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讯息

新书推荐: 新世纪之战

作     者   恩道尔

           一个破碎的世界,就是一个圆满的美国梦。

                                                                          —— 作者

上篇:颜色革命的前世今生      YANSEGEMINGDEQIANSHIJINSHENG

第一章 殖民主义的新战争

         颜色革命似乎是近十年出现的新事物,如同伴随着一片锣鼓声上演的“好戏”。在“好戏”上演的地方,那些主权国家或分崩离析,陷入战乱与动荡,或经济崩溃,国家成为无防之城。当街头斗士像他们突然出现那样又突然消失,多国部队和雇佣兵杀手高歌凯旋之后,社会财富已经流向谁也不知道的黑洞,丰饶资源正在成为他人的盘中餐,而民众却成为所有苦难的最终承受者。

        颜色革命在何处演绎,或将在何处上场,和某些人宣称的自由民主无关。唯一能看清的脉络是,这些被颜色革命乱局的地方,都是曾经在20世纪的民族解放运动和革命中清除了西方势力的国家。它们或横挡在美国地域战略的前沿,或蕴藏石油资源,或是石油运输线的必经之地,或仅仅是美国视野中“可能出现的抗衡者”。颜色革命的实质是改头换面的新殖民主义,是对二战后世界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成果的清算。颜色革命作为西方战略的新战术,有一个较长时间的酝酿期,其渊源可以追溯到二战胜利后。

失败的胜利者,必须策划属于自己的战争

 

        英美在长时间的犹豫后,终于选择了和苏联站在一起,开辟了第二场,赢得了反法西斯胜利者的光环。但此时此刻,谁能够真正理解它们内心的酸楚呢? 它们失去的,远远比得到的更多:它们正在失去原本属于它们的世界。

        反法西斯战争刚刚结束,英国首相丘吉尔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了美国,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这场演说预示着另一场战争的开始,这场战争的目标、方式、进程是美英深思熟虑的成果——这才是真正属于它们自己的战争。

        这场战争不以军事手段为主要方式,而是综合多种手段的战争。它的战场囊括多个领域。后来有人把这场战争定义为“冷战”或者意识形态之争,其实是不准确的。这场战争的真实内涵是生存之战: 英美为保持住它们原有的霸权而战,殖民地与半殖民地人民为来之不易的生存权利而战。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或明或暗,或隐或现。

       西方集团为了赢得这场孤注一掷的战争,它们的方式方法也在不断调整更新,与时俱进。颜色革命是它们最具代表性的工具之一。特别是对于有一定凝聚力和实力的国家,引发矛盾,制造混乱和民族纷争,颜色革命是无可替代的战法。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个世界是帝国主义和殖民者的任意掠夺和角逐的狩猎场,殖民宗主国和所属殖民地占世界陆地面积的85%。殖民地的血肉养育了西方400 年,造就了西方集团的强盛。

       然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历史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首先是12 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确立。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影响下,世界上出现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民主、自由和独立”的旗帜在社会主义者手中飘扬,西方帝国主义目瞪口呆地望着横贯亚非和拉美大陆的殖民地如雪崩一般瓦解。

       损失最大的是英国。占有全球四分之一殖民地的大英帝国面临全面崩溃。虽然它在殖民地中埋下了隐形炸弹,以致今天印度、非洲和东南亚人民仍然承受着民族、宗教和等级纷争的苦难,但是如此精道狠辣的大英帝国在二战后的民族解放运动中也只能退却。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万隆会议之后,民族解放运动呈狂飙之势。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后,英国不得不宣布从苏伊士以东撤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英国接连从亚非近20 个国家和地区撤出了。

        殖民帝国的败退直接影响了美国。这时候全球局势已变化,美国取代了英国,成为西方集团的盟主。一些早期的殖民者边缘化了,排头兵变成了鬣狗,徘徊在盛宴的边缘。虽然它们中间也不断地发生撕咬,失败了就得让出餐桌中心的位置,或者跌落到桌子下面等待残羹剩饭,但是,早期的殖民主义也好,后来的金融殖民主义也好,西方的发展模式就是:繁荣必须用他人的血肉饲养。这种嗜血的帝国主义发展模式如同与生俱来的脐带,它们不能也无法容忍失去。它们需要的,是一场真正属于自己的战争。

于是这场战争开始了。

不宣而战:不见硝烟的明火执仗

 

       对于美国而言,虽然取代英国建立了自己的金融霸权,美元独步天下,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军事政治力量做后盾,没有控制石油粮食的撒手锏,没有控制世界的话语权,没有操控世界命脉物资流向的主导权,没有世界金融组织等相关部门作为它的战略马前卒,它在战后建立的金融霸权就是不可长久的瘸腿鸡。为了确保世界对美国输血的机制,美国必须横扫一切障碍,瓦解一切凝聚力,无论何种政治信仰或者宗教意识,只要它不在美国的控制之内,即使仅仅是为了平等生存的自卫反抗,哪怕是用最合理最和平的方式维护民族生存发展的企望, 都在美国必须毁灭的目标之内,不同的只是方式和次序。

       它知道,以往的殖民主义饱受诟病,实行新殖民主义则需要新的包装,需要收买新的喽啰,蛊惑不明真相的民众,而不是用派遣总督或者雇佣军这种简单的方式。它不再兴冲冲地吆喝到东方去搜刮财富和香料,而是要世界接受西方主导的规则,乖乖交出自己的钱袋。它用几十年精心构建的舆论诱导改变词语的正常含义,它把逼迫对方放下自卫的权利称为打破樊篱,它把肢解主权国家称为追求自由。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明火执仗,据尼克松的解读,这叫不战而胜。

        在这场不宣而战的战争中,最值得一提的是颜色革命。美国虽然有西方400 年的殖民经验可借鉴,如今面对的却是一个被社会主义思潮洗礼过的世界,强权即真理已经无法在新时期被认同,现实中已经无法回避社会主义的影子,包括社会主义者举起的旗帜。西方集团像一个心怀歹意的坏学生,它在巨大的失败面前如此深切地痛恨,它用了数十年的时间研究20世纪席卷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模仿革命的方式,借用革命的口号,阉割革命的真谛,以伪装成群体诉求的所谓“非暴力战争”充当新殖民主义的打手。这种被雇佣的“革命”,就是西方主导的颜色革命。

未完待续

​新世纪之战-当当网  http://search.dangdang.com/?key=%D0%C2%CA%C0%BC%CD%D6%AE%D5%BD&act=input

 

深海智库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