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讯息

占豪丨中美争夺中国资产定价权大戏拉开!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关于中国股市处于牛市这一点,应该说迄今已成共识。从战略视角观察,一旦这种共识形成,且是在5000点这个关键点位越来越牢固,那么这波行情就空间而言,就远不止5000点了。虽然各类媒体仍在讨论牛市是不是有支撑,能走多远等问题,但这已经无碍大势。

关于中国牛市的论断,我们是早在2011年就开始有过具体条件、时间的预期,2013年6月占豪又在上海证券报专门发表文章阐释,2014年7月给出一旦大盘突破2500点即可确认牛市。事实上,关于牛市的文章,不但在占豪几年前的著作《货币战争背景 中国经济与应对方略》中有详细前瞻性分析,在2014年初开通微信后,占豪也有过大量的论述。

为了大家对当前牛市有一个更深的理解,不妨将自2014年以来在微信关于中国牛市的文章汇总在给战友们,下面几天将在下面的微信图文进行一下前面相关分析评论的连载,大家可重温当时占豪就中国股市的判断逻辑,相信这些内容对大家提升对中国资本市场认识、未来投资的把控能力有所帮助,对未来趋势也会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和判断。

炒股,毕竟是自己的事情,大家都真正将这种能力融入到自己的血液中才是真的价值,占豪一直希望的也是这样。中国的投资者越成熟,有利的不仅仅是大家每个人,也是中国这个国家,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言归正传,我们今天重点谈今天的文章主题。我们可以根据最近的一个现象,用新的现象来分析判断其背后的市场逻辑和发展规律,从而对未来的市场走向作出战略的和实践性的推理、推断,为大家理解未来中国资本市场、中国牛市提供思路。

据6月11日的《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自2015年以来,已有11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宣布私有化,在美国股市退市,总市值达134亿美元。这些公司虽然没说私有化退市的意图,但在占豪看来,从当前形势来看,根本原因在于,A股过去1年的大涨,让这些中国概念股意识到自己在美国市场的估值远低于在A股上市的后起之秀,如果这种不同的估值长期持续,他们的企业将会在与A股上市的企业竞争中落于下风。所以,他们试图通过赶快退市,然后转而寻求在A股上市,以获得更好的公司发展动力和空间。

那么,这里就不得不引出一个新的概念——中美对中国资产定价权的争夺。关于中美在未来商品定价权的争夺,占豪在2013年十八届3中全会前后曾分别在内参上发表过相关文章,即中国的深化改革、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提升自己对包括资源产品、工业品和投资品的定价权。这些动作包括中国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建立更多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对中国工业进行产业升级,同时加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力度和速度。如今,这些深化改革的东西,已经开始对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产生了影响。可以预见,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将会有更多中国概念股在美国退市。

那么,中美在中国概念股定价权的竞争,其背后又是什么利益逻辑呢?在占豪看来,这关乎到如下四个方面的利益逻辑:

一、中国资产定价权的竞争和未来世界资产的定价权竞争。

过去,中国的资产价格除了受中国市场估值的影响外,很大程度会受美国市场的定价,原因是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到美国上市了,这样美国的资本市场就有了对中国资产价格的定价能力。这种定价能力,在某些时候会产生非常重大的负面影响,譬如2000年美国网络泡沫破灭后,中国概念股很多直接成为仙股,包括新浪、搜狐这样的网站股票一度低于1美元,这让这些门户网站差点直接关门大吉,部分一度风生水起的网站被迫倒闭。

但是,考虑到当时中国的资产证券化程度还非常低,所以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概念股的定价权对中国经济发展影响并不是那么大。但是,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如今已超过60万亿市值的股市已对中国经济有了非常重大的影响。这种时候,如果中国的资产价格再严重受到华尔街的影响,将会对中国经济带来大风险。于是,关于中国资产定价权的博弈就应运而生了。微信号:gules007

2015年6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决定,“要创新投贷联动、股权众筹等融资方式,推动特殊股权结构类创业企业在境内上市。”而此前的5月7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的意见》中,曾要求有关部门按职责分工,分别负责研究鼓励符合条件的互联网企业在境内上市等相关政策。这样的政策支持将会带来什么影响呢?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3年内,将有近1000家美元背景的“存量创新公司”集体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或将吸引近两万亿美元的资产进入国内资本市场(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

这些身在中国的企业,从美国退市到中国上市,通过夺得对这些新兴产业的资产价格定价权,拉高这些新兴产业的估值,从而使得这些企业能够得到快速的发展。如此,即可提高中国的国家创新能力,从而加快我国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从而提升我国在国际产业市场、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并最终体现在中国的综合国力上。

虽然很多人看不懂中国资本市场创新型企业的高估值,但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可这种高估值,因为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中国的未来发展空间的基础上而非空中楼阁。有人说,中国的股市难道可以比西方发达国家的股市估值高吗?用传统的西方资本市场逻辑当然是不可以的,但同样以资本市场的高增长就有高估值的市场逻辑,中国的经济增速是西方国家的数倍,中国的巨大市场是创新企业未来爆发式发展的基础,那么高估值自然就符合了中国市场的逻辑。

这些逻辑,现阶段可能还无法得到市场的普遍认可,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市场逻辑会被逐渐认可。这一点,大家可以在未来作个见证,看看占豪的判断是否正确(切记,估值的整体推高是需要较长时间的,所以短期内大涨的高估值股票,风险依然是很大的,切不可那长期的趋势去衡量短期的股票操作时机,大势判断是大势判断,操作时机是操作时机,宏观大局是宏观大局,实际个体是实际个体,大家一定要分清楚)。

那么,这种资产价格定价权的争夺背后又是什么呢?

本质上,这种定价权的争夺,是对世界资源调动能力的争夺。因为,中国企业的“合理”估值水平越高(注意,是“合理”估值水平,也就是说,依托于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的高估值,自然中国企业的估值应该比西方企业的估值高,这符合资本市场的估值逻辑。但这一切,必须得经过时间,让国内外的投资者逐渐普遍认可,这就需要从战略、实践角度不断推动),调动世界资源的能力越强。当中国资产获得更高的定价权,那么中国就有更多的力量调动世界资源,中国企业自然就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当然,与中国靠得越近的资产,其获得高估值的机会也就越多。这些若能推动实现,最终必然会体现在国家能力上的大幅提升。

二、国家资本市场对国际资本吸引力的竞争。

一旦中国市场可以呈现出更高的估值,更强的活力,更有前途的未来,那么会有更多资本愿意到中国投资,中国经济会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当然,中国有了更多的资产,就有了更强的对外资本和工业输出能力,也就自然会有更大的发展。推荐关注,微信搜索:神探007。这种良性循环,又会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到中国市场投资。这种持续对国际资本的吸引,会让中国的国家、企业和人都呈现出高竞争力。这一点,和过去的美国在世界上独领风骚的竞争力逻辑是相同的,即资本市场有多强的调动资源能力,国家能力就会有多大。

当然,这一切的基础需要中国做好两点:一是做好大国战略引导世界经济发展的概念,做好中国未来巨大发展空间、巨多市场机会的预期;二是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和资本市场的开放。

三、货币在国际货币市场占有率的竞争。

当中国拥有了对更多资产价格定价权的能力,当中国企业有了对世界资源更大的调动能力,人民币自然就会在国际上有更强的竞争力,有更大的市场占有率。而这些,必然又会促使国际资本向中国流动,提高中国经济的发展活力,提升中国的资本和工业输出能力,进而提升我国的综合国力。

四、未来发展收益的分享权。

创新型企业的高增长以及其未来带来的发展收益,过去因为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而到华尔街融资。当时的条件,这么做当然是对中国有利的,但无疑这些企业带来的高增长发展收益,很大一部分归了美国投资者。如今,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已经有了争取这些优质高科技企业的能力,当然中国投资者就能在未来分享更多的这些高增长企业带来的收益。

综上所述,这次中美在中国资产定价权的博弈,将是一次较长期的、战略性的博弈。对美国来说,现在美股处于历史高位,美国资产处于历史高位,继续推高美国股市会非常困难,而且风险会非常大。与美国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股市却又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中国创新型企业的估值未来还会更高。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美国股市没有能力再推高中国概念股的估值,将会有更多中国概念股企业从美国市场退市,这些优质的高增长创新资产离开美国市场,必然会影响未来美国资本市场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而那些回归A股的企业,会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和高估值,而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这些自然又会给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同时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竞争力。

而且,随着中国对中国经营资产有了越来越大的定价能力,那么也就有了给国际市场资产的定价能力。如此,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就会因此而被更快地推动。同时,中国的这种能力,会给中国的国家能力带来大幅的提升。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