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讯息

灾难来了之后,才理解了毛泽东时代为什么要战天斗地修水库

民族复兴网 ·  · 来源:民族复兴网

【摘要】毛泽东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现代化与集体化是农业的根本出路!紧接着根治黄河、根治淮河、根治海河的集中会展便如火如荼的展开了。20世纪60年代,河南林县(在河南省安阳市)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从太行山腰修建的引漳入林工程“红旗渠”,被后人称之为“人工天河”。

1.webp.jpg

  说,水火无情。邢台水灾近日得到了全国上下的高度关注。

  很多人都提出应该在农村加强水利工程建设。当这个观点被普遍提及的时候,我们不由得会想到几十年前,中国上下一心,战天斗地修水库的情景。

  建国初的时候,中国的农业面临着两大难题。一为水灾,二为旱灾。

  首先是水灾,全国大大小小上千条河流,每年都会发生多场洪水泛滥,河堤决口,洪水淹没和冲毁良田,村庄房屋倒塌,百姓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等,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祸患。

  其次是干旱,北方广大地区缺少雨水,土地不能灌溉,旱情严重时甚至颗粒无收。正常年景下亩产只有二、三百斤。当时农业完全处于靠天吃饭、受大自然摆布的状况。因此,治理江河水患成为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亟待解决的最大民生问题。

  针对这些棘手的问题,当时的中央政府召开最多的会议是水利工作会议,每年都要召开几次全国性会议,研究解决治水的问题治理江河水患,这个几千年人类历史上的头号难题。

1.webp (1).jpg

  毛泽东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现代化与集体化是农业的根本出路!紧接着根治黄河、根治淮河、根治海河的集中会展便如火如荼的展开了。20世纪60年代,河南林县(在河南省安阳市)人民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从太行山腰修建的引漳入林工程“红旗渠”,被后人称之为“人工天河”。

  毛泽东咬着牙选中了这一重大难题,坚毅的将根治水患的重任主动地背在拿那一代人的肩上。尤其是在朝鲜战争、台湾海峡战事正在紧张,国内物质条件十分缺乏,百废待兴的困难情况下,毅然向大自然宣战,战天斗地,为我们留下了8万座水库。

  现在我们再提起加强农村水利建设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怎么干,而是能向国家要多少钱!还有廉价或者无偿的劳动力为集体无私奉献吗?如果完全按照市场来走,再建8万座水库,需要多少钱?这个数字大得我们都不敢算。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重建8万座水库,即便是将8万座水库维护好都非常之难。)

1.webp (2).jpg

  《回顾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建设》

  古往今来,治水传统与华夏文明相生相伴,无数仁人志士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熟谙中国历史和善于以史为鉴的毛泽东,深知治水在国家建设中的意义,高度重视水利工作,取得一系列举世瞩目的重要成就。

  1950年6—7月间,淮河流域连降大雨,中上游先后漫决,被淹农田达3100万亩。毛泽东阅读华东局的电报时,难过地落了眼泪。8月5日夜,给周恩来的批示说:“请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导淮计划,送我一阅。”9月21日,毛泽东再次督促周恩来:“治淮开工期,不宜久延,望督促早日勘测,早日作好计划,早日开工。”在抗美援朝战事正紧的情况下,毛泽东亲自批示,把两个原准备投入抗美援朝的野战师,集体转业,改编为水利一师和水利二师,开上了治淮第一线,直接担任佛子岭水库和薄山水库的建设攻坚任务,他亲笔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在毛泽东的亲自关心和指导下,1951年就建成苏北灌溉总渠(长168公里)、石漫淮水库(可蓄洪4700万立方米)。1952年,又兴建白沙水库和板桥水库,安徽省以修筑淮北大堤为主,实施淮河干流和主要支流的堤防建设工程。1954年淮河再次发生特大洪水,这些水利设施发挥了作用,没有发生水患。到60年代,治淮工程取得决定性胜利,建成了佛子岭、梅山等10座大型水库及几百座小型水库。历史上多灾多难的淮河,再也没有发生过大水患。

  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黄河下游决口有据可查者1593次,大改道26次。治理黄河,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共同期望。真正治理黄河的伟大时代,是从新中国开始的。1952年10月,毛泽东到郑州、兰考、开封、新乡等地视察黄河。同年底,在河南新乡建成人民胜利渠引黄灌区,共建成渠道4945公里,可灌溉农田72万亩。毛泽东专程来到引黄灌溉济卫工程渠首闸视察,并亲自摇动摇把,开启了一孔闸门。

  毛主席对黄河的治理,亲自规划、亲自视察,进行了一系列水利建设工程,上自刘家峡、青铜峡,中经万家寨、三门峡、小浪底,终抵人民胜利渠、东平湖水库和大堤等。黄河干流上的水利设施建设不仅根除了洪灾,为沿岸农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而且开发了水力发电资源,改善了生态环境,对黄河流域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三门峡截流工程,从1953年开始,1958年截流成功,成为根治黄河水患和综合开发黄河的骨干主体工程,可灌溉农田4000万亩,发电效益显著,黄河三年两决口的历史从此结束。

  毛泽东亲自题词:“为广大人民的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1952年汛前,在30万军民的奋战下,打响了治理长江的第一仗。仅仅75天,就建成荆江分洪第一期主体工程,经受住了1954年特大洪水的考验。1958年,丹江口工程动工,拦河大坝长近2.5公里,坝高162米,最大蓄水量209亿立方米。两条引丹灌渠,年引水9亿立方米,常年灌溉耕地360多万亩,年均发电40万千瓦时。毛泽东对这项工程给予了极大关心,一直密切关注设计、施工和未来的发展前景。在丹江口选址之时,毛泽东不仅考虑到长江中游的防洪,而且高瞻远瞩地与未来的南水北调路线联系起来。

  对三峡这一关系中华民族千年大计的建设,毛泽东更是既积极又慎重。1954年长江发生全流域特大洪水后,毛泽东从武汉返京,专门在火车上听取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的汇报,详细询问三峡工程规划设计中的许多重要问题。从1953年到1958年,三峡建设酝酿过程中,毛泽东六次召见林一山,了解各种细节。

  毛泽东对三峡建设提出“积极慎重,充分可靠”的方针。在南宁会议时,毛泽东专门让林一山、李锐到会,听取他们的不同意见。1966年3月,在三峡工程已成定局的情况下,毛泽东仍始终强调,在决策上要充分听取、分析、吸收不同的意见,避免片面性和决策失误。

  毛泽东把水利建设当作全体人民的大事,强调要依靠群众、动员群众。除淮河、黄河、长江外,对海河、辽河、松花江、珠江等也展开了全面整治,尤其是遍布全国各地的水利建设如火如荼。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只有大中型水库23座。1949年至1976年,全国建成大、中、小水库85000多座,建成万亩以上的灌区5000多处,灌溉面积8亿亩。

  1958年,毛泽东带领参加中央工作会议的代表以及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来到十三陵水库义务劳动。这段时间,北京还修建了怀柔水库、密云水库,得到毛泽东的亲切关怀。密云水库总蓄水量达43.75亿立方米,怀柔水库总库容1.44亿立方米,成为北京的生命之源。

  在1958年开始的群众性兴修水利过程中,红旗渠堪称人类征服自然的奇迹。它酝酿于1958年,1960年开工,1969年完成。河南省林县人民在巍巍太行山的悬崖峭壁、险滩峡谷中,开凿出一条河道,共削平1250座山头,斩断264座山崖,凿通211个隧洞,架设152座渡漕,动用土石方2229万立方米。全渠由总干渠、3条干渠、数百条支渠组成,总干渠长70.6公里,加上各支渠,总长度达1500公里,灌溉面积扩大60万亩,从此结束了林县缺水的历史。

  在海河治理工程中,修筑防洪大堤4300公里,修建大小型水库80多座,总库容达130多亿立方米,使海河的排洪力提高十多倍。

  横跨皖豫两省的淠史杭水利工程,始建于1958年,1970年竣工,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综合发电、航运、水产养殖的大型水利工程。它使安徽西北部十多个县的900多万亩土地得以灌溉,成为堪与都江堰齐名的伟大壮举。

  拉开历史的时空,人民将会重新发现毛泽东对中华民族、中华文明所作的伟大贡献。

 

深海智库分享