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务

钱昌明:玩火者必自焚! ——评特朗普的“战争边缘”政策

作者:钱昌明  来源:原创

在21世纪当今的“核导”世界,谁如果热衷于玩火,其结果必然是引火烧身。玩火者必自焚!

钱昌明:玩火者必自焚! ——评特朗普的“战争边缘”政策

  如今的美国,正在热衷于玩“战争边缘”政策,这是很危险的。

  5月1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如果伊朗想打仗,那么伊朗将永远终结”!又补充说:“永远不要再威胁美国。”(见5月21日《参考消息》头版头条)

  是伊朗“想打仗”?是伊朗在“威胁美国”?可是,人们看到的却是:

  自5月初以来,是美国的“林肯号”航母战斗群,不远万里来到了波斯湾,紧跟着又是一个轰炸机特遣队和防空系统。美国人要出动这样的军力,想干什么?人们始终未见有伊朗的军舰、战机去过美国边境?

  究竟是谁在炫耀武力、耀武扬威?究竟是谁在“威胁”——搞“极限施压”?究竟是谁在玩“战争边缘”政策?

  霸权主义的语言就是这样“萌”,你得“反”着听:明明是特朗普自己在扬言要“永远终结”伊朗,却说是伊朗在“威胁”美国;明明是美军在大动干戈、摆出“要打仗”的阵容,却说是人家“想打仗”;明明是美国在威胁别国,就非说是人家在“威胁”美国!

  谁都知道,美国是当今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谁不知道,美国的军事实力“举世第一”?2018年仅美国一国的军费,就占了全球军费总额的40%!客观地说,现今世界上,根本没有谁想要跟美国打仗,唯有美军一直在世界各地横行霸道、在不断地进行着霸权战争。目前美国有海外军事基地374个,驻军30万,分布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军仍在阿富汗同塔利班打仗,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继续在与“恐怖主义势力”作战。然而,它觉得还不够,还在不断地挑动新的战争。

  就拿本次搞得全球不宁的“美伊矛盾”来讲,不全是美国一手挑动、并激化起来的?

  2018年5月,是特朗普撕毁了美国人自己签过字、画了押的国际多边的“伊核协议”,完全不顾国际信义,挑起了事端。以后,就是美国的单边施压,不断强化对伊朗的“制裁”,对伊朗搞贸易封锁。到今年5月,竟公然要让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这不是在死扼人家的脖子,要人家的命吗?从而激化了“美伊矛盾”。眼看经济“制裁”压不垮伊朗,如今又用上了军事高压手段——玩起了“战争边缘”政策。

  即便如此,人家伊朗也没有怎么样,无非就是不屈服罢了。可是美国还是不肯放过它。那还能怎样?对伊朗来讲,只能“听天由命”呗,无非是做好“抵抗”的准备,反正不能缩手待毙、屈服投降。

  其实,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辩证的。一般说来,强必胜弱;然而,在一定条件下,又是弱必胜强。就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新生的、正义的力量的“弱”,又必然会战胜衰落的、反动的“强”。(美国在阿富汗打了18年的“反恐”战争,为何至今仍由塔利班控制着2/3的土地?却把霸权主义的美国拖垮了?这确实是非常值得世人深思的问题!)

  人们不禁要问:美国人为什么要无事生非?美国人为什么如此好战?答案也简单,因为美国大资本要维持其日益衰落的世界霸权。它妄想永远保持世界霸权,想继续予取予求,任意掠夺全世界。

  真可谓:成也霸权,败亦霸权。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称霸,任其控制、掠夺,促使它不断壮大;1991年“冷战”结束,社会主义阵营崩塌,美国便登上霸权“顶峰”,独霸世界。此后,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一时。然而,物极必反!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发展,垄断资本主义内在矛盾不断发展(高端的金融、军工资本畸形发展,中低端产业资本的不断衰落);加上霸权主义的手越伸越长,引发不同形式的国际反霸势力的发展(日久天长地消蚀了霸权主义的力量),最终酿成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此后,美国一蹶不振,不断衰落,虽然还貌似强大,然其内在早已虚弱(如今美国仅靠赤字财政活命——与“二战”结束时的美国判若两极),国债高达21万亿美元,已大大超过其一年的GDP总数)。且不说国内制造业已被掏空,即使是科技等领域的优势也正在逐渐丧失。

  特朗普是个霸权民粹主义者。他是打着霸权民粹主义旗帜,喊着“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上台的。在他的头脑里,充满了形而上学思维,独缺一点辩证思想。特朗普满以为,凭借他成功的“做生意的艺术”,搞“极限施压、漫天要价”,就可以“搞定”一切。殊不知,“做生意”不能等同国际政治。事实证明,两年多来他的这一套“艺术”,在国际舞台上到处碰壁,无一成功。

  2017年为了解决“朝核”问题,特朗普对朝鲜搞“极限施压”,妄图一下解除朝鲜的“核导”:又是出动双航母群,又是派出核轰炸机,又是口头叫阵:扬言要用“世界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火与怒”,来回击朝鲜!一手炮制了“八月危机”。可是,朝鲜小金安之若素、不为所动。该“发射”的照“发射”,该“试验”的照“试验”。最终2018年元旦,一篇“新年贺词”,就紧紧地牵住了特朗普的鼻子。

  2018年4月,为了争夺叙利亚,特朗普再搞“极限施压”。他以不明“化武”为借口,下令地中海上的美军战舰,对叙利亚境内发射了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一时间,美国人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可是,随后在叙、俄的强硬回应下,同年12月,皮球泄气,白宫干脆宣布从叙利亚全部撤军(后仅以“维和”为名象征性地留下200人)。特朗普在叙利亚一无所获。

  2019年1月,特朗普下决心又要在委内瑞拉搞事。他完全无视《联合国宪章》原则和国际关系准则,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扶植傀儡“自封总统”——瓜伊多,软硬兼施,要逼现任民选合法总统马杜罗下台。为此,他又搞起了“极限施压”:从经济封锁,外交围堵,到军事施压;再从收买、分化,挑拨离间,直到策动军事政变,等等。真可谓是手段用尽,无所不用其极,至今历时已4个多月。然而,委内瑞拉人民和爱国军民,反而紧密地团结在马杜罗总统周围,拉起200万民兵队伍,严阵以待,其奈我何?!

  再比如,当初特朗普上台之初,出台了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俄两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此后,特朗普左右开弓,一面以“克里米亚问题”为由,对俄罗斯搞“制裁”;一面又对中国搞挑衅,加码对台军售,挑战“一个中国”底线。一回儿再对俄施压,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压俄放弃9M729型陆基巡航导弹;一回儿又派军舰、战机闯我南海岛礁领水,踩我主权红线。然而,中、俄都是有头有脸的核大国,只要自己不倒,岂是他人所能撼动?任尔东西南北风,岂能动我半毫分!

  日益衰落的美国霸权主义,在四处碰壁、走头无路之间,难免还要疯狂一番。近期,特朗普一面强烈要求与普京会面,力图扭转“美俄顶牛”僵局(普京强硬地以核战略轰炸机“巡边”应对北约在家门口的演习);一面又又强化对中国的贸易战,除了以关税大棒相逼外,还搞起了对中国科技企业的封杀战(从对中兴的“断供”,到对华为的封堵),同时又强化在中国南海岛礁领水的“自由航行”。然而,霸权不得人心,只要中国能够顶住,美国霸权主义在众叛亲离的形势下,特朗普必败无疑。

  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漫天要价”的讹诈战术,所玩弄的必然是一种危险的“战争边缘”政策。目的是通过“极限施压”,迫使对方屈服,实现“一本万利”式的讹诈。然而,如遇对方不服,一旦擦枪走火,必然引发战争。特朗普的这种“战争边缘”游戏,无疑就是在玩火!

  正告特朗普:在21世纪当今的“核导”世界,谁如果热衷于玩火,其结果必然是引火烧身。玩火者必自焚!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