稳定性概念的理论和方式方法、共同的评估标准和确保战略稳定性在国际军事政治关系已发生变化的体系中必要的和足够的水平,同时考虑到新的不稳定因素,国家信息安全威胁无疑已经位列其中。

所有这些措施可能会成为未来所谓信息-核武器空间中更广泛的军备控制双边和多边协定的基础。与此同时,信息(网络)威胁评估方面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有理由认为,在现阶段专家团队的活动可能对国家决策机构十分有益。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